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矛盾重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即使后土再怎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事实就是事实,帝俊太一羲和他们好生生地活在她面前就是事实。

这个事实让她只能苦笑道:“原来到最后,死的也只有我那十一位兄弟姐妹了,哈哈哈,身为盘古后裔,在盘古开辟的洪荒天地中,最后却是如此下场,真是偌大的讽刺。”

帝俊太一羲和不言语,他们盯着摇头苦笑的后土,等后土渐渐接受事实,心绪平静了下来,帝俊才开口问道:“你来此,是为了见魔祖?”

“是。”后土毫不犹豫地点头承认,然后她斜视着帝俊太一羲和,见他们一个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不由又自嘲道:“如你们所想,洪荒终是容不下巫族,我也要和你们一般,和魔祖做做交易。”

这点帝俊太一羲和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要不是巫族在洪荒已经走投无路了,恐怕后土也不会来这魔渊求助了,毕竟魔祖罗喉可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

“呵呵。”见帝俊太一羲和不语,后土又笑道:“这一切可都是拜你们金乌一脉所赐呢,当年你们没有把巫族逼得走投无路,而是同归于尽,可没想到,你们的儿子侄子青阳,此时却是做到了。他联合女娲凤祖白虎扶桑,逼得接引准提封山,让三清也都有苦难言,西方亦被他占领了,如今只等在西方扎下根后,恐怕下一步就要攻伐巫族或者龙族吧。”

“我自认为龙族和巫族抵挡不了青阳,再说,龙族亦如凤凰族一般,不可靠,所以为了巫族的生存,我也只能来这魔渊求一求魔祖了,不知你们三人可能为我引荐?”

听着萧阳的功绩,帝俊眼里有着欣慰,羲和则是满脸的骄傲,而太一也是嘴角含笑,然后冲后土诡异地一笑道:“不用你说,虽然被困于魔渊,但我们也是知道如今的洪荒形势的,要是青阳真的领着妖族大军攻伐巫族,恐怕你们已

巫族会撑不下去了吧?”

后土默然不语,只能继续听太一道:“又因之前凤凰族背叛盟约之事,即使你们和龙族结盟了,你也对龙族充满防备和不信任,所以你才来到魔渊这个堕落之地?”

“是。”后土应了,就抿唇不语。

而太一却是哈哈大笑:“哈哈哈,你的到来魔祖早有所料,我也很欢迎你的到来。”

然后他指着那最深处最高大的一座宫殿道:“那里就是魔祖沉眠封印之地,你去吧,”

后土顺着太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里除了一座宫殿的轮廓,全部都是黑色,她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形,不知是否该相信太一的话,毕竟宿敌见面,帝俊太一羲和这次居然没有为难她,还如此轻易地让她进了魔宫,这实在是让他很意外。

但她再扫视了一眼帝俊太一羲和,见他们微笑地看着自己,一副既不催促,也不逼迫的样子,后土虽然还感到疑惑,但她此时已没有过多的选择了。

于是,她抿唇和帝俊太一羲和点了点头,然后径自向那魔宫的深处走去,去见那唯一可能救巫族的魔祖。

等后土一走,面无表情的羲和突然开口说道:“万年了,在这里万年了,却是没想到青阳又走上了我们的那条路,不知是福还是祸。”

帝俊闻言,冷笑道:“羲和,金乌一脉就是为洪荒争霸而出,不然如何是金乌一脉?青阳做的很好,做的比我们当年还好,三清,接引准提哪一个没被他收拾的?哈哈哈,想想我都觉得痛快,痛快极了。”

“可是帝俊你别忘了,兴盛至极之后,我们的下场是如何凄惨?”羲和脸庞扭曲,激烈反驳道:“在这个阴暗的地方,待了万年,以后更不知要待多少个万年,成为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你也希望青阳也如同我们一般吗?最后堕入魔渊?”

说着,羲和抬手抚摸着自己的瘦削脸庞,还有自己的如同鲜血染过的大红唇,再摊手看看自己那惨白惨白的手腕,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自己了,也不再是过去的自己了,她觉得她是一个魔鬼,一个以灵魂,鲜血为食的魔鬼。

所以看着萧阳一步步再沿着他们当年的老路走,她心里充满了担忧,生怕将来萧阳事败,如同他们一般,成为魔渊里的一个不见天日的魔鬼。

但明显帝俊不认同羲和所说的,他冷哼一声,嗤笑道:“羲和,至少我们还活着,活着就有希望回到洪荒的那天,到时,我必将再次威临洪荒,成为真正的洪荒主宰。”

“呵呵,这样还能说活着?”羲和勾唇自嘲道:“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至于你还想着成为洪荒主宰,呵呵,我们都成了被人控制的木偶了,所以那只是你的痴心妄想了,做你的千秋大梦去吧,哼。”

说完,羲和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离开了这里。

“恭送魔后。”黑袍人见状,又忙恭送道。

而帝俊见状,不由气的咬牙切齿,冷笑道:“看来,她是后悔了,后悔当年跟着我一起堕入魔渊,成为现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呵呵,也是,要是她当年留在月宫,恐怕现在已经和嫦羲双双踏入混元了,而不是如此时一般,在这里苟延残喘。”

帝俊一脸嘲讽,嘲讽万年前的羲和的深情,嘲讽羲和此时的背叛和不理解。

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太一见了,也不由摇头道:“你变了,不是羲和变了。”

却没想到,太一这一开口,当即就惹来帝俊的呵斥:“太一,不用你来说我,你也没有资格说我,你自己不也变了?当年那个听话的好二弟如今不也成了一个处处和我作对的魔皇陛下?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成了什么模样?”

闻言,太一还真的一挥衣袖,在虚空中显露出一面黑色水镜,黑色水镜映出他和帝俊的模样,太一指着他们的影像道:“看,大哥,这就是现在的我们了,你依然这样睥睨天下,野心勃勃,而我依然霸道无双,但你不觉得我们不对劲吗?你膨胀的野心已经让你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而我的霸道如今也已成了所谓的嚣张跋扈,容不得别人违背,更容不得他人指手画脚,大哥,变了,都变了,这是如今的我们,可却不是真正的我们,我要去寻找回真正的自己。”

说完,也不等帝俊有何反应,同样的,太一也消失在了原地。

“恭送魔皇陛下。”黑袍人又躬腰齐声道。

但帝俊却是恼羞成怒一般地冷哼一声,看着这亘古黑暗寒冷的魔宫,他嗤笑道:“变了?或许吧,但不是我变了,而是你们变了,你们忘记了来魔渊的初衷,那就是我们要活着,不管如何,也要活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