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教之幸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五色神光,如同传说中的那般神秘强大,只不过眨眼间,燃灯道人就被孔宣拿下了,不费吹灰之力。

“大哥。”金鹏见孔宣收了燃灯道人,就上前搓着手笑道:“你回去可不可以把他交给我处置?”

“哦?给你处置?”孔宣斜视他,问道:“那你想要如何处置他呢?那要是元始天尊因燃灯之故找上门来,你又该如何?”

“呵呵。”

金鹏顿时笑笑不说话了,他可不想独自面对元始天尊,再说他也没有资格去和元始天尊平等对话,这点尽管金鹏再如何自傲,也是看的清楚的。

“别忘了,这燃灯如今可是阐教之人,处置他容易,可后来的麻烦就多了。”孔宣提醒道。

可金鹏闻言脸色却是一变,沉郁道:“难道我当年的仇怨就不报了?白白的被他追杀了?哼,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孔宣摇头道:“是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所以我来此抓了他,自然不会轻易放他走,他就等着看元始天尊的态度再看如何处置吧。”

看孔宣的意思是,是要衡量元始天尊对燃灯的重视态度再说其他,可金鹏对此显然不满,又不敢违抗孔宣,只得自顾自1的嘟囔道:“你这样,抓他之后又要放他,那还不如不抓呢。”

孔宣不理会金鹏的嘀咕,招呼一声金鹏,就要返回紫薇宫,金鹏见状自是跟上。

而紫薇宫里的众人见他们要返回紫薇宫,就都一个个放了心,不再多关注孔宣和金鹏,而是都在皱眉想着等孔宣将燃灯道人带来,该如何处置此人。

的确,如刚刚孔宣所说,抓燃灯道人不难,不过是孔宣挥手之间的事情,但要如何处置他,不仅孔宣有点顾忌,就是凤祖也有点踌躇,毕竟元始天尊实在是不好惹。

可不好惹就不去计较,那凤祖又不甘心,毕竟金鹏可是凤凰族的太子,当年被人追杀,不知道还就罢了,如今知道了,还抓到了人,那如何能够轻易放了他呢?

所以凤祖为难了,是报仇雪恨,还是息事宁人呢?

正在凤祖为难之际,萧阳却是哈哈笑道:“当年金鹏和燃灯之事,我也是当事人,我可以证明当年燃灯确实追杀过金鹏,若是要对燃灯有所处置,我第一个赞同,不知道各位如何呢?”

萧阳如此痛快利索的表明态度,决定处置燃灯,丝毫不惧得罪元始天尊,这让凤祖等人一怔,随即又恍然,白虎凤祖,女娲扶桑他们不由相互对视,随即各个都笑了起来。

是啊!如今他们五人联手,那又如何要因一个元始天尊而顾忌太多呢?若是元始天尊因燃灯道人的事情而大怒,那斗一场便是,难道他们还怕了三清不成?

如此一想,众人恍然又大笑,凤祖更是尤其高兴,只觉得这联盟没有错,有了如此多的强力盟友,实在不必顾忌元始天尊了。

于是她笑道:“这么说来,他燃灯当年想要抢夺金鹏的先天阴阳二气,那我今日就夺了他的乾坤尺和灵柩灯,他想要金鹏坐那坐骑,我就把他打回原形,深埋地底,想来这样的处置不过分吧?啊?哈哈哈。”

“不过分,不过分。”萧阳也笑道:“那燃灯道人本体就是一口灵棺,深埋地底,那实在再合适不过了。”

“那好。”凤祖点头道:“等孔宣把燃灯带来,我们就如此处置吧。”

“嗯。”

众人点头,议定了此事,只等孔宣到来,把燃灯打回原形。

可是不知是燃灯气运未尽,不该死在这里,还是怎的,居然在孔宣返回紫薇宫的路上,突然一七彩霞光拦阻了他们的去路。

“准提!”

紫薇宫里诸人看着那突然出现的拦阻孔宣金鹏的宝物,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凤祖咬牙切齿地脱口就说出此宝的主人,它正是七宝妙树,主人也就是那离去不久的准提。

可是准提不是听了白虎一族要加入妖族,妖族将要大规模的入驻西方,而感到坐立不安,带着药师弥勒回转西方了吗?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出来拦阻孔宣呢?

难道他并没有离开天庭,回转西方,那他刚刚去哪里了?

而且这燃灯现在应该还是截教之人吧,和准提接引应该还没有什么瓜葛,那准提为何要救下身为阐教之人的燃灯呢,难道此时燃灯就已经投靠西方了,或者说准提这时就准备拉拢燃灯了?

一个个猜测和疑惑在萧阳心里冒了出来,他皱着眉头,看着在这一瞬间,那七宝妙树一出现拦下了孔宣金鹏后,就对孔宣一刷,把孔宣刷到一边,然后散发着强大的圣人威势,强逼着孔宣露了孔雀原形,将那昏迷不醒的燃灯放了出来。

“大哥!”金鹏见状,不可置信的惊呼唤道。

可这时,那七宝妙树救出了燃灯道人还不收手,居然又向孔宣刷去,想要将孔宣收了,而且这时准提还哈哈大笑道:“我看你这孔雀与我有缘,且度你随我去往西方,证那菩提正果。”

这都是一瞬间的事情,萧阳凤祖等人还才刚刚反应过来,所以当那七宝妙树向孔宣刷来时,凤祖暴怒地起了身,大喝道:“你敢!大胆!”

说着,凤祖身上的那根七彩斑斓的凤羽就如同破碎空间一般,直接突兀地出现在孔宣身边,完全覆盖住孔宣,刚好把那刷来的七宝妙树挡在外面。

一时之间,七彩凤羽和七宝妙树相碰撞,色彩之耀眼夺目,让人看不清,刺人眼,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美丽极光之间蕴含着死亡,不可小瞧。

“轰!”

一声炸响,凤羽和七宝妙树碰撞后拉开距离,凤羽护着现了原形的孔宣和现在还怔愣的金鹏,而七宝妙树则护着昏迷不醒的燃灯,就在半空中相互对峙着。

这时,准提从远处踏着金云而来,药师弥勒却不在,可能先回了西方吧,然后他看了看昏迷不醒的燃灯,又看了看已经恢复道体人形的孔宣,呵呵笑道:“今日却是我教之幸事,贫道碰见两个与我教有缘之人,真是渊源匪浅哪,哈哈哈。”(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