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始即终的蟠桃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面对杀气腾腾的萧阳,还有已经拔剑,怒视他的通天教主,昊天瞟了一眼太上元始,只见太上依旧老神在在的,元始天尊即使皱眉不满,也不曾多说什么,这样的反应让昊天明白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本来他是想在蟠桃宴上借助太上元始和接引准提四大圣人之力压制女娲通天和萧阳,算计截教和妖族一次。

却没想到,准提接引面都没露,而这太上元始现在看似也不愿掺和了,这样下去,要他昊天一个人面对萧阳和通天,那开什么玩笑?他昊天如何愿意?

所以昊天此时心里念头急转,然后他呵呵笑道:“正如太上圣人所言,若是通天圣人和紫薇皇弟觉得这份天条有问题,那大可提出来,何必如此动怒呢?”

昊天这软话一出,通天就冷哼一声,斜斜地瞥了昊天一眼,然后起身,甩袖道:“既然人皇之位已经定下,来此也特意告知各位道友了,那这蟠桃会的蟠桃不吃也罢,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通天和镇元子西王母等有些交情的人点了点头,就招呼着截教弟子呼啦啦离开了瑶池,连太上元始这次他都懒得理会。

元始瞪了通天和那些密密麻麻前来与会的截教弟子一眼,怒哼一声,想要说什么,又因外人在场,终是没有说出太过难听的话,只是道:“通天师弟太过了,连欺师灭祖的话都说的出来,还有他那些弟子,一个个戾气深重,不知有多少生灵死于他们之手,正该用雷霆之罚惩治,给他们一个教训。”

闻言,太上摇头不接话,这时,萧阳却笑着接道:“天尊此话差矣,若如天尊所说,杀害生灵太多,就是罪孽深重,需用雷霆罚之,那不知天尊手中有多少生灵的鲜血,嗯?”

元始天尊一怔,对于萧阳的接话他措手不及,对于萧阳的反问,他更是不知如何反驳。

的确,像他们这些上位之人,哪一个不是在尸山血海中淌过来才活到现在的?哪一个手中不是有着亿万生灵的命?难道还要他们定天条用雷罚责罚他们自己吗?这真是殊为可笑。

见元始天尊不答,萧阳盯着他又道:“若是昊天天帝定下这天条,想来天尊手中生灵的鲜血不会比本帝少吧?既然如此,那第一个雷罚的就是罚诸位圣人,以及昊天天帝和瑶池金母了,当然还有本帝。”

说着,他又顿了顿,扫视着老神在在的太上和面无表情的元始天尊,再转头盯着昊天道:“昊天天帝若是以身作则,也愿遵守天条,受那雷罚之苦,本帝就应下这天条,那又如何?”

萧阳话语中咄咄逼人,让昊天脸上再也无丝毫笑意,如今的状况已经超出他所料了,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当然,无论如何,昊天也不会应下萧阳所说的,用雷霆惩罚自己的事情,即使他非常想要定下这天条,算计妖族和截教,那也不能应下。

所以,昊天此时只能沉默以对,不发一言。

“呵!”萧阳见昊天保持缄默,不由摇头笑了一声,道:“原来各位定的天条各位自己都不愿遵守,那何必定这所谓的天条呢?这岂不是愚弄奴役洪荒无数生灵?甚至是在场的各位道友?”

萧阳赤裸裸地把昊天和诸圣的意图点了出来,将他们的本来面目几乎都暴露无遗了,萧阳说的没错,这天条约束的只是这些不能定天条的人,而不是太上昊天他们。

当然,这个道理在场所有人都懂,都非常明白,可是都畏惧于诸圣以及昊天,不敢明说罢了,只能在人家的约束中苟且偷生罢了。

如今,萧阳说了出来,还是当着太上元始,昊天的面说了出来,当然是让人痛快至极,甚至想要大声喝彩,可是依然没人敢有所动作,全部安静如鸡。

独角戏演的腻了,见所有人都不说话,萧阳也觉得无趣,他起身道:“昊天天帝之前没说错,动荡不安时有动荡不安时的规矩,安宁时也该有安宁的条律,但”

他又猛然盯着昊天道:“但要是有人借着这东西算计于我,那我也是不依的,我不介意让洪荒重回动荡之时,那时我再和你讲讲规矩,哼!”

说完,萧阳就牵着玲珑的手,对陆压计蒙等人道:“看来我们无福消受金母的蟠桃,我们走吧!”

“是,大帝!”

妖族众人齐呼,他们这次称呼的是大帝,而不是那大太子的称号,显然这刻萧阳的霸气凌厉让众人心潮澎湃,有所认同。

萧阳对此,眼里也有了点点笑意,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就牵着玲珑的手,乘云就要离开瑶池。

看他要走,金鹏也立刻拉扯了一下孔宣的衣袖道:“大哥,青阳要走了,母亲不是要我们来此寻青阳吗?那我们也跟着走吧。”

孔宣想了想,摇摇头道:“这蟠桃会如此热闹,还未开宴就这样剑拔弩张的了,你我不看到底,岂不可惜?”

金鹏闻言不解道:“青阳和通天教主都走了,还有何热闹可看?我想那昊天也折腾不出什么来吧。”

“那可不一定。”孔宣笑道:“这次不行,或许下次就可以了。”

“嗯,还有下次?”金鹏不屑道:“这次通天和青阳就喊打喊杀了,那再来一次,恐怕昊天和瑶池都要自身难保吧。”

孔宣笑着要解释,这时,又听太上叫住了要走的萧阳道:“让洪荒重回动荡,紫薇大帝这是何意?难道紫薇大帝忘了当年答应杨眉老祖封宫三千年的诺言吗?还是大帝忘了羲和还在方丈岛沉睡未醒,需要老道来提醒大帝?”

萧阳背对着太上元始和昊天,头也不转的沉声笑道:“本帝是要告诉诸位,莫要欺人太甚,更莫要碰触本帝的底线,不然,哼,本帝可顾不了那么多,说不定,本帝会给诸位一个大惊喜!”

说完,萧阳再不理会太上,直接牵着玲珑,带着陆压,十大妖圣,虎阳,六耳等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瑶池。

蟠桃会还未开宴,截教走了,紫薇宫的人走了,一时之间,本该热闹的蟠桃会却是冷清了下来,那空着的一张张座位如同一个个巴掌打在昊天的脸上,昊天和瑶池脸色难看至极。

偏偏这时,女娲好像还嫌萧阳和通天打脸打的不够狠一般,她和伏羲对视一眼,居然和太上元始点了点头,又和西王母镇元子等人打了招呼,就也离开了瑶池,回了凤栖山。

此时,重量级的大人物只剩下太上元始了,当然太上元始也不怎么瞧得上昊天,二人对于今日蟠桃会之事各有所思,也不愿意在此耽搁,就同女娲一般,与相熟的道友随意说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所以,这第一次瑶池蟠桃会还未曾开宴,所有重要之人就都走了,那昊天猪肝般的脸色煞是好看,又不得不强忍着心中无法发泄的怒气,强自招待着应邀赴会的客人。

即使他知道这次蟠桃会后,他将会成为洪荒的一个笑话,他会成为一个他人口中的小丑,甚至被人说自取其辱,但他依旧勉强维持着自己天帝最后一丝颜面,举盏笑道:“诸位,开宴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