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内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微宫,大殿。

萧阳没有立刻询问留下来的计蒙什么问题,他打量着这千年未曾开启的紫微宫大殿,有些微感慨道:“不过一千年,就有些物是人非了,这大殿依旧,可是人心已换,你说是吗,计蒙妖圣?”

计蒙闻言,心下一凛,他自是明白萧阳话中深意,不过是感慨陆压拉拢的那些人,以及陆压越来越急不可耐,暴露出的野心罢了。

见计蒙低着头,站在那里不答,萧阳轻笑一声,又说道:“你该知道我在说什么,计蒙妖圣,你可以告诉我那魔渊里的人是如何吩咐你的吗?”

计蒙抿了抿唇,也不否认,顿了顿说道:“大太子,魔帝说他不偏袒您和十太子任何一个,无论是您还是陆压太子领导妖族,魔帝陛下都不会说什么。”

“哈哈哈,好一个不偏袒!”萧阳讽刺的一笑,说道:“果然,他对于当年的事情依旧不能释怀,对于我私自投靠西方以求自保一事耿耿于怀。”

“不是的,大太子!”计蒙脱口而出,想要维护他家主子,但话到了嘴边,他又咽下了,因为他不知道如何维护帝俊了。

要说当年之事,计蒙也是经历过的,本来十金乌闹洪荒,最后有两只存活了下来,帝俊应该都是万分重视的,但帝俊不是,很显然的,帝俊偏向于陆压。

当然,对于帝俊偏袒陆压,萧阳是不在意的,他又轻笑了一声,摆手道:“我早已不在意了,计蒙,你不必说什么维护你的主子,只需要告诉我他给你的命令是什么。”

是啊,萧阳的确不在意帝俊了,或者说他从来就没在意过帝俊的看法。

这样的原因有三:一是萧阳穿越而来后,与帝俊接触时间较少,并无什么深厚情谊;二是帝俊不如羲和太一一般给予他什么关心关照,以至于他对帝俊不说是对待父亲,只是当做一个上司罢了;三是帝俊的偏袒了,对于这点,他感觉到可笑,然后又毫不在意的扔在了一边。

计蒙闻言脸色一变,他从不知道萧阳对于帝俊居然是如此的不在意的态度,他以为萧阳对帝俊会言听计从的,现在看来,却是不一定了。

如此想罢,计蒙自是不敢透露帝俊的命令,只道:“计蒙未曾得到魔帝陛下的任何命令,大太子多心了。”

“呵,我多心了?”萧阳冷笑,随即沉默了许久,又猜测道:“陆压如此快能够收服这大殿中一半的人,是不是他在背后操纵?”

计蒙一惊,脸上露了瞬间的惶恐不安,随即又强自收敛了神情,面无表情道:“大太子说笑了,魔帝陛下被困于魔渊,哪里能够插手洪荒之事?”

“是吗?但愿如此!”萧阳呢喃了一句,又如同要警告提醒计蒙一般说道:“你可想过为什么一千年前我把妖族交给你和陆压打理?那不是因为信任,而是因为怀疑,你可明白?”

“轰!”

瞬间计蒙脑中如同炸开了一般,不可置信地看着萧阳,想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什么来,只得抿唇不语。

“哈哈哈。”萧阳摇头道:“却不想,你们如此让我失望,他都已经人被困在魔渊了,还要插手进来,更让我想不通的是,他竟然让陆压这时候选择对昊天宣战,难道他不知道母后她还在方丈岛没有苏醒吗?难道他就眼睁睁地看着母后一直沉睡下去?”

说到后面,萧阳越说越激动,洪荒里他在意的人实在太少了,而羲和却是他最在意的人,他难以忍受帝俊和陆压对羲和的背叛,所以这刻他是如此愤怒,甚至恨不得立刻把帝俊从魔渊拉出来,暴打一顿。

“不是这样的,大太子!”计蒙忙开口解释道:“魔帝陛下自是在乎羲和娘娘的,魔帝陛下从未让陆压太子此时动作,只是让陆压太子收服那些妖族罢了,其余的,都是陆压太子激进罢了,与魔帝陛下无关。”

“哈哈,你承认了。”萧阳瞪着计蒙道:“果然是他在暗中帮陆压,我说呢,我威恩并施这么多年,都未曾完全收服座下的妖族,怎么陆压如此轻易的就做到了,原来都是他啊,这也难怪了!”

计蒙闻言不语,沉默以对,同样也默认了萧阳的说法,的确是帝俊在暗中帮助陆压。

“呼!”萧阳长舒了一口气,平复下刚刚激动的情绪,想了想又道:“说吧,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计蒙继续缄默不答,保持着对他的老主人的忠心。

萧阳嗤笑的瞥了他一眼,也没有逼他,只道:“他要想借助陆压从我手里拿走妖族的控制权,我无话可说,本来我也是以妖族大太子的名义的一个继承者。”

“但是。”萧阳直直地盯着计蒙,眼中露出一丝凶狠,道:“计蒙,你回去告诉他,约束好陆压,至少这两千年之内约束好陆压,等母后羲和回归以后,他想要做什么,就是把天闹翻了,我都不管。”

“可是,要是他敢让陆压在母后未回归之前就闹的天翻地覆,导致母后不能按时回来,哼,那时就别怪我不念父子兄弟之情了,我必将把陆压这不孝子镇压于太阳星中,把青丘山夷为平地,让他再也无法插手洪荒,你给我牢牢记住了!”

计蒙再次凛然,萧阳此时的怒火和绝情的话语让计蒙一惊,但同样他更不敢怠慢,躬身应道:“是,大太子,计蒙会转告魔帝陛下的。”

“哼,那你去吧。”萧阳摆手道。

然后,计蒙再次躬身一礼,就离开了紫微宫,只剩下坐在那儿发呆的萧阳和如同木头一般的六耳。

好半晌,萧阳叹了一口气,他对六耳道:“这次你却是立了大功了,要不是你时刻关注着计蒙和陆压,恐怕我还不知道原来他已经撺掇着陆压动手了,我还以为是陆压自己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呢,却没想到是他啊。”

六耳恭敬道:“大帝言重了,六耳不敢居功,六耳有今日,皆是大帝所赐,六耳自是为大帝效命。”

“嗯。”萧阳点了点头,又自言自语道:“或许我也该给妖族大换血了,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不知哪一天,我这紫微宫大殿上站着的就全是他的人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