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羲和造访月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微宫,玲珑的殿室。

接到酆都的求救和禀报后,知道了巫族把轮回关闭了,萧阳即使早有预料,心里的怒气也立刻升腾了起来,再也坐不住了。

于是,他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坐在那儿好一会儿,他在盘算着该如何逼迫巫族重开轮回,并且让金乌们转生。

其实,刚占领了西方,还未稳定地盘,萧阳此时要启动对巫族的作战,时机并不成熟,至少是时机未到。

可是,明显受到妖族占领西方的刺激,东海的龙族和巫族已经做好了作战准备,而三清也在旁边虎视眈眈,萧阳即使想要暂时不起事端,恐怕这些人也不会答应了。

所以,与其被动应战,让敌人在暗中谋算,不如先发制人,光明正大的斗一场,赢了就是他的天下,输了就先退一步再说,哼,反正已经掌控了天庭的他不是输不起。

心里有了决定,萧阳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对一边的玲珑道:“我要对巫族和龙族宣战了,你去信联系你族,让孔宣来一趟紫微宫吧。”

这个消息如此突然,让玲珑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忙问道:“大帝,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如此匆忙的宣战?计蒙等妖圣还在西方镇守未归呢,是否要等他们回来再从长计议?”

“不用了。”萧阳摆手一口拒绝道:“对付巫族,有陆压英招等几个,再加上你兄长孔宣就够了,巫族如今除了一个后土让人忌惮以外,还有何人?”

“可是,可是龙族祖龙还有玄武,他们说不定也会出手,甚至有可能三清也会横插一手,如此可如何是好?”玲珑担忧道。

不用玲珑说,萧阳也想到了这点,他此时就对付龙族和巫族是有点匆忙,有可能让三清在里面浑水摸鱼,也有一点点冒险。

毕竟要是三清真的站在龙族和巫族一边,那他们就是五对六了,将是处于弱势的一方,一不小心有可能全盘皆输。

但是萧阳又想到后土关闭轮回的举动,这个举动不但让自己恼怒,恐怕也会让三清恼怒吧,毕竟轮回关闭,洪荒乱象又起,这是三清最为容不下的。

所以说,三清站在龙族和巫族一边是有可能的,但是可能也不大,恐怕他们也只会借这个机会浑水摸鱼罢了,比如逼迫要挟自己一番,让自己妥协让步,或者谋划后土轮回,将轮回之所控制在他们的手上,这是最大的可能了。

预想了种种将要发生的可能,萧阳觉得这一点点冒险还是值得的,大不了重来。

于是,他勾唇笑道:“玲珑,按我的吩咐去做吧,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战了,这个时代谁输谁赢,就看这次了。”

说完,他就出了玲珑的殿室,前往紫微宫大殿,召集陆压和英招等人,共同商讨讨伐巫族和龙族之战。

而殿室里的玲珑听了萧阳的最后一句话,却是紧皱了眉头,自语道:“这是最后一战了?终于要落幕结束了吗?那这战结束,青阳你要是赢了,凤凰族也算是在洪荒站稳了脚跟吧,那我的牺牲也是值得的了。”

自语完,她就唤了一个和她一起过来的凤凰族的心腹,吩咐了几句,然后说道:“去吧,告诉大哥,大帝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战,必要倾全族之力,取得这场胜利!”

“是,公主。”心腹应了,就匆忙离了紫微宫,往南明火山而去。

……

夜,一座普通的大山上。

一身漆黑宫装的羲和沐浴在月华之下,她不去理会那些此时在山里此起彼伏嚎叫的厉鬼,也不去追究为何洪荒突然涌现这么多的鬼物,只抬头看着天上万古依旧的太阴星。

她自语道:“妹妹,你还好吗?当年我的坚持是不是让你很是失望?”

“唉!是姐姐对不起你,不但浪费了你的苦心,还让你的大道之路成了一条绝路,再也寸进不得。”

“如今,姐姐回来了,姐姐这次没有想着再活下去了,只要了去几个心愿,姐姐就无所谓生死了。”

“妹妹,姐姐来月宫看你了。”

碎碎念完,羲和就直接消失在原地,一股黑色魔烟融入了黑夜中,魔烟直奔向那皎洁的太阴星而去。

太阴星,主殿。

此时嫦羲闭关了,把月宫的事情都交给了月儿处置,如今月儿她正在吩咐着众人如何向人间撒下月华,让众生沐浴在太阴星的恩泽之下。

但是,突然,月儿就停下了讲话,脸上也骤然变色,她猛然从座位上起身,对着大殿外突然出现的那股魔烟大喝道:“谁?何方人士,敢擅自闯我月宫?”

她一声大喝,当即让其他十一位公主和众月宫宫娥一惊,然后她们都一同看向殿外,只见那黑烟慢慢成形,然后成了羲和的模样,来人正是羲和。

羲和没有理会大喝的月儿,她左右看了看那宫殿,说了一句道:“还是老样子,妹妹果然不在这儿。”

然后,她又含笑地一一看了月儿和其他十一位月宫公主,又道:“果然不愧是从我的本源中诞生的月宫精灵,你们做的很好,有你们在,妹妹终于是不寂寞了。”

说完,她再次向月儿点点头,完全忽略了月儿等人眼中的警惕和不善,然后她闭眼感应了一下嫦羲的存在,又摇头失笑道:“妹妹果然在闭关啊,她明知自己已经无法寸进了,还闭关做什么,难道这就是万古以来的习惯嘛,改不掉了?”

自语完,羲和就又直接在月儿等人的面前化作一股魔烟消失,向嫦羲闭关的所在而去。

见羲和走了,此时月儿才略微放下了些警惕,但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松开,她疑惑自语道:“这人到底是谁?怎么如此诡异?说的话也是如此莫名其妙,她口中的老样子,妹妹,从她的本源中诞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个个疑问在月儿心里冒出,但不等她多思考,此时突然一个姐妹惊慌地提醒道:“啊,刚刚那人去的方向正是宫主闭关的方向,她不会打扰宫主闭关吧?”

这话顿时让疑惑中的月儿顾不得心里的疑惑,也顾不得没有处理完的事情,立刻道:“走,与我一起快去宫主那儿。”

然后,众人出了主殿,一起往嫦羲闭关所在前来。

走到半道上,月儿越想越不对,对那个诡异的女人越想越觉得心惊胆战了,只觉得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高深莫测,所以她不由又停下来,沉默半晌,招来一宫娥道:“你去紫微宫传消息,告诉父亲月宫出事了,让父亲无论如何来月宫一趟,恐怕这来人不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说完,打发走了宫娥,然后月儿就神情严肃地继续领着众姐妹和众宫娥,向嫦羲闭关的地方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