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弄清缘故,不得不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弥山,白虎洞。

看着白虎那道幻影,萧阳迫切地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急忙问道:“您这是怎么了?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虎那双虎眼中露出一丝悲哀,满脸苦笑道:“青阳,我们被鸿钧和杨眉算计了,这一切从镇压魔祖罗喉开始就是一个阴谋。”

阴谋?凤祖在信中也说这是一个阴谋,还说是一个远古就开始的阴谋,如今听白虎也这样说,可是萧阳依旧不知具体的事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所以,萧阳紧皱眉,再次问道:“您能不能来告诉我具体发生什么了?您和凤祖到底出了什么变故?”

白虎闻言,长叹一声道:“我留这道幻影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一切,事情要从当年镇压魔祖时说起。”

“当年三族争霸之后急剧衰弱,被魔族趁虚而入,于是五族与鸿钧杨眉等人联合起来,共同对抗魔族,如此才将魔族打压了下去。”

“唉,虽然魔族被打压了,但是魔祖却是无人能够有把握对付,于是鸿钧和杨眉提出布置阵法,借用天地之力镇压魔祖,当时也没有别的办法,所以我们都答应了,就按照鸿钧的要求,我们五人在天地五极共同施力,鸿钧和杨眉将魔祖引入阵法中,如此才镇压了魔祖。”

“但是等到魔祖被镇压之后,我们五人才发现我们居然不能够离开这所镇压的地方过久,否则魔祖必然寻找薄弱之处冲出封印,这点当时鸿钧和杨眉布置阵法之时,却是没有告诉我们五人,之后发现了异状,我们五人气愤难当,当即就去找鸿钧和杨眉理论。”

“只可惜。”白虎摇了摇头,苦笑道:“技不如人,再加上我们五人也已经踏入了鸿钧的设计之中,走到这一步也就无可奈何了,只能憋屈的按照鸿钧所说,镇守五极,镇压魔祖,否则,魔祖出世,第一个收拾的就是我们。”

这些事情,萧阳都是不知道的,白虎也一直不曾告诉他,如今听闻后,他心里念头急转,想到了如今的凤祖与白虎的状况,然后他迟疑地开口道:“难道,难道鸿钧不但把你们困在五极,让你们无法长时间驻留洪荒,还动了其他手脚不成?”

“是啊!哈哈。”白虎悲伤地看着萧阳道:“他在阵法上动的手脚不仅如此,而且他还能够借用阵法直接从我们五人身上抽取法力精元,帮他镇压魔祖!”

“这次魔祖苏醒,我们五人又在洪荒闹了一场,导致鸿钧很是被动,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启动了阵法,飞快迅速地抽取我等五人的法力精元镇压了魔祖,我们五人无法反抗,最后被逼的不得不一一陷入沉睡之中!”

这话如同惊雷直接炸在萧阳脑袋上,“轰”的一声,让萧阳呆愣住了。

虽然他刚刚对此早有猜测,也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白虎此时真正的告诉他,自己和凤祖已经陷入沉睡,再也无法出手之时,萧阳还是懵了一下,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白虎,神情呆滞。

白虎见状,摇头苦笑道:“鸿钧啊,不愧是鸿钧,手段真是高啊,够狠辣,眼光够长远,呵呵呵,我想当年一起镇压魔祖时,他恐怕就谋划着让我们五人和魔祖同归于尽吧,不然,他如何会在阵法上动这样的手脚?”

好一会儿,萧阳回过了神来,闻言,默然许久,突然他又开口问道:“那如今,魔渊里的魔祖呢?他如今状态怎样?”

萧阳问这个,自是想起了最近魔渊里的帝俊反常又频繁的举动,他此时想起来也觉得不正常,好像帝俊不是这样急功近利的人,他怎么会突然间就如此急躁起来,如此大动作的借助陆压之手来操控妖族?难道魔渊里也有了什么变故?

白虎讶异地看了一眼萧阳,奇怪道:“怎么问起他来了?你说鸿钧差不多都快把我们五个的法力精元抽干了,使我们都陷入了沉睡之中,就是为了镇压魔祖,你说他现在如何?”

“被沉睡了?”萧阳猜测道。

白虎点了点头,“唉,我们五人和魔祖一同陷入了沉睡,代价沉重,自然有了效果,那就是魔祖也陷入了沉睡,这就是鸿钧想要的结果,这样没有人再能够干涉他了,他就能够安心地一点一点的吞噬盘古天道了。”

听他这样一说,萧阳恍然明白了什么,恐怕帝俊这次这样大的动作也是趁魔祖沉睡之时有的动作,那他这样做是为什么呢?难道他要背叛魔祖?

想到这里,萧阳心中凛然,神情凝重,面上若有所思。

“青阳。”白虎见他走神,开口唤道。

“嗯?”萧阳看向白虎,说道:“您还有什么吩咐?”

“不是吩咐。”白虎直直的盯着萧阳道:“如今离鸿钧一手遮天的日子不远了,我想不过几千年,鸿钧就能够抽出手来,那时,告诉我,青阳,你可还要去和六圣和鸿钧斗上一斗?你可还敢和他们斗上一斗?”

闻言萧阳眯眼,勾起了唇角,反问白虎道:“您知道我青阳和龙族有怨仇,和截教亦有恩怨,还在昆仑山与元始较量过,同样在须弥山逼迫准提接引封山三千年,如此,您以为我不去和他们斗,他们就会放过我吗?”

白虎无语,想了想,确实萧阳和这诸位圣人皆有仇怨,想要不斗也不可能啊!

“所以说,哼。”萧阳冷哼一声道:“不是我要不要,敢不敢的问题,而是我必须要和他们斗,还要斗到底,不得不斗啊,否则死的就会是我。”

“可是”白虎皱眉道:“可是你拿什么和他们斗?就你和扶桑如何能与鸿钧他们争斗呢?”

“是,没了凤祖和您,还有女娲娘娘,我是没法和他们斗。”萧阳眼神坚定,笑道:“我不可能赢,但我可以来一个同归于尽吧,逼急了我,直接把天庭九重天全部毁了,让洪荒天塌地陷,我看如此鸿钧还能够如何安心吞噬盘古天道。”

此时萧阳那扭曲邪恶的笑容,那不顾一切,好像随时准备让洪荒破灭的决心,看的白虎叹息一声,然后他摇头道:“既然如此,我已经陷入沉睡中,这道幻影维持的时间也到了极限,而我是无法再帮你什么了,就把白虎一族亿万年的宝藏交给你吧,希望对你会有所帮助。”

说着,白虎这道幻影就如同泡沫一般消散了,从中跌落下来一块虎符,空中响着白虎的声音道:“这是白虎一族族长的符印,凭借此物,你就是白虎一族的族长,就能够得到白虎一族的宝藏,好了,去吧,去和他们斗一斗,哈哈哈,白虎一族我也就交给你了。”

然后,声音消散了,萧阳走过去捡起那块虎符,紧握着它,环顾这白虎洞熟悉的四周,默然许久,这才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了白虎洞。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刚出了白虎洞,就迎面碰到三个意外的人在白虎洞外等着他,这三人正是本该在山巅大雄宝殿里打坐听道的燃灯和药师弥勒。

萧阳看着他们,有些疑惑,他们此时来这里做什么?还特意在此等候?(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