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封山之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弥山封山三千年,不仅太上看出来了不妙的苗头,其实元始天尊同样也有了不好的预感,可以说这三千年,如没有意外,将是萧阳横扫洪荒的三千年。〔

没有须弥山西方二圣的牵制,不仅西方将毫无疑问的被萧阳占领,就是占领西方后,萧阳再兵东方,那时,又有何人能挡?

三清不能,龙巫联盟也不能,除非龙巫联盟和三清合作才有可能抵挡住萧阳征伐洪荒的步伐。

可元始天尊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就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圣人和龙族还有可能合作,但和巫族那是绝不可能的,因为巫族落到如今的境地,除了妖族的功劳,就是圣人们谋算的了,他们记恨还来不及,如何可能再说什么合作?

如此一想,元始天尊眼神变得更加幽深,暗道:“青阳当年那场幻境难道真的是挑拨离间,让三清矛盾加深,从而顾忌重重,这样他才好有所动作?”

但想罢,元始天尊又摇了摇头,他这些年用玉虚神算反复的算过,确实以后在某个时刻,阐截必将爆争斗,这是毫无疑问的,萧阳的那场幻境未必是十分真实,但仔细想来也有五六分可以相信的地方,如此他也必须对太上通天有所防备,这样说来,他并没有什么错。

可是如今,面对现在的形势,又该如何办呢?三清真的还能够扭转局势吗?对于这点,元始天尊此时有点不确定了。

……

不仅太上元始感觉到了洪荒的形势突变,东海的龙族和东海岸的巫族同样也浑身凛然,他们明白须弥山之后,或许下一个就是他们了,所以地府和水晶宫两处紧急集合,正商量着对策。

水晶宫。

祖龙依旧高高在上,但一直狂傲的他此时不断的抚须,看着安静的龙族长老,还有四海龙王,八位龙子,他暗自叹息一声,说道:“如今妖族眼看就要占领西方,下一步说不定就要攻伐东方,甚至可能直指东海,毕竟我们和青阳的仇怨可不少,如此面对将要来袭的强敌,你们可有好的对策?”

他这一问,却是让本来就安静的大殿显得更加安静,所有人都垂头不语,没有人来回答祖龙。

就是一直主战的东海龙王如今见须弥山的准提接引都被萧阳逼得封山,他的报仇雪恨的心思都有了一些动摇,毕竟面对的仇人太强大了,他如同蝼蚁一般,谈何报仇雪恨?想一想自己都觉得有点自不量力了,这让他心里感到苦涩难言,无力至极。

看他们如此情状,不一言,祖龙就知道没有任何对策了,其实不说他们,就是他自己,此时也没有任何对策,只能等着萧阳打上门来,他们被动应战罢了。

所以祖龙摆手挥退了这大殿众人,一个人独自待着,神情凝重,他不甘心亿万年后强大起来的龙族还要被逼的隐退四海,甚至四海都容不下。

但他更不甘心的是,让当年他戏耍的一个毛头小子被逼的无路可走,甚至有可能会毁掉亿万年来休养生息的龙族,重新又显颓势。

他的不甘心让他心里充满了暴戾和阴暗,最后他眼神一定,暗道:“若是无法,我也只能如此了,巫族却是顾不得了。”

与此同时,地府里,后土和刑天相柳九凤等人听闻须弥山封山三千年后,也是相对无言,久久不语。

他们刚和龙族结盟,刚搬来东海岸不久,没想到萧阳就动手了,而且第一个目标就是西方,逼得西方二圣直接封山了,这样一来,还有谁能够抵挡住萧阳了?

后土蹙着蛾眉,感觉到事情的棘手,但她如同祖龙一般,毫无办法,同样只能等着萧阳的下一步行动,更是只能长叹道:“事到如今,我等只能尽力而为了,且再看看吧。”

刑天相柳九凤等大巫听了轻声应了,随即默然不语,他们此时心情有点复杂,不知该如何说是好。

眼看着老对头妖族在洪荒又重新崛起,再次踏入征伐洪荒的争斗中,甚至有可能真的再次成为洪荒霸主,而他们却只能躲在这阴暗的地府里,谋划着为巫族在复杂的洪荒形势中找到一个缝隙生存。

这样的对比,叫刑天相柳九凤等大巫心情如何能够不复杂?

甚至他们都有点泄气,对巫族充满不确定的将来,他们突然看不到希望和光亮,他们不知道巫族的将来在哪里。

但他们可以泄气,可以灰心丧气,后土这唯一活下来的祖巫却不能,她不仅要为巫族谋划出一片生存的天地,更要振兴巫族。

所以见刑天相柳九凤等人如此情状,后土强打精神激励道:“你等不用沮丧,我相信,将来总有一天,我们巫族必将重新威临洪荒大地,因为盘古父神终是庇护着我们的。”

一听盘古之名,众大巫立刻面色肃穆,将之前的泄气消极转眼间就丢掉了,他们的信仰是盘古,是十二祖巫,为了信仰,性命也不可惜,哪里还顾得上刚刚的消极情绪,顿时他们眼神坚定,齐声道:“盘古父神在上,巫族必将重回洪荒大地。”

声音洪亮至极,响彻地府,看着重新燃起斗志的刑天等人,后土表面威严肃穆,心里却是暗自担忧着,心道:“如今,也没其他办法了,且让族人警惕起来,这是最关键的时刻到了,决不能就这样轻易的退回地府。”

……

但元始天尊也好,祖龙后土也罢,还有那通天西王母镇元子等人,不管他们如何想,此时的须弥山在准提接引宣告封山三千年之后,一阵摇动,然后被一层看似薄却又神圣不可侵犯的光幕笼罩。

这显然是准提接引为护佑须弥山的手段了,他们还是防备着萧阳,生怕萧阳一个不快,就毁了须弥山,让西方变成荒芜之地,所以他们回到大雄宝殿,就立刻启动了防御。

“嘿!”白虎看着那光幕,笑道:“我却是不知准提接引居然在我的眼皮底下对须弥山做了手脚了,啧啧,真是平时看他们悠哉游哉的在山上不做事,却没想到暗地里他们做的事情居然比谁都多,隐藏的够深啊。”

这是自然,准提接引要是隐藏的不深,光明正大的展西方教,萧阳开始时如何会忽略了他们,错误的估算西方教的势力?

再说,西方教明显是被众圣排斥的,众圣兽也对此颇为警惕,他们的壮大只能在暗地里,不然,要是西方教一旦展到截教那般,定是会被所有人围剿,那时准提接引就真的哭都哭不出来了。

萧阳正这样想着,凤祖女娲扶桑等人见事情已完,他们留下来也无事,就一一向萧阳告辞了,最后只剩下妖族之人,萧阳和白虎了。

白虎见众人皆离去,萧阳已经开始命令众妖族之人占领西方,他想起了之前虎阳和他商量好的事实,于是他就凑上前来,呵呵笑道:“青阳,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萧阳莫名地看了他一眼,见白虎有些微不好意思,心里念头急转,不知白虎找他何事,当然他也没有过多去猜测,也没有怀疑白虎会反悔什么的,所以他直接问道:“什么事?”(未完待续。)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