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静静围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薇宫,玲珑住处。

孔宣和金鹏玲珑等人皆离开奔忙时,萧阳也要动身前往东海蓬莱岛,这时,六耳上前禀报道:“大帝,去给青狮白象传密旨的猴王回来了,正在殿外要禀报大帝呢。”

“哦?”正要动身前往蓬莱岛的萧阳顿了顿,然后又安稳地坐了下来,说道:“让他进来吧。”

“是。”

等了片刻,猴王禺狨王来到萧阳面前,躬身道:“大帝。”

“嗯。”萧阳点了点头,手指敲着扶手道:“青狮白象怎么说的?他们应了吗?”

禺狨王瞄了一眼六耳,这才笑道:“他们果然如六耳所说,一直牵念妖族,我一去传达大帝的旨意,他们就应承了下来,定会按大帝的吩咐行事。”

“呵呵,如此甚好。”萧阳笑道:“截教去找昊天麻烦,这才是一场好戏呢,我很期待这场好戏的开始。”

“是是是。”禺狨王附和道:“依青狮白象的能力,想来不会让大帝等的太久的。”

禺狨王这话音刚落,就有一妖将匆匆忙忙进来,禀报道:“大帝,南天门乱了,好像是有人在攻打南天门。”

“嗯?”萧阳有点惊讶,摸着下巴道:“这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捋昊天的胡须?有意思,有意思,呵呵。”

说着,他对着虚空一挥衣袖,虚空中就显现出南天门的画面场景,果然如禀报的一样,南天门确实乱了。

只见南天门外一群人正在催动着各自的法宝强攻南天门的禁制,而守卫南天门的兵将死死地硬挡着,但看那吃力的模样就可看出南天门被破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萧阳的目光在那群攻伐南天门的人中扫视了眼,然后他惊讶的轻“咦”一声,随即又轻笑一下,指着画面中冲在前列的二人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青狮白象还真是没有让我失望,居然你刚回禀完,他们这就让好戏开场了。”

禺狨王瞥了一眼画面,见萧阳指着的正是他刚见过没多久的青狮白象,这下子连他都有点惊讶了,他还真没想到青狮白象行动力如此强悍,居然此时此刻就煽动了截教弟子和他们一起闹上天庭。

当然,禺狨王不知道的是,这不是青狮白象能力强,而是他们碰到了好时机罢了,正好碰到了十天君闹着多宝,要向昊天讨一个说法,青狮白象不过是顺水推舟,煽风点火罢了,这才使得事情如此成功,还不曾让他们二人被人怀疑。

看着画面中乱哄哄的场景,萧阳勾唇笑了,也不急着去蓬莱岛了,他要看完这场好戏,再带着愉悦的心情去找他人麻烦。

于是,萧阳如同看电影大片一般,舒服地靠着座椅躺了下来,他眯眼笑道:“青狮白象不错,当然这场好戏更不错,正好让我放松放松心情,呵呵。”

六耳和禺狨王闻言,相视一眼,皆是无语,禺狨王瞟了一眼一派轻松的萧阳,暗中腹诽道:“您是当好戏看,可是昊天面对这场面,就要头疼了,也不知道这次的风波又要将以什么要的方式收场。”

当然,不管是怎样收场,是截教赢了,昊天再次丢脸,还是昊天胜了,让天庭挽回些颜面,这都与禺狨王关系不大,他也只需好好的看着这场热闹的大戏。

……

昆仑山,玉虚宫。

元始与太上相对而坐,二人正谈论着五圣兽沉睡,下一步该如何收拾萧阳的事情,可是,在这件事情上,明显他们的态度和通天有所不同。

通天以为五圣兽沉睡后,下一个就轮到萧阳了,但太上和元始并不这么认为。

只听太上道:“青阳暂时还动不得,因为诸天星斗在他的手中,他一旦被逼的走投无路,让九重天崩溃,我们可没有鸿钧师尊的神通,能够重演青天。”

“嗯,正是如此。”元始天尊点头赞成,然后顿了顿,他又道:“而且,通天师弟的截教太过放肆了,正好可有青阳的妖族制衡约束一下,让截教弟子有所忌惮。”

元始如此说,自然是对截教忌惮的很,尤其是他算过,将来某一日必有阐截之争,这让他心里更加添了几分担忧,所以其实他并不准备对萧阳赶尽杀绝,他还想着能否在阐截之争时,和萧阳合作一次,共同将截教打压下去,至于截教被打压下去后,又如何,那就又是看各自的本事了。

当然,不仅元始天尊对截教忌惮非常,就是太上同样对截教警惕和不喜,他听元始如此说,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又补充道:“不仅截教需要有人能够压制,我看昊天也需要有人时不时敲打他,青阳作为天庭的紫薇大帝,就是最好的人选,不然,他恐怕还真以为自己是当年的帝俊太一了。”

刚说到昊天,这时元始天尊也随意的抬头扫视了一眼天庭,然后惊讶地轻咦一声,他却是发现此时的天庭已经乱了套了,南天门已经被人强攻下了。

当即,元始天尊坐不住了,他挥袖,南天门的画面就在虚空中形成,指着这画面,元始脸色不好的对太上道:“大师兄请看。”

“嗯?”太上疑惑了一瞬,转头看过去,只见乌泱泱的截教弟子攻破南天门的禁制后,就如同土匪一般,吆喝着向那些守卫发起了攻击。

看到这一幕,又略微觉得那几个为首的人有些眼熟,太上顿时皱起了眉头,迟疑道:“这些人是截教弟子?”

“哼!不是他们是谁?”元始天尊满脸怒容,直言斥责道:“这样一群披毛麟角,除了截教弟子和青阳的妖族,还有谁?而青阳因承诺之故,是不可能此时发动攻击的,除非他不顾羲和的死活。”

闻言,太上默然,看着画面中凶狠的截教弟子,那狠辣的手段,嚣张的狂笑,还有那满地的天兵天将的尸首,太上直摇头,叹道:“截教是该好好管管了,这样的行为哪里是修道之人?哪里能算三清门下?”

“哼!”元始冷哼一声道:“我看就该给通天师弟一个教训,给他当头一棒,让他彻底醒悟过来,不然,截教是还不过来了。”

“东海风波的教训不够?”太上摇摇头,道:“不是教训就够了,而是通天师弟与我们道不同,有所冲突啊!”

顿时,元始闻言默然,他也知道这点,所以他从不去缓和阐截的关系,只静等着争斗的那天来临,因为根本无法缓和,何必做那无用功?

“那师兄,这天庭的事情,我们可要管一管?”元始瞥了一眼正激烈搏杀的南天门,问道。

太上摇头道:“不必,正好让我们看看昊天本事,他会如何应付这场灾劫。”

元始听了,点了点头,不曾反对。

于是,紫薇宫里的萧阳在看热闹,昆仑山上的太上元始同样在看着,碧游宫里的通天也是时时刻刻的盯着截教弟子的一举一动,当然还有须弥山的西方二圣,五庄观的镇元子等人,都在静静围观着,不曾插手,等待着昊天的出场,看看昊天要如何处理这次截教的事情。

这件事情若是昊天处理不了,被截教占了上风,恐怕以后昊天又要过上被截教弟子时不时骚扰,勒索讨要宝贝的日子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