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太上的态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弥山。?  ?

星空下的须弥山寂静威严,除了天空中漫天璀璨的星辰,那出万丈光芒的大雄宝殿是唯一一个西方还亮的东西了,它如同希望和光芒在闪耀着,但在它其中的人却是焦急不安。

大雄宝殿里,燃灯道人闭眼静静盘坐,而药师弥勒却是蹙着眉头担忧着已经进阵的准提和接引,他们在等待着准提接引的归来。

但许久过去,大雄宝殿外依旧寂静无声,没有任何动静,准提接引也没有归来,等待的时间最是难熬的,弥勒先坐不住,他没有以往的笑容,面露忧虑,踌躇道:“师兄,我出去看看情况,如何?我实在担心师叔和师尊。”

药师何尝不着急,不盼着准提接引早早归来,但那一个等级的争斗,他们插不上手,出去了反而成为累赘,所以一听弥勒的话,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的阻止道:“不许出去!”

可又见弥勒那忧心忡忡的模样,他生硬的语气和缓了些,苦笑道:“师尊和师叔走前曾交待我们,好生留在这里,难道你要违背师尊和师叔的命令不成?再说,我们出去帮不上忙也就罢了,还可能让师尊和师叔束缚了手脚,那可就是大罪过了。”

“可是”

忧虑焦急的弥勒还想要辩驳几句,这时在一边静静盘坐的燃灯道人睁开眼,真诚地看着弥勒,劝道:“确是如此,药师道友说的对,既然两位圣人走之前如此吩咐,弥勒道友还是不要违背的好。”

“这”弥勒犹豫不定,终是叹了一声,“唉,师尊有事,弟子躲在身后,实在是让弥勒羞愧。”

闻言,药师沉默不语,他何尝不感到惭愧,可是那又能如何,除了在这里等待他们的归来,其余的,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须弥山山巅,大雄宝殿里的众人继续担忧着,而半山腰的白虎洞里的白虎见接引准提进了大阵之后,他轻笑一声,然后懒散的从携床上下来,走出了洞府。

站在洞府前,小猫一样的白虎身上光芒一闪,突然变成九尺高的肌肉大汉,他抬头眯眼看着静谧的星空,因大阵的缘故,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只有那漫天璀璨的星辰映入眼帘。

他自语道:“想来接引准提已经进局了,那我也来了。”

说完,他化作一道白色光芒,投向星空中,显然他也要插手此次的争斗。

昆仑山,玉虚宫。

元始天尊见突然一道白光投向星空,他认出那道白光正是白虎,于是他不禁皱了眉头,心中思道:“白虎插手了,接引准提却是只有失败一种结果了,不可更改了。”

这种结果元始天尊早已有所预料,不然刚刚也不会说出西方即将易主的话,可是这时,突然一老者的声音在他心里突然响起:“元始师弟,这西方易主,你如何看?”

元始天尊瞬间收起其余的念头,不让人窥探出一丝一毫,他神情严肃,心里想了想,才在心底说道:“太上师兄,西方易主,自然是西方二人的事情,与我等何干?”

元始天尊不知道太上为何这时联系他,更不知道为何此时问起西方易主的事情,所以他也不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只敷衍的回答了太上。

太上听出元始天尊的敷衍,也察觉到了元始天尊对他的高度戒备,他也不在意的轻轻一笑,然后幽然提醒道:“元始师弟别忘了,我等圣位是如何来的,是师尊用他所吞噬占领的天道帮我等强行提升的,而师尊如此做的目的,你我都很是清楚,不用我多说吧。”

闻言,元始天尊面目更加严肃,他自是明白鸿钧老祖的目的,更是知道此时太上说这些话的意图,不过是告诉他,他们六圣即使再如何矛盾重重,那也是有共同目的的,都是受鸿钧老祖册封遣派的,他们必须掌控洪荒,助鸿钧老祖完全吞噬盘古天道。

但这又如何呢?难道太上说这话是想要元始天尊出手帮接引准提解围吗?

突然间,元始天尊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荒谬的念头,他感觉到可笑,也当作玩笑的问了出来:“大师兄你又如何看西方之事?难道大师兄不乐意见西方易主吗?”

令元始天尊万万没想到的是,太上此时居然“嗯”了一声,表示出了他的态度,他太上确实不愿西方此时易主。

顿时,元始天尊一怔,他不敢相信的愣神了,虽然瞬间他又回过神来了,但心里的冲击却是让他久久不能平静。

太上和接引准提关系绝不是友好的,这一点元始天尊比谁都清楚,但当初能够不理会通天教主被萧阳等人围攻的太上,为何此时他要来劝说串通元始天尊来为接引准提解围?他的目的是什么?

一时元始天尊搞不懂太上的真正意图,他强压下心里的起伏波动,眼中一片淡漠,问道:“大师兄这是何意?大师兄如此做就不怕通天师弟寒心,毕竟当初东海风波,大师兄可没有出手为他解围。”

然后顿了顿,他又解释道:“至于东海之事,那时青阳势力未曾联盟在一起,他并不敢对通天师弟轻举妄动,所谓的矛盾冲突也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争斗一场罢了,那毫无必要,通天师弟并无沉眠封赢危,所以当时我这才离开,不愿与他们计较,造成过多的生灵涂炭,而不是抛下通天师弟而不顾,元始师弟,你却是想岔了。”

听了太上的解释,即使他讲的再有道理,元始天尊却是始终半信半疑,太上的狡猾比之准提的小聪明,元始天尊更加防备太上。

但再如何半信半疑,再如何防备太上,太上那西方二圣被沉眠封赢后,就要轮到他们了,这句话触动了元始天尊,毕竟谁也不想被人封印,被逼的无期限的沉眠下去。

所以元始天尊迸怀疑的心思,却是考虑着是否真的西方二圣之后就要轮到他们了?他是否应该听太上的劝告,出手帮接引准提解围呢?元始天尊一时难住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