第一百四十章 都不如何甘愿的当事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孔宣和金鹏来到南明火山之时,只见族人们虽议论纷纷,但都已经开始在为三年后的天婚忙碌了,显然在凤祖发下话来后,立刻族里就开始行动起来了。

见状,孔宣和金鹏对视一眼,然后向玲珑所在的宫殿而去,到了玲珑那儿,走进宫殿,他们却是发现这联姻当事人所在的地方却是最为冷清的,完全没有外面的热闹。

玲珑本来正在和大长老核对着自己三年后的天婚所准备的仪仗,此时见孔宣和金鹏来了,她不由笑道:“大哥二哥来了,那正好,这仪仗之事就交给两位哥哥了,万没有我为自己操办天婚之事的道理,所以大长老你去和大哥他们商量吧,我出去走走。”

说完,她就起身,带着白眉走出了宫殿,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孔宣和金鹏,还有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的大长老。

金鹏讶异问孔宣道:“她没事吧?怎么我们一来她就走呢?难道不欢迎我们?哼,我还不愿意来呢。”

“哼。”面无表情的大长老听金鹏冒犯玲珑,顿时冷哼一声,斜视着金鹏冷笑道:“玲珑公主为我族牺牲良多,哪里容得你在这儿胡言乱语?爱来不来。没有你们,我照样能把天婚操持的风光体面,不敢劳烦两位太子了。”

说着,大长老也甩袖就走了,她还要去开导并看着凤梧呢,希望他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

“这,这”金鹏指着大长老的离开的背影,说:“大哥,你说这怎么回事啊?明明我们是来帮忙的,她们怎么一个个不待见啊?”

孔宣面露无奈,暼了一眼金鹏,摇了摇头,不愿意多说什么,他转身也出了宫殿,边走边说:“我去拜见母亲,你不愿意来就别跟着。”

本来要追上去的金鹏闻言,立刻停住了脚步,嘀咕道:“这是不愿意和青阳结为道侣?才这样的反应?哼,我也不愿意呢,这样一联姻,凭白多一个让我害怕恐惧的人。”

……

火山深处。

孔宣来此自是为了请教凤祖,玲珑和萧阳的联姻要准备哪些,如何操办,他好一一开始准备起来。

凤祖听问,沉默会儿,没有说什么具体要做的事情,反而问孔宣道:“你三妹如今是什么反应?”

孔宣迟疑半晌,才凝眉道:“她好像对于此次联姻有点不情愿,但也不抗拒。”

“嗯,我知道了。”凤祖笑道:“为难她了,但也只能如此了。”

说完,她想了想,又道:“别的小事情不用你去做,你且盯着巫族,毕竟巫族就在我族旁边,一旦他们得知我们和妖族已经确定联盟了,恐怕他们会有所动作了。”

“是,孔宣知道了。”孔宣表情凝重,领命道:“必不负母亲所托。”

……

天庭,紫薇宫。

萧阳自从从南明火山回来,他就把自己关在一间密室里,吩咐下去不让任何人打扰,他抚摸着那炼情阵阵盘,想着在阵中因情而受苦的玄女,他心里也是一阵阵痛。

一天后,他从密室里出来了,脸上的表情与平常无异,依旧是那样笑着,但他眉宇间却显得更加坚毅,眼神更加坚定。

“去唤小十,计蒙他们过来吧。”萧阳吩咐身后的六耳道。

六耳猜不透萧阳的心思,他想用神通查探一番,但又怕因此冒犯了萧阳,只得按耐下心思遵命去唤陆压计蒙等人了。

等陆压,计蒙等人到齐,落座后,萧阳扫了一眼疑惑的众人,他笑道:“今日有一好事告知你等。”

“大哥,什么好事?”陆压不解道。

萧阳笑道:“三年后,我将和凤凰族的凤玲珑公主举行天婚,妖族也将和凤凰族联盟,你们说这难道不是好事吗?”

他这话一出,顿时十大妖圣一个个面面相觑,又都若有所思,而陆压更是面露惊讶,他是知道萧阳和玄女之事的,如今突然听闻萧阳将要和玲珑结为道侣,陆压的震惊可想而知了。

“大哥,你不会说笑吧?”陆压不敢置信的问道。

“哈哈哈。”萧阳沉声笑了笑,盯着陆压道:“小十,你看我像说笑话吗?”

萧阳虽是笑着说的,但陆压却是感觉不到萧阳内心中的丁点喜悦,他瞬间知道这场联姻并不是萧阳想要的,只能说是为了争取凤祖的支持罢了,萧阳心里的那人还是那玄女。

想到这儿,陆压顿时就不敢多说多问了,他呵呵干笑道:“那大哥,既然三年后,你和那玲珑公主举行天婚,现在就要准备起来了,广邀洪荒同道前来参加,不知三年时间还来不来的及,是不是太匆忙了?”

萧阳闻言摇头道:“说三年就三年,你们且尽力办吧,能够做到如何就如何,至于那些邀同道来参加的帖子,你们也自己写吧,然后散发出去,不必再来问我,就这样,你们散了吧。”

说完,萧阳兴致缺缺的挥手挥退他们,他这个模样,傻子都看的出来这场联姻是不受他期待的,所以在座之人自是不会自讨没趣的说什么恭贺之话,见萧阳一挥手,就齐刷刷的起身,然后恭敬的施了一礼,就散了。

一时间,刚刚热闹的大殿又只剩下沉默不语的萧阳和身后影子一般的六耳了,萧阳叹息一声,就又吩咐六耳道:“六耳,你也下去吧,让我静一静,静一静。”

“是,大帝。”

六耳担心的看了看萧阳,然后才恭敬的退了下来,此时这大殿真的只剩下萧阳一人了,他坐在那高高在上的座位上,扫视下面的空置的座位,轻笑一声道:“这就是寂寞,这就是帝王,你后悔吗,萧阳?”

“不!不后悔!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

他自问自答,犹如疯癫,但他知道他清醒的很,他只是在做一个艰难的选择罢了,如今他已经做出了选择。

他选择成为一个孤家寡人的帝王,不管在这路上要付出多少代价,要经受多少折磨,他没有回头路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