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野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微宫,大殿。

萧阳召集了陆压英招以及各大族族长,直接说了要立刻发兵讨伐巫族的决定,最后问道:“你们觉得如何?”

其实,这最后一问,萧阳不过是问一问罢了,他早已经打算发兵了,并不会听取任何反对他的意见。

对于这点,在座的众人都非常明白,明白萧阳的强势和自负,所以除了计蒙和陆压之外,一般都没有人会反对萧阳的决定,此时也不例外,即使在座众人都觉得这时时机未到,但他们依旧是一言不发,都沉默地接受了萧阳的决定。

萧阳满意地点了点头,正要含笑吩咐下去,整肃兵马,择日发兵,却没想到这时陆压踌躇地疑惑道:“大哥,虽然我也恨不得灭了巫族这宿敌,但是大哥这么匆忙的和巫族宣战,是不是有点不妥当啊?”

闻言,萧阳瞥了一眼陆压,又扫了一眼在坐众人,见不少的人都露出赞同之色,显然他们也都如同陆压一般,认为此时和巫族开战,还不是好时机。

可是,萧阳已经有了决定,如何会轻易改变?

所以,萧阳呵呵笑道:“你们可知轮回之所已闭,洪荒突然出现了无数厉鬼,祸乱天下?”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轮回之所刚关闭不久,众人都没得到消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众人有些发愣,随即又疑惑,轮回之所关闭又能如何?厉鬼祸乱洪荒又如何?这都不能成为萧阳要立刻发兵讨伐巫族的理由啊。

难道萧阳突然有了慈悲心,想要救洪荒亿万生灵于水火,想要重开轮回,给亿万生灵一线生机?

呵,别开玩笑了,在坐众人都知道上面坐着的可不是什么善人,他的心狠手辣,众人皆知,在他手上死的人不知有多少,那被他间接弄死的,遭了池鱼之殃而死的普通生灵更是难以计数,这样一个人,你还想着他有什么一颗善心?那真是脑子不清楚了,或者吃错药了。

那为什么萧阳要此时立刻讨伐巫族呢?明明再有个几百年的休养生息后,再发兵不是最好吗?他们能想到的,这位城府极深的主也能想到,那他为何就如此迫不及待呢?

众人心里一阵思虑,但他们的疑惑萧阳都不准备解答,他也不管众人心里的思虑如何,只是继续吩咐道:“你们去准备吧,为了洪荒生灵,轮回之所不得关闭,再说,或许哪天说不定我们也需要轮回之所呢?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一凛,他们各自眼神交流一番,却是认为他们明白了萧阳此次讨伐巫族的意图了,那就是直指轮回了。

轮回是六圣都垂涎的地方,也难怪萧阳会如此迫不及待的要发兵讨伐巫族了。

他们自以为想通了萧阳的目的,对于萧阳的吩咐也不敢违抗,他们只得起身各自应下了。

可是,陆压依旧不解,他张口还想说些什么,萧阳却已经挥手遣散众人,让众人回去备战,然后再给了陆压一个眼神,让陆压待会儿留下来。

陆压见状,只得把到口边的话咽了下去,等众人都恭敬地离开了大殿后,他才开口问道:“大哥,你为何如此急着收拾巫族了?西方刚打下来,妖族在西方还未稳固下来,你如此不太妥当吧?”

萧阳没有立刻回答陆压,而是沉默半晌,他才叹了一口气,满脸怀念道:“小十,你还记得老二老三他们吗?”

