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皇已定,天条又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女娲打脸太狠,昊天面上挂不住,却只能自个儿勉强笑着应付场面,其实心里早已愤恨难当,那隐藏在袖袍中的双手紧握,青筋暴起。

但是,不仅女娲如此对待昊天和瑶池,让昊天想要吐血的是,接下来陆续而来的通天教主,元始天尊和太上圣人态度如出一辙,尽皆如此,对他们二人爱搭不理。

这下子,不仅昊天和瑶池感到愤怒不已,就是一边坐着的瑶姬都为兄长昊天感到不愤了,她担忧地看着昊天,生怕昊天做出什么冲动过激的反应。

也幸好,昊天别的优点说不上,就是隐忍这项却是尤为拔萃出众,他深呼吸一口气,这才压下心里涌上来的怒气,脸上笑呵呵的对三清和女娲道:“诸位圣人,以及诸位道友能来赴蟠桃会,昊天深表荣幸,在此昊天饮下这盏酒以示谢意。”

说完,昊天就一扬脖子,二话不说的喝干盏中之酒。

其他人还附和的喝了一口,萧阳,伏羲等人也礼貌性的端起了酒盏,可是三清女娲犹如没听见一般,一个个老神在在的坐在那儿动也不动。

昊天瞟了他们一眼,心里的怒气又翻涌了起来,可他还是闭上了眼,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告诉自己:“待会儿,待会儿,有你们的好看,哼。”

其实,三清和女娲这样对待昊天和瑶池,显然是瞧不上昊天的,即使昊天如今身为天帝,但在他们几人眼里,昊天和瑶池还是当年在紫霄宫开门关门的童子,这样两个童子,有何值得重视之处?

可是英雄不问出处,童子出身难道就不能成就一番大业?昊天终是不服的,见三清和女娲这样屡次在众人面前忽视自己,他的傲气也上来了,也不再理会三清和女娲,自顾自的说起了蟠桃会的开场白。

“今日为庆洪荒安宁祥和,朕与金母特意设此蟠桃会,与诸位道友一聚,诸位道友,请。”

简短不啰嗦,就这样蟠桃会拉开了序幕。

但是,昊天发话还不成,众人依旧不敢动弹,不敢随意说话,显然他们都在等待三清和女娲的旨意。

昊天又是勉强一笑,也不得不抬头看向三清和女娲,说道:“诸位圣人,这蟠桃是金母苦心栽种,耗费心力,请诸位圣人品尝。”

三清和女娲依然动也不动,不理会昊天,女娲更是对着三清点了点头,然后扫视全场,神情微肃地说道:“在蟠桃会开宴之前,女娲和三位师兄要对各位宣布一件事情。”

闻言,在场所有人皆起身恭敬道:“谨听圣人御旨。”

女娲点了点头又道:“众人皆知,人族乃是道祖和杨眉老祖钦定的种族,众人皆应顺天而行,不可违逆。”

“是,谨遵教诲。”

众人又恭敬应,至于是真的如此认为,还是假的,那就不知道了。

“所以为了发展人族,我与三位师兄商议,将要在人族中推举出三皇五帝,让人族真正的强大起来,成为洪荒一强族,而这第一位人皇,则将由我兄长伏羲托生人族,不知你等可有意见?”女娲面无表情,满身威仪道。

这何需多问?众人腹诽,明摆着你们都商议好了,他们这些人哪里还能够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即使有意见也不敢说啊。

见众人默然,女娲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如此甚好,诸位可要记住今日之事,莫要阻碍人族发展,莫要阻碍三皇五帝的归位,不然,那就是逆天而行,到时莫怪我和三位师兄不曾提醒尔等,你等如今可明白?”

女娲说这么多,不过是为了伏羲开路罢了,告知他人不要捣乱,否则必定没有好果子吃。

众人也很是识趣,听女娲如此威吓,又见三清皆点头赞同,他们自然也不会吃了没事与几位圣人对着干,自是齐声应了。

可是萧阳却是眸中精光一闪,他却是想到了那在东海见到的蚩尤,或许他的谋划就是女娲口中的逆天而行了。

当然,他不会阻拦伏羲成就人皇之位,与女娲伏羲也不会有什么冲突,只不过他要推那蚩尤一把,让蚩尤去争一争人皇之位,看看逆天而行那又能如何?

萧阳脑海里闪过这样的想法,又微微笑了笑,暗道:“恐怕到时会很热闹吧。”

女娲可是不知萧阳如何想的,她见众人皆是应了,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如此甚好,如此洪荒才能继续安宁下去,诸位也能潜心修道,诸位说是与不是?”

“是,娘娘说的是。”

然后,女娲象征性地拿起一蟠桃,开口道:“那开宴吧。”

这时,众人就要习惯性地应声,却不想昊天此时居然阻止道:“且慢!”

“嗯?”女娲有些微恼怒,斜视昊天道:“不知天帝还有何要事要说?”

昊天呵呵笑了几声,对于女娲的恼怒置之不理,略施法力,让几十份拟好的天条御旨漂浮在诸圣,萧阳,西王母,镇元子,孔宣等人的面前,然后说道:“正所谓太平盛世有太平盛世的治理之法,动荡时有动荡时的规矩,如今洪荒安宁,为了使这份安宁延续下去,朕殚精竭虑,才拟出这份天条,约束那些肆意之人,今日且给诸位圣人和诸位道友看一看,若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诸位圣人和诸位道友自可提出,我等再商议,不知诸位觉得如何?”

如何?也亏现在三清女娲在此,不然昊天要是直接这样甩出一份天条给西王母或者镇元子等大能,就要求人家遵守,恐怕第一个反应,人家就甩手不干,懒得理你。

说的也是,人家自由逍遥仙不当,为何还要守你什么破天条?这岂不是往自己身上加锁链吗?哪有那样傻的人?

这样傻的人当然是没有的,但是那些定规矩的上位者就不同了,比如三清和女娲,听说这份天条是用来约束众人的,他们当即就有了兴趣,只迟疑了一下就拿起面前的天条御旨看了起来。

而西王母镇元子以及众多散修见状,即使不爽,见到三清和女娲的态度,也不敢发作,只得也皱着眉头看了起来。

萧阳一听说天条,就神情怪异了起来,他对天条唯一深刻而且熟知的就是那一条关于恋爱的。

什么仙凡不能通婚,人妖不能相恋,人鬼亦是殊途,还有什么仙魔虐恋,简直是萧阳想要不深刻都不行啊,毕竟这条关于恋爱的天条简直弄的人神共愤啊,以至于引申出多少神话故事啊。

就比如:杨戬劈桃山救母,七仙女下凡嫁董勇,织女牛郎七夕相会,沉香救母等等,全是昊天家的破事儿。

这样一想,萧阳也来了兴趣,也翻开天条来看,他还是专门去找那一条关于恋爱的天条。(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