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劝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眨眼间万年过去了,他曾经万分自责过,自责自己的无能,面对那些强大的逼迫者,无法救下自己的兄弟们和父母。

也曾经绝望痛苦过,当他一次次的试图复活他们,遭遇的却是一次次失败,那种绝望和不甘,到如今,萧阳依然记忆犹新。

幸好,他们还活着,而且现在羲和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他此刻在心里发誓:“决不能,决不能再让上古之事重演,决不能让自己再如上古那样无能为力。”

“青阳。”羲和起身来到萧阳面前,惨白的手抚摸着萧阳英俊威严的脸颊,笑道:“你终于是成长起来了,母后很高兴。”

萧阳抬手按住那在脸颊上抚摸的惨白的手,直直地看着羲和道:“青阳有今日,全是托母后之福。”

这话让萧阳感到疑惑,他以为帝俊太一羲和他们会以他如今的成就而骄傲,没想到羲和现在却是说“如今的自己不是她想要看到的”,这是什么意思?

于是萧阳不解笑道:“母后怎么如此说?难道孩儿做错了什么?”

“没有,你没有做错什么。”羲和摇头道。

“那母后这又是为何?”萧阳追问道。

羲和面露无奈,转身看着萧阳,苦笑道:“我从不希望你成为如今的威压洪荒的紫微大帝,也不奢望你能够复仇,只是想你逍遥自在的在洪荒修道,不掺和这些危险的大劫中,可是,可是事与愿违,青阳,你和母后希望的完全背道而驰。”

闻言萧阳默然,他能够理解羲和希望自己安全无忧的生活,不在危险边缘中挣扎的想法,可是他做不到。

不管是巫妖终战后,那些寻仇的仇家,还是悬在头顶上,不知什么时候就判自己死刑的鸿钧老祖和六圣,这些人他无法忽略,他的安全没有保障,更谈不上什么逍遥自在了。

所以,他无力时选择了忍耐,选择了闭关万年,但等他一切筹备好后,他就会不择手段去完成自己的目的,他要让一切都无法再成为他的阻碍,更要让任何人都无法威胁他的基本安全保障。

于是,出关后的他,变的狠辣,变的奸诈,只是为了踏出自己的一条出路。

如今,听闻自己的努力不是羲和想要看到的,萧阳只觉得可笑,也只能沉默以对。

羲和好似早已料到了萧阳的反应,并不怎么在意,又继续说道:“青阳,母后如此说可能会让你觉得伤心,可是母后是为了你好,母后希望你能够好好地活着,而不是卷入无尽的是非之中,最后落到母后这样的下场。”

萧阳抿了抿唇,好半晌才道:“那母后觉得我该如何做?”

羲和斩钉截铁道:“立刻停止征伐洪荒,只留下自保的力量,旁观洪荒风云,以后绝不轻易插手其中,青阳,这些就是母后希望你能做的,你能做到吗?”。

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对于如今不是只求自保而是野心勃勃的萧阳来说,羲和所说的,萧阳是不可能应下的。

当然,萧阳也不会生硬地拒绝羲和,而是笑着转换话题道:“母后,我们刚见面,何必就立刻谈这些沉重的话题?我们还是说点别的吧,嗯,母后,您既然出来了,那父皇叔父呢?他们怎么样了?”

羲和是最不想在萧阳和陆压面前提起帝俊太一的,毕竟在魔渊,她和他们可是相处的不怎么愉快,萧阳和陆压问起来,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照实说呢,还是编造谎言?

所以此时萧阳问起帝俊太一,羲和如同刚刚的萧阳一般,也在逃避岔话,她坚持地追问道:“青阳,你别岔话,告诉我,你做不做的到?答应我,别在趟洪荒这摊浑水了,啊?”

看着异常坚持的羲和,萧阳皱起了眉头,刚刚相见的喜悦不由就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不快地盯着羲和道:“母后,我们别说这些好吗?我的事情我自有主张,母后您别插手好吗?”。

“是啊,姐姐,你刚和青阳见面,何必如此呢?”这时,旁边的嫦羲也插话道:“而且要是你真的觉得青阳哪里做的不妥当,你以后指正就是了,大可不必如此了。”

可是,羲和知道自己留在洪荒的时间并不多了,她几个心愿之一就是劝说萧阳退出争霸舞台,不然,她如何愿意刚和萧阳见面,就如此疾言厉色?

所以羲和没有理会劝解的嫦羲,也不顾萧阳一而再再而三的转移话题,她依旧直直地和萧阳对视,神情严峻道:“答应我,青阳,带着陆压退出这场充满阴谋诡计又肮脏的洪荒争霸,好吗?”。

然而,回应羲和的是萧阳的沉默,他显然是以沉默的方式告诉羲和,这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哈哈,好!青阳,你知不知道你走的是一条什么路?”羲和见动之以情劝不动萧阳,只能换一种威吓的方式,她激动地喝道:“青阳,那是一条绝路,一条走不通的路,如此你还要走下去吗?”。

但是,听羲和如此的威吓之说,嫦羲都露出了惊容,可是萧阳依然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好似他早已知道他所走的路是一条什么路,不需要羲和的提醒。

“母后,您歇着吧,孩儿先告退了,过两天孩儿再来月宫拜见母后。”萧阳转身就要走,突然他又顿了顿,又道:“下次来,我会带陆压一起来的,我想母后见到了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说完,萧阳头也不回的想要离开密室,这时羲和叫住他道:“站住,青阳。”

萧阳顿了顿,想要再迈出的脚步收了回来,沉默地等待着羲和的话。

羲和闭眼平复下自己起伏的情绪,这才道:“青阳,你真的要等落到母后这样的下场,才知道回头吗?那我告诉你,到时候就晚了,晚了!”

萧阳本不想说什么,但他还是忍不住的苦笑道:“母后,青阳已经无法回头了,也回不了头了,您别劝了。”

然后,就在羲和嫦羲的目光下,萧阳踏出了密室。(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