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愁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在萧阳踏出密室之时,羲和也有了一瞬间的悔意,她认为自己可能是操之过急了,她不应该一见面就劝说的,而是应该一点一点影响萧阳,让萧阳放弃争霸的心思。

可是,羲和再想想自己已经所剩不多的时间,只等魔祖有了吩咐下来,她不按照吩咐去做,就立刻会让魔祖察觉到她的反常和背叛,那时就是她魂飞魄散之日了。

想到这里,羲和又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她暗道:“时间不多了,我必须要尽快让青阳和陆压脱离洪荒这个漩涡,不然,迟早有一天,他们的下场也将如同我一般了。”

可是嫦羲却是不了解内情的,她对于刚刚羲和对待萧阳的态度也是很意外的,她不喜萧阳就算了,怎么以前颇为维护萧阳的羲和也一见面就如此?

在萧阳离开后,感到讶异嫦羲沉默半晌,才开口问道:“姐姐,你为什么如此?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有为何说青阳所走的路是一条不归路,绝路?”

羲和苦笑摇头不答,她道:“我不想说,嫦羲,你记住,要是我真的有什么意外,你一定要阻止青阳继续走这条不归路。”

“姐姐,你告诉我原因啊,什么叫你出了意外?你为什么会出意外?难道是因为魔祖?”嫦羲不解的急忙追问道。

但显然,羲和是不会说的,她只摇头不言,让嫦羲空自一人在那里着急。

而与此同时,萧阳刚踏出密室,烦闷地在月宫随意走着,却见月儿等姐妹正飘然往嫦羲那里赶去。

月儿等人也看到了随意散步的萧阳,于是一行人落了下来,对萧阳施礼道:“父亲。”

“嗯。”萧阳肃脸点了点头,让月儿等人起身,问月儿道:“你们这是去嫦羲姨母那儿?”

“是。”月儿小心回道:“父亲,月儿恐怕知道来人是谁了,刚刚月儿无礼,正要带着众姐妹前去请罪呢。”

闻言,萧阳眼神一凝,他仔细认真地打量了一番月儿,见她眼神清明透彻,一副清丽脱俗的模样,在他的目光逼视下,虽然有些微紧张,但并不失态,依然镇定自若。

然后,他沉声道:“月儿,你知道就罢了,但是万万不可让他人知道,否则别怪我无情,知道了吗,月儿?”

羲和和魔狐夕瑶一般,已成为魔族,在如今魔族人人喊打的洪荒时代,魔族只能苟且存在,绝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对于这点,萧阳无比清楚,所以这才严肃地如此警告月儿。

月儿虽不知原因,但她在萧阳的目光逼视下,连忙应道:“是,月儿知道了,请父亲放心,月儿绝不会透露一丝半点。”

“嗯。”萧阳点了点头,又扫了其他公主一眼,同样警告道:“你们也是如此,莫要胡言乱语,否则别怪父亲我不讲情面。”

众女凛然,慌忙应是,畏惧不已。

然后萧阳再次看了一眼,就没再多说什么,摇了摇头,这就迈步走开了,徒留下惊惧的众位公主。

她们面面相觑,对于今日反常的萧阳感到颇为陌生,又只敢在心里抱怨,却是不敢说什么。

月儿甚至在萧阳走后,还重复地警告道:“记住了,姐妹们,别泄露今日的任何事情,不然,父亲不会饶了我们的,宫主也不会饶了我们的,到时只有死路一条,谁也救不了我们,明白吗?”

月儿的神情极为凝重,不似玩笑,当即就威吓到众女了,一个个轻声应了,表示不会透露一言半语。

然后,月儿这才带着众女继续往嫦羲这里来,前来拜见羲和并且赔罪,而萧阳依旧在漫无目的的散步。

踏着那白玉砌的石板,萧阳走在长长的宫殿的走廊上,他低头又抬头,低头又抬头,然后突然就长叹了一口气,那紧皱的眉头表明着此时他的抑郁寡欢。

他的抑郁寡欢不是别人造成的,如今也没有几个人能够让他抑郁寡欢,可是现在,却是两个他的至亲之人让他无法展开笑颜。

他皱眉想着刚刚羲和对他做的一切的否定,以及激烈甚至恐吓地劝他放弃,他觉得郁闷,那种见到羲和的喜悦都减了大半。

然后,还有那陆压不经意间露出的野心,同样让萧阳皱眉,他不知道在何时陆压有了那样异样的心思,他怕这个唯一剩下的亲兄弟以后也会和他翻脸无情。

脑海里一时是羲和,一时是陆压,萧阳拿他们无法,只能摇头一叹,苦笑道:“如之奈何?”

可是这时,不知是哪个不知死活的,见到苦闷的萧阳还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声:“哈哈哈哈!”

萧阳皱眉顺着笑声看过去,缺见一壮汉正在那边砍月桂树,不远处还有一只卧着的白狐狸。壮汉砍一下月桂,然后那月桂树的冰刃一般的叶子刷的一下落了下来,一道道冰刃割在壮汉身上,立时壮汉就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不远处的白狐狸这时就会心疼地看着壮汉,恨不得以身相替。

想来壮汉这下肯定是痛苦极了,但是壮汉却不见任何痛苦表情,也不曾发出任何呻吟的声音,他甚至在哈哈大笑,看着苦闷的萧阳高兴地大笑。

但是萧阳看到大笑的壮汉和那只白狐狸却是笑不出来了,他皱眉道:“后羿,你幸灾乐祸什么?在这里受苦万余年,甚至永生永世你都将在这里受苦,也亏你笑的出来。”

挥斧砍月桂的后羿闻言,“啪”的一声,将刚刚愈合的月桂又给砍断了,然后不理会直直落下在身上刀割的冰刃,他高兴地回道:“看见你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妖族大太子,如今威压洪荒的紫微大帝不高兴,我就很高兴,我就能笑出来,你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后羿猖狂的笑声,让萧阳目光瞬间冷了下来,他飘身来到后羿面前,还不等他说什么,做什么,此时那白狐狸好像误解了什么,以为他要对付折磨后羿,不由的白狐狸就凑过来对着萧阳叫嚷几声,眼中满是哀求。

同样,身在广寒宫中,并且一直看着这边的嫦娥见萧阳来到后羿身边,她也坐不住了,立刻飞身来到萧阳面前,跪下求道:“大帝,求您放过后羿吧,他如今在这儿已经受刑万余年了,也将一直在此受苦,大帝您还想怎样?”

萧阳看了看跪在面前凄苦的嫦娥,又转头看了一眼那后腿此时也跪地求饶,双眼哀求的白狐狸,他冷哼了一声,轻蔑地瞥了一眼后羿道:“后羿,我也不与你计较,且看你****在此受着刑罚,看你能够笑到几时。”

说完,萧阳就甩袖要走,但迈出的脚步又顿了顿,然后他背对着后羿道:“巫族快要不存在了,到时,你可能笑的出来?”

说完,萧阳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而闻言的后羿却是真的笑不出来了,他呆愣住了,好一会儿,等萧阳离开许久后,他才发怒大嚷道:“青阳,有本事你找我算账,是我射杀了那些该死的杂毛鸟,你找我的族人麻烦干什么?青阳!”

但显然,萧阳已经走远了,莫说他听不见后羿的怒吼,就是听的见,也只会轻轻一笑,不置可否。(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