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秘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这话一出,凤祖第一个不答应,她看着萧阳脱口而出道:“青阳,这不可”

但不等她说什么,萧阳抬手打断了凤祖的话,神情凝重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您不必再多说了。”

虽他嘴里还是用您以示对凤祖的尊敬,但那强硬不容改变的口气却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意味着他不想听凤祖再多说什么。

凤祖看着萧阳,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只叹息一声,转头问白虎女娲扶桑几人道:“青阳鬼迷心窍,你们觉得该如何处置?”

说完,她又紧接着苦口婆心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如今是接引准提他们自己进了豰中,我们要是此时动手囚禁了他,那以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至少西方将完全属于妖族,属于白虎一族不是?”

闻言,白虎目光闪烁了一下,心里起了点心思,但看了一眼旁边坚持的萧阳,他终是摇了摇头,拒绝了凤祖的劝说,抵挡了这诱惑。

而扶桑和女娲见状,也笑着轻摇了摇头,女娲更是反过来劝凤祖打消此种念头道:“圣人如何是那么轻易的被囚禁封印的呢?或许接引准提有着自己的逃脱之法也说不定,只是未曾用出来罢了。”

“可是,可是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此轻易放过他们,岂不是可惜?”凤祖依旧不甘道。

女娲却是笑道:“这是机会吗?我看不见得,毕竟要是我们真的敢封印接引准提,那三清会如何想?他们会不会疑心我们下一个将要对他们动手,那时该如何?”

“呵,三清?我们几人联手,又何惧三清?”凤祖不屑道。

但女娲还是摇头,不同意凤祖的说法,她微叹息道:“别忘了,除了三清,还有祖龙,地府的后土,以及玄武,他们要是因接引准提被囚禁,而万分忌惮恐慌,然后他们联手起来,到时可就难办了。”

听女娲这么说,顿时凤祖不再多言了,她略微想了想,虽然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毕竟巫族与三清不共戴天,龙族与截教也并不怎么和睦,如此怎么可能联盟对抗他们?

但若是接引准提真的被封印了,那这个不可能又说不定呢,或许人家就因为害怕恐惧而放下以前的仇恨和偏见,走在了一起呢?到时,就真如女娲所言,这就难办了。

想到这里,凤祖虽然心里还是不甘,但到底冷静了下来,她看着孔宣道:“如此,今日我却是不能为你讨一个说法了,这个说法只能以后你自己去讨了。”

孔宣闻言笑道:“母亲,孔宣的事情有劳母亲亲自出手已是孔宣无能了,之后这个因果,自然由孔宣自己来了结。”

“嗯。”

凤祖点了点头,然后她就又看向萧阳,不知萧阳接下来要做什么,接引准提对于萧阳这样宣告洪荒叛出师门又是什么反应呢,会不会直接动手清理门户呢?

可是,显然接引准提不会那么傻,他们本就陷入围攻包围中,又如何可能像凤祖所想的对萧阳出手,清理门户呢?

再说,他们二人比谁都清楚,萧阳在这时叛出须弥山,而且直言和他们因果了结,就是以放过他们这次为条件的。

那么,他们想要安然离开天庭,回转西方,就必须应承了萧阳,不然,恐怕面临的就是众人的围剿了。

想到此,准提不由苦笑着摇头,和接引对视一眼,他道:“师兄,看来你说的没错,却是当年师弟我错了,一时的贪心造成如今的局面,却是不该了。”

接引轻摇头,没有理会苦笑的准提,他抬头第一次看着萧阳,那愁苦的脸上透出无奈和忠告,双手合十道:“洪荒之乱,生灵涂炭,青阳,你可知你的野心会毁了洪荒的,这条路你再走下去,到最后就没有路了,你好自为之。”

说完,他收了昏迷的燃灯,和准提直接化作两道金光,离开了此地,回了西方。

而萧阳却是听了接引最后留下的那句话后,紧锁着眉,他对于接引察觉他的野心并不感到奇怪,毕竟他的一系列动作早已把他的野心暴露无遗了,简直是路人皆知了。

但让他奇怪的是接引的态度,他怎么说他这条路到最后是没有路了,就因为以前走这条称霸洪荒的路的人都是以失败而结局,所以说他也将无路可走吗?

这理由看似很充分,但又很牵强,毕竟谁能知道未来如何呢?未来说不定萧阳就真的成为洪荒主宰,成为那洪荒的唯我独尊呢?

但是接引那肯定的态度好像在告诉萧阳,萧阳想要成为洪荒主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至于为什么不可能,接引没说,萧阳没问,但可以肯定这其中有着什么秘密,接引却是知道这个秘密。

“想要称霸洪荒,成为洪荒主宰的从远古的三族开始,就没有一人成功,这是为何?这肯定不是因为这些人不够强,因为三族时,祖龙他们可以说是最强的那一批人呢,他们都失败了啊。”

“难道是运气不济?可是这运气虚无缥缈,除了寻之不到的天道,无人能够控制,而天道还是一团规则,它如何会控制?”

“那到底是什么阻止洪荒诞生一个主宰,一个洪荒之王呢?”

萧阳陷入了沉思,琢磨着接引的话,同时也不断地提出各种假设和猜测,但又一一把它们推翻,毫无头绪。

这时,白虎见他神情凝重,不知在想什么,就开口唤他道:“青阳,青阳,你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

“嗯?”

萧阳这时立刻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唤他的白虎,还有那依旧不甘的凤祖,含笑抚须的扶桑以及此时沉默的女娲,心里顿时想起了这些人也是和接引差不多的人,说不定接引知道的秘密,他们肯定也知道,那与其自己在这儿瞎琢磨,不如问问他们。

如此一想,萧阳笑了笑就开口说道:“哦,只是突然有个问题不解罢了,一时想迷糊了。”

然后顿了顿,他就紧盯着白虎等人道:“你们可知为何洪荒自远古以来都没有一个真正的主宰诞生吗?就是鸿钧道祖,他也没有直接选择成为洪荒主宰,而是成为传道的道祖?”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瞬间凤祖女娲,白虎扶桑都齐齐脸色一变,他们脸色变换莫测,甚至萧阳在他们脸上看到了恐惧,这让萧阳一下子神情更加凝重起来了。

果然,这是不正常的!

果然,这其中藏着大秘密!而且这个秘密,眼前的几人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