陆压闻言一愣,不知萧阳突然提起已经死去多少年的兄弟们干什么。

“我当然记得,但是大哥,是,是巫族追杀我们,是后羿射杀八位哥哥,可是你也不能在此时冲动的向巫族宣战啊,那样很容易让我们功亏一篑,前功尽弃的,大哥!”陆压依旧劝道。

听了,萧阳却是乐了,以前总是他劝陆压不要冲动行事,却没想到今日到了陆压来劝他了,这点真的让他感到有趣。

他看着经过征战洗礼的陆压,已经不再是以前压抑不得志的陆压,那以前脸上的抑郁阴鸷消失了,只留下了那自信和金乌一脉独有的霸道。

萧阳突然有些感慨,随着时间的变化,随着一件件事情的发生,人都会变的。

比如:他从刚来到洪荒的胆战心惊到如今的狠辣无情;陆压从以前的无忧无虑的妖族太子变成阴鸷的失意太子,又成了如今霸道的征伐者;还有那玄女,从开始的俏皮到如今的杀伐果断,眉目锋利等等,这一切都在告诉萧阳,世界在变,人也在变。

看着颇具风采的陆压,萧阳是感到欣慰的,至少他对得起羲和最后的交待了,他能够照顾好陆压。

想罢,怔愣了好半晌,他才慢悠悠地对陆压说道:“你既然记得死去的八位兄弟,那你可记得当年在出汤谷之前,诸位兄弟留下的残魂裂魄,嗯?”

陆压闻言愣了一下,他还是真的忘了这件事情了,如今听萧阳提起,再想起轮回一闭,萧阳就要对巫族动手,陆压顿时恍然。

他脱口而出道:“难道大哥你想要八位哥哥投入轮回转生?”

“嗯。”萧阳点了点头,苦笑道:“我出关之后,就早已在暗中谋划此事了,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而如今,他们巫族把轮回都关闭了,如此,转生成为不可能,再说,我也不耐烦再等下去了,所以我准备一举将巫族灭了,开启轮回之所后,再让兄弟们转生,你觉得如何,陆压?”

陆压闻言默然,要说要灭巫族,让八位金乌转生,他当然举双手赞同,但要是因此让好不容易再次兴盛起来的妖族伤筋动骨,这可就不划算了。

所以陆压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大哥,你有几分把握灭了巫族?毕竟后土和巫族盟友,龙族,都不是好惹的。”

萧阳讶异地看了陆压一眼,他没想到陆压是如此的反应,当年为了救陆压,他们九人可是先后慨然赴死的,如今陆压却是在复活其他八位兄弟的事情中迟疑了,这让萧阳有点不敢置信。

同时,他再次认真的打量了一番陆压,他又发现,陆压除了没了之前的阴鸷抑郁,添了些许霸道自信之外,还有那极力掩藏却又露出了些许的野心。

萧阳此时突然觉得可笑,他刚刚还对陆压的改变感到满意欣慰,如今却觉得有些微心冷。

野心,这就是金乌一脉的特点吗?

他有,陆压如今也有,那他的野心是成为洪荒的主宰,陆压的野心又是什么呢?

萧阳不敢多想,他突然觉得疲惫,也不愿再和陆压说什么,于是就挥手道:“你去吧,此事我已经决定了,不管我有几分把握,我都准备一搏。”

“可是,大哥”

陆压还想说什么,但萧阳闭着双眼,看也不看他,明显不想再听,陆压无法,只得施礼道:“那大哥,小十告退了。”

说完,抬头看萧阳依然没有什么动作,陆压无奈,退出了大殿。

等陆压一走,萧阳立刻睁开了眼,他茫然地看着这紫微宫大殿,苦笑道:“野心?要是真的到了那一天,或者陆压背叛了我,我该如何,兄弟相残?”

没有人给萧阳一个答案,他呆呆地胡思乱想着,最后长叹道:“如此,小十,你若是真的如此,那也别怪我心狠,只能把你镇压于太阳宫中了。”

说完,他眼神再次坚定了起来,心中帝王的寂寞和孤独让他苦涩,但他依旧要在这条路上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踏着无数人的尸骨走下去,即使那些尸骨里面有可能是他的朋友,恋人甚至是兄弟。

再次坚定了以后的道路,萧阳没有再陷入心灰意冷中,他的情绪迅速的调整好,然后就暗自盘算这次的大战,考虑着会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

却在这时,殿外守候的六耳进来禀报道:“大帝,外面月宫来人了,说有要紧事要禀报。”(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