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邀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计蒙白泽等人按照萧阳的吩咐,开始为三年后的天婚忙碌起来时,他们拟订邀请参加盛会的名单却是犯了难处,迟迟不敢下笔。

计蒙皱眉道:“其他人我等还能代笔书写请帖,可是那几位圣人和神君,我等再下帖岂不是怠慢了,这些人却是要大太子亲自下帖邀请的。”

“正是,正是。”白泽附和了一句,道:“我等下帖确实是怠慢了,那我们且去请示大太子吧。”

然后,二人向紫薇宫而来,见六耳在紫薇宫门前守候,紫薇宫还紧闭着,二人不由凑上前去问六耳道:“大太子如何?怎么闭宫不见人?”

六耳摇了摇头,不答反问道:“两位大圣来此,可有要紧事?若是有要紧事,我这就去禀报大帝。”

“这”

计蒙白泽闻言,相视一眼,正不知该不该打扰闭宫的萧阳,这时,从大殿里传来萧阳的声音:“你们有何事情来此?”

计蒙听问忙回道:“大太子,昆仑,须弥山,东海等几个地方的请帖却是要大太子亲自下帖,我等不敢自专,这才来此打扰大太子。”

他说完,大殿里沉默了半晌,才再次传出声音道:“你们且去忙吧,我会亲书请帖,邀他们来天庭参加本帝的天婚。”

“是,大太子,我等告退。”

然后,计蒙白泽这才离开了紫薇宫,而六耳看着离开的他们,笑着摇了摇头,心道:“这些妖族大圣还是没有认清大帝的心思,一口一个大太子,只把大帝当作当年的妖族大太子对待,却不知大帝早已自立门户了,可笑他们还如此一如既往,哈哈,再这样下去,恐怕迟早有一日大帝不喜他们,将他们扔到一边了。”

事实上确实如六耳所说的,萧阳对于计蒙白泽等老人那“大太子”的称呼已经有点厌烦了,他现在更想让人认可他的另一个身份:紫薇大帝,而不是还是在帝俊太一的羽翼下的妖族大太子。

“哼,大太子?”萧阳冷笑道:“在你们眼里我不管如何都只是妖族大太子,但在我看来,我不只是妖族大太子,还将成为洪荒的下一个主宰!”

萧阳眼神犀利,坚定不移,他拥有这样的野心说他膨胀也好,狂妄也罢,但他此刻却是自我良好,坚定的向着这条路走去。

说完,他飞快的写下了几封邀帖,盖上自己的大帝的印玺,看了看觉得没有差错,就要唤六耳进来,把这些邀帖交给计蒙白泽等人。

突然这时,他又顿了顿,因为他想起了几个重要的人物他没请,这几个人他天婚,本来是非来不可的,可因特殊原因却是不能来参加。

于是他想了想,就再次书下这份最为特殊的邀帖,开头就写道:“父皇,母后,叔父:……”

没错,这是一封写给魔渊的帝俊太一羲和的邀帖,他既然知道帝俊太一羲和没有死,那他天婚却是绕不开他们,他们既然不能来,那只能写一封家书一般的邀帖,聊表心意了。

当然这是极为冒险的举动,这举动不但暴露了萧阳知道帝俊太一羲和在魔渊的事情,而且一旦这邀帖被有心人得到了,恐怕帝俊太一羲和还活着这件事情将不能再隐瞒下去了,也必将曝光洪荒有魔族余孽的存在。

那样,洪荒必将掀起一场除魔大战,甚至他和陆压也会因为魔渊里的帝俊太一羲和而受到牵累,从而被所有人提防警惕,包括女娲和白虎凤祖等盟友,毕竟和魔族牵扯上,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这封邀帖,他准备亲自去送,再去一趟青丘山,若是有可能的话,他想见见帝俊太一羲和他们。

等邀帖写完后,他唤了六耳进来,让他把邀帖拿去给计蒙等人,然后仔细思量了片刻,他就突兀的离开了紫薇宫,悄无声息的向青丘山而来。

……

青丘山和上次来时所见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萧阳没有惊动任何人,熟门熟路的来到青丘所在的宫殿。

这座宫殿本在上次毁了,现在又重建了起来,和以前一模一样,这也不过是夕瑶挥手之间的事情。

此时夕瑶正和青丘在内殿里阴阳交合,再造小狐狸,突然萧阳出现在大殿里,内殿的夕瑶立时有了感应,她大喝道:“谁?”

她身上的青丘闻言吓了一跳,看夕瑶的反应,他立刻知道这是有外人闯入了,所以他也顾不得情/欲难耐了,瞬间和夕瑶都穿上了衣袍,来到大殿,果然见大殿里有一人站在那里,二人再定睛一看,正是萧阳。

当即夕瑶就笑了,情绪不退的眼睛更显妩媚,她挽着青丘的胳膊,娇笑道:“原来是大太子来此啊。”

青丘却是不敢放肆,他挣脱开夕瑶的手,恭敬的施了一礼,道:“不知大太子来此,青丘有失远迎,望大太子宽宥。”

萧阳只瞄了一眼恭敬的青丘,点了点头,就转头盯着媚惑天成的魔狐夕瑶,他道:“我要举行天婚了,和凤凰族的玲珑公主,时间三年后,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吧。”

“哦?”夕瑶讶异了一下,转而又笑道:“那先恭喜大太子了,夕瑶会转达这消息的,大太子放心。”

萧阳闻言抿了抿唇,沉吟半晌,才道:“我能够和他们见上一面吗?毕竟我要天婚了。”

夕瑶没有立刻反对,她笑看着萧阳好一会,见萧阳异常坚持,她才笑说道:“青阳大太子,你是聪明人,他们要是想见你,自然会见你,但他们不想见你,你又何必强求?回去吧,青阳大太子,魔族重现天日之日,就是你们再见之时。”

萧阳明白夕瑶所说的,但他只是想借自己的天婚试试罢了,看能否见帝俊太一羲和一面,主要是羲和让他放不下,如今被夕瑶拒绝,他也不感到意外,毕竟要是帝俊太一羲和真的想要见自己,那就不必通过夕瑶和计蒙来间接传达消息了。

所以,萧阳拿出那封写好的邀帖,给了夕瑶,笑道:“这是我天婚的邀帖,请你转交给他们,虽然他们不能参加,可是我还是要亲口告诉他们,我将举行天婚了,我不会让他们失望的,甚至会比他们做的更好。”

说完,光芒一闪,萧阳消失在原地,毫不留恋的离开了青丘山,回转了天庭。

而夕瑶看着那邀帖,轻笑道:“天婚?和凤凰族的公主?这是为了和凤凰族联盟吗?哈,果然,金乌一脉不管如何,都是帝王一脉,不惜一切代价的拉拢盟友,帝俊太一如此,青阳也如此。”

旁边的青丘却是面露萧索,沉郁不快,他由萧阳的天婚,却是想起了在月宫上的女儿纯狐,若是纯狐不犯错,或许此时和萧阳举行天婚的就是纯狐了。

所以青丘摇头叹道:“也不知纯狐如何了?她要是知道青阳大太子将要举行天婚之事,是不是会后悔当年的所作所为。”

夕瑶暼了一眼自言自语的青丘,她虽是纯狐亲母,却是不关心纯狐死活的,所以她不耐烦与青丘谈纯狐的话题,只敷衍道:“我会把她救出来的,你不必如此为她难受,或许人家甘之如饴呢?”

说完,她抛出魔镜,连连施法,联系魔渊的帝俊。(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