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婚 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和准提看似密切满脸笑容的谈话,可是实则是两人虚伪假应付着,只剩下翻脸了。

但在这将翻脸却又翻脸,萧阳天婚之际,准提既然来了,自然是要给予萧阳贺礼的。

只见准提伸出手掌,看了一眼手掌心,顿时手掌中出现几颗金粒子,准提笑着把金粒子递给萧阳道:“几颗金莲子,你既然仍旧唤我一声师叔,那就收下它们吧。”

闻言,萧阳轻笑了一声,他垂眼看着准提手中的几颗金莲子,想着再如何,此时也是他天婚,准提来者是客,却是不能驳了客人的面子,所以萧阳点了点头,接过了那几颗金莲子。

顿时,准提笑了,他没有让萧阳招呼什么,和女娲白虎等人点头之后,就自顾自的带着弥勒药师二人寻摸了一个位置坐下,而女娲就坐在了隔壁。

他转头对女娲笑道:“娘娘,这次天婚也是由娘娘主持吗?”

“嗯。”女娲笑着点头,略微感慨道:“是啊,当年帝俊羲和的天婚也是由我主持,这次也不例外。”

“那倒是。”准提点了点头,又思索半晌,不经意的说道:“希望这次天婚不像上次那样,以惨淡结局,不然,那就太可惜了。”

这话一说完,当即女娲就变了脸色,她双眼凌厉地扫了一眼准提,想要开口质问准提这话是何意,可想想此时不是适合质问的场合,于是又改口冷哼道:“恐怕是不是以惨淡结局,这都不是道友说了算得,毕竟青阳旁边有诸位道友相助呢。”

说着,她从凤祖,白虎到扶桑,一一扫了过去,然后眼神威胁地看着准提,冷笑道:“如此,道友还不看好此次天婚?”

但准提好似没有看到女娲眼中得威胁一样,他盯着盛装“恩爱”的萧阳和玲珑,笑道:“且拭目以待吧,我也很期待青阳能够跳出老师的手掌心,那样,或许我们也能。”

闻言,女娲一怔,抿紧了嘴唇,最后却是一言不发,没有再质问准提什么,而是同样看向萧阳和玲珑,笑道:“或许吧,你我虽是圣人,但也都在囚笼之中,想要摆脱,谈何容易。”

然后,她同样闭口不谈了,见萧阳和玲珑把代表着太上来参加天婚的玄都**师应付了过去,她这就明白天婚要开始了。

于是,女娲这个主持之人起了身,飘飞在萧阳和玲珑面前,看着手牵手的二人,她笑问道:“你们准备好了吗?”

玲珑点头道:“娘娘,玲珑早已有准备了。”

而萧阳却是顿了顿,想起了阵里的玄女,但他最终还是坚定地点头道:“娘娘,开始吧。”

“那好,让我们开始吧。”

女娲见二人都已准备妥当,时辰也已到,就不再拖延,她抬头透过紫薇宫,看着青天,又低头透过九重天,看向那大地,然后才沉声道:“天地明鉴!”

“轰!”

女娲话音刚落,她的话就得到了天地的呼应,天地微震了一下,等待着女娲这位圣人的金口玉言。

女娲肃声道:“今日,青阳和玲珑在此举行天婚,结为道侣,永生永世,永结同心,违背此誓,天地共罚之!”

说完,她抛出红绣球,红绣球上的绳索变长,一端绑着萧阳,一端绑着玲珑,好像要借此将二人永生永世的绑在一起。

萧阳看了一眼他和玲珑终中间的那颗红绣球,又听了女娲主持时所说的话语,以天地起誓的誓言,萧阳知道,他这永生永世都将和玲珑绑在一起了,一时他神色复杂难言。

而玲珑虽是笑着的,可是同样心里复杂的很,她也明白自己从这一刻起,将和青阳共进退了,毕竟天地誓言,违背不得,否则天谴地诛!

“好了。”女娲见天地见证了此刻,略微平静下来了,就笑道:“你们二人向天地拜三拜,此次天婚仪式就算好了,你们也将成为道侣。”

玲珑和萧阳闻言,都迟疑地没有像女娲所说的拜下去,他们相互对视一眼,都看清了对方眼中的些微抗拒,随即又相视而笑,同时毫不犹豫地拜了下去。

一拜!

“天地明鉴!誓言成真!”

二拜!

“天地明鉴!谨守本誓!”

三拜!

“天地明鉴!仪式已成!”

天地再次微微震动了一下,以表示见证了此次天婚,将这天婚誓言记录了下来。

然后,女娲看着已经结为道侣的萧阳和玲珑道:“好了,你们且去招呼客人吧。”

说完,她收起了那红绣球,回了座位,又低声对准提道:“天婚已成,那就请道友拭目以待吧,且看此次天婚是不是还会以惨淡收场,哼!”

……

当天地震动见证萧阳和玲珑的天婚时,在玄女宫遍寻不到玄女的**来到了西昆仑,她见到了西王母,听说了此时玄女还在萧阳手上,顿时她大吃一惊,不可置信道:“什么?玄女进了炼情阵?青阳还随之进阵了,但怎么可能?他明明和那凤凰族公主联姻了?”

闻言,西王母也紧皱眉头,她摇头道:“或许替青阳进阵的是他的一具化身吧,如此也说的通了。”

“呵,一具化身?”**冷笑,想了想,又轻摇头叹道:“也不知玄女以后破阵而出,知道青阳已和他人结为道侣,她是不是受的住。”

“这点你不用担心。”西王母接道:“炼情阵,玄女要么极于情,要么无情而出,极于情在最后遭遇背叛,她也会迅速从极于情转变为无情,所以注定了,从炼情阵而出的玄女必将无情,必将和青阳斩断一切情根。”

“那也好。”

**抬头看着青天,听着女娲一声声宣告洪荒的声音,最后那仪式已成四字犹如一个判定,判定玄女出局,这让**不忍又松了口气,喃语道:“如此也好,至少这样玄女摆脱了青阳,她不必再为难了,也不必再受尽族人的唾骂侮辱,没了青阳,她将依旧是以前的玄女。”

但是,往往现实总是和人的意愿相反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