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强闯紫薇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月宫。文

“可是,可是”

月儿想要说什么,但终究只得一叹,不甘心的坐了下来,可她心里却是担忧着**,生怕萧阳一被惹怒,就把**怎么样了,魂飞魄散恐怕不可能,但镇压禁闭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担忧的月儿想了想,开口问嫦羲道:“不知您到时可去参加父亲的天婚盛会?”

嫦羲暼了她一眼,说:“我不会去,若是你想去,你就带着你的姐妹们去就是。”

“是。”

可月儿依旧不甘心,她以为一旦**惹怒萧阳,被萧阳惩罚,依她的面子却是不够让萧阳放了**的,也只有嫦羲有这样的体面了。

所以月儿试探的劝道:“您是父亲和6压叔父的亲姨母,父亲举行天婚,您不去,岂不是让父亲在洪荒同道面前失了颜面,让父亲为难?”

“哼!”嫦羲冷笑道:“你不必劝我,我知道你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万一**被青阳囚禁,你们怕救不了她,是不是?”

闻言,月儿咬了异唇,低头默认道:“您明鉴,**如何说也是月宫之人,若被父亲囚禁,岂不是让您颜面扫地?您还是”

但不等月儿说完,嫦羲直接摆手道:“不用多说了,我说过不去就不去,我劝你一句,你也不要领着你的姐妹一同去,否则和金乌一脉走的太近,终将惹祸上身。”

说完,嫦羲就不再理会月儿,月儿只得苦笑不言,她身为女儿的,父亲天婚,如何能够不去?

至于说什么不要和金乌一脉走的太近,否则必将惹祸上身的话,那就是更加可笑了,毕竟说起来,月儿她们十二位月宫公主本身就是金乌一脉的,哪里有和金乌一脉走的太近之说?

此时,月儿见劝不动嫦羲,心里长长叹息,暗道:“**,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了,望你不要过于惹怒父亲,否则我等也救不了你了。”

想罢,月儿就去召集其他十一个姐妹,说了大概的情况和她心中的担忧,商量一阵后,十二人就一同向紫薇宫而来。

紫薇宫。

萧阳自从青丘山回来,交待了一些事情后,就一直闭宫不出了,也不见任何人,只让六耳把守宫门,吩咐不让任何人打扰他。

但此时,把守宫门的六耳却是见一仙娥怒气冲冲的来到紫薇宫外,一看到此人,六耳瞬间运用天赋神通,天地聆听,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顿时他苦笑不已。

又见来人有要强闯紫薇宫的架势,六耳忙带着守卫上前拦阻来人,拱手作揖道:“不知**娘娘来此何事?可是有人惹到**娘娘了,怎么怒气冲冲的?”

说完,**作势又要往里闯,但萧阳明令不见任何人,六耳如何会放她进去,所以六耳一挥手,那些守卫齐刷刷的上前,将**围在中间,让**再也无法前进。

**扫了一眼闻她的妖兵妖将,然后看向六耳,说:“你是定要拦我了?”

六耳微微一躬身,笑道:“**娘娘见谅,大帝吩咐的,任何人都不见,还请**娘娘回去吧。”

“呵。”**垂轻笑。

“哈哈哈!”随即她又仰头大笑。

“他愧疚了?所以闭宫不出?”**眼露嘲讽,又道:“还是他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玄女万年再怎么捂也捂不热?”

然后,她对着紫薇宫大嚷道:“青阳,出来!别让**我瞧不起你,你既然敢向洪荒所有同道出邀帖,那为何不敢出来,面对我**几句为玄女讨回公道的话?”

但紫薇宫里依旧紧闭着宫门,没有传出任何声音,好像里面的萧阳没有听到**的大嚷大叫。

“青阳,你出来啊告诉我,你这样做,置玄女于何地?”

**依旧嚷着,六耳听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可不想大帝的威严因**而受到丝毫的影响,所以在**还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开口警告道:“**娘娘,您别太过了,大帝正在闭关,您若是有要紧的事情,还是改日再来如何?”

“闭关?”**完全不信,轻蔑道:“三年后他就要天婚了,三年一眨眼的时间,你说他闭关能够做什么?”

“我不知道大帝要做什么,但**娘娘您再在这里胡来,六耳也不得不出手把娘娘拿下了。”六耳面容严肃,言语中露出威胁,盯着**道。

**却是不屑,她看了一圈紫薇宫的守卫,嘲笑道:“哈,好啊,你们动手吧,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何本事,敢口出狂言。”

说完,**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宝酵突兀的出现在手中,她挽了一个剑花,凝眉看向六耳,已准备强闯紫薇宫。

六耳盯了她好一会儿,见她没有任何退让的打算,所以他也只得一挥手,然后“哗”的一声,那包围**守卫顿时把手中的对准了**,只等六耳一句话,就把**拿下。

六耳和**对峙着,最后一次警告和规劝道:“**娘娘,您还是回去吧,大帝说过,不见任何人。”

回应六耳的却是**的冷哼声,显然**这次不愿妥协,她必须见到萧阳,为玄女讨一个说法。

六耳无法,就要再次一挥手,让守卫们拿下**,这时,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女子的声音:“且慢!”

顿时六耳和**被吸引了注意力,同时转头看向来人,见是月儿带着其他十一位月宫公主来临,六耳顿了顿,又一挥手让守卫们收起了兵器,然后上前拜见道:“见过诸位公主,不知诸位公主来此,可是为了求见大帝?”

月儿白了他一眼,语气不好的说道:“六耳,你天地皆明,如何不知我们的来意?何必在此故作不知呢?哼!”

说完,她领着其他十一位公主和**聚在一起,她拉着**,苦笑道:“且收起宝酱,有话好好说吧,你以前可不这样打打杀杀的。”

**闻言,没有立刻收起宝剑,反而看向那威严的紫薇宫,大声道:“我**为人温和,此次若不是涉及玄女,我如何会如此?青阳,你出来,告诉我,你到底置玄女于何地?”

月儿见她不听劝,还一味的挑衅着她父亲萧阳,不由焦急的就要拉着她,再次劝阻她一番。

可这时,紫薇宫里却是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唉!”(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