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敲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兵戎相见?

接引闻言,只是摇头叹息道:“师弟,你以为我们能够争的过他们吗?”

这话让准提一噎,不知该如何回答,最后他自己也只得苦笑摇头道:“争不过也要争,不然就把西方拱手相让吗?”

接引听了这话,沉默了半晌,然后道:“拱手相让确是不能,但师弟你也要做好准备,或许这次西方以后真的要易主了。”

不用接引多说,在白虎宣布白虎一族汇入妖族时,这个准备准提就有了,如今得到消息,萧阳就要攻来,他更加有预感了,正如接引刚刚所说的,西方可能就要易主了。

而且更让人感到无奈的是,对此他身为圣人,却是束手无策,只得等待来人的攻伐。

也不用接引准提等多久,三个月后,西方完全暗了下来,那须弥山上空的滚滚妖云让西方无数生灵战战兢兢,那一颗颗快速移动璀璨的星辰,让大雄宝殿里的接引准提再也无法安稳坐着了,他们相视一眼,各自暗叹一声,然后接引道:“他来了。”

“嗯。”

准提轻应了一声,面露无奈苦笑道:“那师兄我们除了尽力而为,也别无他法了。”

接引闻言沉默不语,然后突然身下出现金莲,金莲托着接引往大雄宝殿外而去。

准提见状,先是对座下的药师弥勒道:“你们二人出去也不是助力,且待在这里吧,等我和师兄回来。”

弥勒药师闻言,羞愧的低下了头,说道:“弟子惭愧,多谢师尊和师叔的庇护。”

准提摇头不再多说,起身后,脚踏金云,也随着接引而去。

而留在大雄宝殿的药师弥勒却是蹙着眉头,脸露担忧,弥勒更是出言道:“不知这次师尊和师叔有几分胜算,若是败了,恐怕西方教在西方将会举步维艰。”

药师闻言,想了想,却是摇头不说话了,他认为这场争斗根本是毫无悬念,面对萧阳的大军压境,接引准提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最后的结果早已经注定了。

当然身为接引的亲传弟子,药师不会说出师尊必败的话,可心里认定了,所以难免露出几分忧虑,不仅是对现在面对萧阳咄咄逼人的忧虑,更是对以后的西方教的忧虑,毕竟西方易主后,西方教又该如何生存呢?

想到此,药师长长一叹,低头苦笑道:“青阳大师兄,你这是要把西方教逼上绝路啊!”

……

昆仑山,玉虚宫。

此时正给众阐教弟子讲道的元始天尊突然停了下来,他抬头往西方看去,双眼精光闪烁,如火如炬,顿时把西方的场景看的清楚分明,妖族大军压境,西方危矣。

然后,他收回目光,对因他突然停下讲道而蓦然苏醒过来的众阐教弟子道:“洪荒形势瞬息万变,今日之后,西方易主。”

轰!

这个消息让刚从沉浸于道中回过神来的阐教弟子哗然一片,他们不敢置信,有着西方二圣坐镇的西方居然会易主?

虽然现在名义上是白虎一族主导西方,但所有人都看的清楚明白,真正的西方主人还是西方二圣,只是西方二圣不知为何放纵白虎一族,不愿理会罢了。

可如今既然元始天尊都说出西方易主的话,那可就不是西方二圣故意放纵为之了,而是真的易主了,可有谁能够逼得西方二圣连自家都守不住呢?

他们神情变换,各自有着猜测,而他们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人就是萧阳了,除了萧阳,没有其他人选。

因为诸位圣人都不会打西方二圣的主意,众圣兽已经都在自保之中,而能够逼得西方二圣毫无招架之力的,那只有萧阳做的到了,这也难怪众阐教弟子听后,第一个想到的是萧阳了。

但一想到萧阳当初可是接引的大弟子,虽已经因果了结,叛出师门,但这弟子攻伐师尊的行为,还是让众阐教弟子难以接受。

当然,碍于萧阳的实力势力,他们不敢多说什么,但难免一个个皱起了眉头,心里有了嘀咕。

元始天尊也不理会这些阐教弟子如何想,他威严地扫了一眼众人,说道:“青阳因当年十金乌之故,早已和准提有了仇怨,之所以拜入西方不过虚与委蛇,求生之本能罢了,哪知准提妄自尊大,贪心不足,欣然留下此人,如今酿成祸事,实乃咎由自取。”

在座众阐教弟子闻言皆沉默不语,对于当年上古十金乌闹洪荒,他们也有所耳闻,却是不知准提掺和其中,如今听元始天尊说了缘故,即使不喜萧阳的行为,众人心里的不喜也淡了许多。

“我如此说,不是替青阳开脱,却是为了警告尔等,若是你等以后有叛教的行为,我却是不曾如准提一般和青阳早有仇怨,所以到时那就休怪我不念师徒之情,亲自送你等轮回。”

元始天尊话音一落,众阐教弟子顿时心中凛然,尤其是慈航文殊等人,他们脸色剧变,心里瞬间慌乱了起来,心跳加速,颇为失态。

他们几人有如此变化也是有缘故的,因为那燃灯道人自从被准提救往西方后,就不曾再来昆仑山了,众阐教弟子也已经默认他叛教而出,投奔西方了。

如此,以前和燃灯道人相处亲近的慈航文殊等人自然遭到了广成子等人的冷嘲热讽,他们也不敢再如之前一样反驳,只能暗暗忍耐着,日子颇不好过。

现在元始天尊意有所指的话让慈航文殊等人紧张慌乱起来也是合乎情理了,他们本来就不好过了,要是还被元始天尊认为有叛教的心思,那简直就是要被清理门户,舍弃千万年的修行了。

所以元始天尊话音一落,慈航文殊等人就忙起身拜倒在地,诚惶诚恐地道:“弟子们不敢,师尊恕罪!”

广成子等人虽也如此口称不敢,却是盘坐在那儿,他们冷眼看着跪拜的慈航文殊等人,心里有的冷笑不语,有的轻哼一声,有的不屑一顾,有的暗自叹息,不一而足。

而元始天尊威严地扫了一眼慈航文殊等人,默然许久,终是念及师徒多年,没有发落怪罪他们,而是警告道:“燃灯叛教而出,你等也该好生自律,莫要做出此等之事,否则休怪我无情。”

“是,弟子谨记。”

慈航文殊等人肃声应了,那惶恐的表情也确实不是装的,他们此时也确实没有叛教之心,所以元始天尊警告了一次,就让他们起身归座了,而至于他们以后是否会有别样心思,那就要看以后了。

敲打了一番之后,元始天尊一挥袖袍,顿时虚空中出现西方须弥山的场景,妖云如墨,接引准提正和萧阳对峙。

元始天尊盯着画面道:“你等且看着吧,西方易主已是必然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