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都坐不住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场天婚有白虎凤祖扶桑女娲坐镇,三清未来,洪荒无人拦阻,所以很是顺利地举行了,萧阳和玲珑也成为了天地认可的道侣。

当然,在天婚完成,众人庆贺祝福之时,凤祖也笑看着萧阳和玲珑,履行承诺道:“天婚已成,那我在此以凤凰族族长的名义宣布,妖族和凤凰族结为盟友,永不背叛!”

静!

凤祖这话一说,瞬间热闹的紫薇宫有那刹那间的寂静,虽然在座众人都知道萧阳和玲珑的联姻就是为了妖族和凤凰族结盟而铺路的,可是没想到凤祖居然如此急迫,天婚还未散场,就这样直接宣布了联盟,这让众人措手不及,都怔愣了一下。

当然,萧阳也是一怔,随即他又缓缓露出了笑容,在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又笑着接话道:“我以妖族大太子之名义,和凤凰族结盟,永不背叛,诸位可以做个见证。”

萧阳的声音让怔愣的众人回过了神来,随即又一个个频繁的眼神交流,他们知道妖族和凤凰族的联盟后,一个新的能够媲美五族的大势力将要成了,洪荒的形势又从麒麟一族隐退后,六圣必胜的局势再次有了变化,暗地里面真是波澜起伏。

首先是昊天和瑶池就更加不安,他们对视一眼,却又深深的感到无奈,因为他们知道面对白虎凤祖女娲等人,他们两个都不在人家的眼里,更不要说什么反抗了。

其次,则是燃灯了,他虽然依旧老神在在,如同枯木一般没什么表情,可那微缩的瞳孔却是露出了他心中的惧怕,他知道自己已经被金鹏盯上了,这天庭自己不能多呆了,天婚后立刻逃离才好。

而再次,就是广成子,玄都大法师,药师弥勒等来的圣人弟子了,他们露出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对此并不意外,可是依旧眼里闪过隐忧,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洪荒将来的形势该走向何方,会怎样变化,对他们这些弟子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如此,在座众人都受到了一定的冲击,担忧惧怕不甘在紫薇宫大殿里都有了,而最为平静的却是那准提道人了。

只见他依旧微笑不语,端坐在那儿,好似并不关心妖族和凤凰族的结盟,又好似早已知道了这个结果一样,他平静地拿着一串珠子,一颗一颗拨弄着,并不理会大殿里各种想法的人。

可是,下一刻,准提道人微闭的眼顿时睁大了,他的表情也瞬间变了,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因为此时白虎居然在凤祖宣布和妖族结盟后,他也给了一个重磅的消息。

他乐呵呵的笑道:“从今日起,白虎一族与妖族结盟,白虎一族所占领的西方领地将全部归位妖族所有。”

这话他是笑着说的,但却比凤祖刚刚说的联盟更加震动人心,毕竟凤凰族和妖族的联盟众人还能猜测到,毕竟萧阳和玲珑的天婚就是一个联盟的端倪,可白虎一族又是为什么突然倒向妖族,而且简直是完全的投靠妖族啊,竟然说出白虎一族的领地归为妖族所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白虎一族整个地加入了妖族一般。

白虎做出这个决定让人震动意外,可想想又无可厚非,毕竟白虎一族的前景并不理想。

白虎一族自远古没落以来,在贫瘠的西方亿万年来并没有恢复多少的元气,他们依旧势弱的很,这次五族发动,远古好战的白虎一族却连玄武一族都比不得了,洪荒西方更是没有完全被占领,只能占领主要的地区罢了,因为他们有心无力。

在这样的情形下,麒麟一族又隐退,等待白虎一族的也不过是如此了,这时候,萧阳横空出世,让白虎看到了希望,又根据白虎和萧阳的渊源关系,如此看来,白虎一族和妖族结盟也说的过去了。

可是说的过去是说的过去,但准提却是一下子愣了一瞬间,然后这时脑海里想起了接引以前的话来:说不定萧阳就要从西方入手了。

如今,白虎突然如此宣告,好像就已经是萧阳攻伐西方的最好证据了,一想到此,准提顿时坐不住了,西方可一直是他和接引看做的自家地盘,如今萧阳和白虎横插一手,这是怎么回事啊?

所以,准提紧皱了眉头,在白虎话音刚落时,就紧接着笑问白虎道:“白虎神君这是何意?难道白虎一族在洪荒要除名了,更名为妖族吗?”

准提这话是为了激怒白虎,让白虎将刚刚的话收回,当然就算不收回结盟的话,后面所谓的白虎一族的领地即为妖族之地,这句话一定要收回,不然就真的不好办了。

可是白虎好像洞穿了准提的目的一样,他不曾发怒,反而笑看着准提道:“白虎一族如何,轮不到你来操心,你还是管好你和接引的西方教吧,毕竟以后青阳的妖族来了西方,恐怕西方就要不安宁了,毕竟妖族那么多,总有几个不安分的嘛,你说是吧?”

话里话外的威胁,并且那想要和西方教宣战的语气让准提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明白白虎心意已决,自己再如何说也动摇不得了,所以他也不再多说了,直接起身对白虎扶桑等人道:“天婚既已成了,贫道就返回西方了,不再逗留于此了,诸位道友,告辞。”

说着,他身后的药师弥勒也跟着起了身,向女娲等人施了礼后,又向萧阳施了一礼,再和三清弟子道别后,就和准提金光一闪,离开了紫薇宫。

准提来的突然意外,去的也是突然快速,让众人都是心里有了一阵猜测,白虎更是呵呵笑道:“看来这准提坐不住了。”

镇元子闻言,不由暼了一眼白虎,见白虎那幸灾乐祸的模样,他不由偷偷地又一一看了女娲,扶桑,凤祖以及萧阳,然后摇头道:“你们如此多人,又听闻你们将要将西方占为己有,准提道人自是坐不住了,我想此时就是三清,也是坐不住吧。”

“但坐不住的何止他们,恐怕在场众人坐不住的大有人在啊!”

一边想着这些,镇元子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紧锁眉头的昊天和瑶池,还有那虽不动声色但已经露了痕迹的燃灯道人,以及诸圣弟子的忧心忡忡和无心宴会,这些都落在镇元子眼里。

“唉,这个时候,回去就封了五庄观,万不可被连累的入了这复杂的局面了。”

镇元子心里有了封山隐退的念头,而这时,也果然如同镇元子所看到那般,坐不住的人都在准提离开后,随即不过半晌,就一一向萧阳告辞了。

首先是昊天和瑶池,笑着离开了紫薇宫,回了瑶池。

然后是诸圣弟子,他们向萧阳请辞,萧阳也未挽留,看着他们离开,尤其是玩味地看了一眼燃灯,轻笑地应下了。

而燃灯道人听见那萧阳的轻笑声,心里就一紧,然后再感觉到整个宴会都未曾离开过自身的金鹏的眼神,他更是心里叫苦不迭。

同样,他也期盼着快点离开紫薇宫,逃离天庭,回到昆仑山,寻求元始天尊的庇护,不然他恐怕就要交待于此了。

燃灯道人有这样的危机预感,事实上也证明他是对的,因为他一离开,金鹏和孔宣也随之悄无声息不打招呼的离席了,显然是去找燃灯道人的麻烦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