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先了“恩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凤祖话落,紧接着女娲,白虎,扶桑,萧阳就出现在这已经布置好的周天星斗大阵中,女娲,扶桑等人和凤祖一般面无表情,冷漠地看着强撑着站在那儿双手合十的准提,而唯独萧阳神情恍惚,也更显复杂。

想当年,在汤谷的他面对突然造访的准提,那深深的无力,只能按照准提想要的去做,不敢有丝毫异动,还是那么的清晰深刻的刻在脑海里。

却没想到,只不过过了万年,准提如今已是在他面前狼狈的嘴角流血,面临被众人围攻,甚至被封印囚禁的地步。

如今想来,萧阳一时恍惚,也有点复杂,他觉得他没欠准提什么,因为当年是准提前往汤谷逼他和金乌们去死,但他随后的重生有准提的相助,还有现在所修行的八/九玄功也是来自准提接引,这种先有仇后有恩的事情,最是让人纠结复杂,因果难断。

“咳咳咳。”

准提的咳嗽声把萧阳的心神拉了回来,他没有理会凤祖的质问,而是看向萧阳,笑道:“当年若是我发现你留下重生的手段,直接出手毁灭了你,而不是助你重生,迷了眼睛让你骗了过去,带你回须弥山,恐怕我也不会有今日了。”

闻言,神情复杂的萧阳抿紧了唇,沉默半晌,他才开口道:“你助我不过是私心作祟,贪图那巫妖之战后的丰硕果实罢了,我说的可对?”

“哈哈哈。”准提顿时笑了,他边笑边点着头,又夹杂地咳嗽了几声,抹掉嘴角的鲜血,坦然承认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因私心和贪心而助了你,但我助你重生,而且还传你八/九玄功,这事情是不可否认的,你说是吧?”

准提这话一出,凤祖顿时脸色一变,她以为准提如此说不过是讨一个情分,让萧阳可以放过他罢了,这种事情凤祖当然不答应。

所以准提话音一落,凤祖就立刻上前提醒萧阳道:“小子,别被他的花言巧语迷惑了,他说这些的目的是为了让你放了他,但今日他被我们所重伤,若放他回去,岂不是以后后患无穷了?”

说着,凤祖又将那七彩凤羽轻轻一挥,向准提打去,准提见状,勉力用七宝妙树挡了一下,本就重伤的他自然不是凤祖的对手,也很自然的嘴角再次流出了鲜血,脚步踉跄地又向后退了几步。

“咳咳咳。”

看着准提捂嘴咳嗽,勉力支持,看着凤祖不断的对着准提猛攻猛打,而因萧阳没有动手,同样选择旁观的白虎和女娲,扶桑皱了皱眉头,然后白虎问萧阳道:“你是如何决定的?可要我们出手帮凤祖,将准提封印囚禁起来?”

萧阳没有立刻回答,盯着不停争斗,又不停受伤的准提好一会儿,他想报仇,将这万年前积压的仇恨全部宣泄出来,让准提这个圣人也尝尝任人摆布宰割的滋味。

可想想他和西方教的因果,仇恨,恩情的交杂让他一头乱麻,一时没有立刻说话,做出什么决定。

而白虎看他这模样,又叹息一声道:“看你的样子,想来也明白了,准提没有说错,当年他的确助你重生,传了你八/九玄功,这是善因,而十金乌闹洪荒之事也是他的动作,诸圣默认的结果,这是恶因,那如此,你要如何了结因果,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萧阳默然,随即紧盯着挨打的准提的眼睛动了动,口中也道:“他来了。”

“嗯?谁来了?”白虎一时反应不过来,疑惑问道。

但这时也不需萧阳回答了,因为那突兀出现的护着准提的那一朵金莲已经表明了来人的身份,接引他来了,脸上永久的愁苦和慈悲亿万年来没变,他突然出现在准提身边,把凤祖挡了下来,这才让准提不再被动争斗,挨打。

“哦?原来是他啊。”

白虎恍然,看着出现的接引和凤祖对峙,他暼了一眼身边的萧阳道:“他们既然都来了,你就该做出决定了,是封印囚禁他们,还是如何,你说就是,我是自始至终支持你的决定。”

女娲闻言,皱了皱眉头,她恐怕也没想到身为圣人的他们也有这样的一天,也有被人一言就决定封印囚禁的时候。

略微有些感慨,然后同样,女娲也催促萧阳道:“青阳,你决定吧,凤祖一人应付不了接引准提,你我几人是动手,还是怎样?”

“呼!”

萧阳无声息的呼了一口气,微闭眼,心里念头急转,然后他这才有了决定,顿时睁开了双眼,面无表情的抬手一挥,瞬间一颗颗星辰向接引准提打去。

“轰!”

“轰!”

“轰!”

轰击在金莲上的星辰爆炸开来,让正争斗的凤祖和接引准提这时都停下了手,向萧阳这边看来。

接引看着刚刚出手的萧阳,还有那萧阳身边的女娲白虎扶桑,本就愁苦的脸变得更加愁苦了,他双手合十,微施道礼道:“诸位道友有礼了,却是不知准提师弟如何冒犯诸位道友了,居然如此围攻准提师弟?”

接引没有看孔宣金鹏,因为这二人他没有放在眼里,也没有和萧阳打招呼,他认为当年准提带萧阳回须弥山就是一个错误,拜他为师更是错上加错,所以萧阳只是一个阴差阳错的错误的活了下来的人,他并不喜欢。

“哼,准提做的好事,难道接引你不知道?”凤祖闻言,顿时怒视着接引,咬牙质问道。

听了质问,接引瞬间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准提做了什么,只不过是用他的方法“度人”罢了,所以他没有回答凤祖,而是沉默过后,平静地说道:“那诸位道友想要如何?”

凤祖听了刚想要说把准提关押囚禁封印起来的话,却没想到此时一直不说话的萧阳突然开口了,他盯着准提接引道:“你们后悔吗?后悔当年带我回须弥山?”

接引准提闻言都是一怔,女娲凤祖等人也是一怔,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萧阳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对萧阳非常了解的白虎却是知道萧阳的意思了,那就是萧阳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了,接引准提如何就看他们这次的回答了。

“后悔,当然悔之晚矣!”准提没有让萧阳等多久,就摇头苦笑道:“那又如何?”

那“后悔”二字让萧阳心里顿时通畅了,他明白了自己该如何做了,如何去了断这段因果了,他准备先了断所谓的“恩情”,再寻他们报仇也不迟。

于是他一挥衣袖,将周天星斗大阵散了,面无表情道:“你们走吧,从此以后,我青阳不再是须弥山弟子,与你等再无任何瓜葛!”

他的声音洪亮无比,震耳欲聋,响彻洪荒,让在场诸人怔然,同样让洪荒再次寂静无声。(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