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陷入困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弥山,白虎洞外。

萧阳对面的燃灯和药师弥勒见萧阳从白虎洞出来,不待萧阳询问,燃灯就上前施了道礼道:“青阳道友。”

萧阳笑着点了点头,眼里闪过莫名的神色,心里对于这三人的来意有了些微猜测,恐怕他们三人是奉接引准提的旨意特意来这里寻他的吧。

然后,药师弥勒上前躬身一礼,恭敬道:“青阳大师兄有礼了。”

萧阳听了这称呼,对于心中的那个猜测更加肯定了,恐怕接引准提早已发现了白虎凤祖等五圣兽的异状,见自己没了什么依仗,这又是来拉拢自己的?

瞬间萧阳心里就转过这样的念头,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药师弥勒道:“这大师兄的称谓,我可受不得,二位要知道,我早已与西方二圣了断了因果,自立门户了,可不是你等二人的大师兄了。”

药师却摇头道:“大师兄,青阳二字是师尊给大师兄取的,师尊和师叔二人也未曾把大师兄逐出门墙,那自然大师兄还是大师兄,这点不会变。”

“是啊!”燃灯又接道:“二圣不计前嫌,愿再纳道友入门墙,道友此时还犹豫什么?”

“哈!”萧阳觉得可笑,撇撇嘴嗤笑道:“我犹豫什么?难道我青阳已经走投无路,必须要再次避难西方吗?”

这次回答萧阳的不是燃灯与药师弥勒,而是准提。

只见准提赤足站在金云之上,依旧破烂的衣裳,大敞开的胸口,他不理会行礼的燃灯和药师弥勒,只看着萧阳道:“白虎凤祖已经沉睡,女娲也被逼的无奈隐退,如此你还不是走投无路吗?”

“呵!”萧阳冷笑,抬头看着准提道:“原来我在你们的眼里已经是走投无路的丧家之犬了,但是你们别忘了,那漫天星辰依旧掌控在我的手中,有了他们,我看谁敢轻易动手,不然,你们要我的命,我就拉着整个洪荒一起陪葬!”

萧阳满脸的凶狠,戾气十足,准提俯视着他,摇头叹息道:“痴儿,痴儿,就算你掌控周天星斗又如何?就算你让天庭的九重天崩塌,造成洪荒天塌地陷又如何?我可以告诉你,那些对于鸿钧老师来说,都不是问题。”

“星辰没了,鸿钧老师可以再造,九重天没了,天庭崩塌了,可以再建,这对于鸿钧老师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并不能成为你的依仗,你可明白?”

这下子萧阳怔住了,他呢喃道:“鸿钧老祖真的已到了这步田地吗?能够重演青天?”

“嗯。”准提点头道:“我无需骗你,这次鸿钧老师借助五圣兽之力让苏醒的魔祖完全进入沉睡,他已经没有其他隐忧了,在全力融合天道,再不过几千年的时间,恐怕一切都将在鸿钧老师的掌控之下,如此,青阳,你还要顽抗下去吗?”

“还有几千年?哈哈哈,你不是说还有几千年吗?既然如此,这几千年会发生什么还不知道呢,你怎么能够如此肯定鸿钧老祖就一定会功成呢?要是魔祖突然苏醒了呢?那又如何?”萧阳如此回答准提,又好像自言自语,显然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看着此刻的萧阳,准提摇了摇头,道:“青阳,念在当年的情分上,我给你指一条明路,别在顽抗下去了,没用的,一切皆是白费力气。”

“是吗?”萧阳有些恍惚,但心中的不甘和不服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瞪着准提半晌,然后坚定地摇头道:“不!我不会回到须弥山,在这里再次苟且偷生,我不会让我自己成为傀儡,任由你们摆布,你们想都不用想,哼!”

说完,萧阳直接就乘云离开了须弥山,准提也未曾拦阻他,药师弥勒不解,对视一眼,药师上前问道:“师叔,既然师尊和师叔准备重新将大师兄纳入门墙,为何此时不留下大师兄?”

准提摇头道:“还不是时候,等他撞了南墙,吃足了苦头再说吧,那时,他恐怕就会接受现实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枉费心机,白费力气。”

闻言,药师弥勒若有所思,燃灯更是附和道:“圣人所说极是,青阳高傲,又刚愎自用,疑心极重,要想他再入西方教,恐怕要有一个好时机啊。”

“嗯。”准提点头笑道:“鸿钧老师出紫霄宫之时,肯定就是三清昊天他们与青阳清算之日,那时是最好的时机。”

……

从须弥山回到紫薇宫,这一路上,萧阳的心里极不平静,他万万没想到,局势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凤祖白虎沉睡,女娲被逼的不理世事,据刚刚准提所说,九重天崩塌亦对鸿钧老祖没有什么大的影响,那自己要怎么办呢?难道真的如同巫妖之战一般,再次躲到须弥山,苟且偷生吗?

不!不行!

他萧阳谋划了上万年的事情,如何能够轻易放弃?如何能够就这样躲避?

这刻,萧阳再次坚定了自己顽抗到底的决心,他默默地盘算着以后要走的路,一步一步慢慢来,他就不信真的一切都不可挽回了,他的心血会如同准提说的一般,一切都是白费力气。

要是到了最后,证明他的努力真的是不值得的话,他也不会让那些胜利者看了他的笑话,露出胜利的微笑,他会拉着所有人一起陪葬!

“是该到蓬莱岛把那件毁天灭地的至宝拿出来了,既然你们让我无路可走,我也给你们一个大惊喜!”

这样一路想着,终于是到了紫微宫,然后来到玲珑住处,见玲珑,孔宣和金鹏此时已经从南明火山回来了,他们都是沉默不言,就算看到萧阳进来也不曾打招呼,气氛十分压抑。

萧阳自是知道缘故,恐怕凤祖与白虎一般,留下遗言就沉睡了,于是他坐下后就叹息道:“我刚从须弥山白虎洞回来,白虎前辈他也陷入沉睡了,他最后给我留下了虎符。”

说着,萧阳摊开手,手上就立刻出现那枚虎符,威严至极。

孔宣和金鹏玲珑看了一眼,仍旧沉默不语,他们此时都知道形势对他们已是极为不利了,一个不小心,他们就要全盘皆输了。

可是沉默不是办法,孔宣终是打破这无言的沉默,看着萧阳道:“母亲最后留下话来让我们听你调遣,青阳,你且说说吧,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萧阳苦笑,他想要说他不知道,但他终是张了张口,没有说出来,只是叹息一声,仰躺在座椅上,双眼放空,他也在想这次他要怎么办,怎么做才能力挽狂澜呢?(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