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一言不合就厮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南天门。

这里是天庭的门户,现在这里却是在发生一场杀戮,或者说是一场屠戮。

那不断的鲜血溅射,不时响起的惨叫声,还有那一具具倒地的尸体,让截教弟子振奋莫名,他们呼喊着,冲杀着,享受的闻着这空气中的血腥味,豪迈大笑:“走!”

他们招呼着众人,边杀着天庭兵将,边向里边冲去,方向正是凌霄宝殿,显然他们的目的地就是凌霄宝殿,他们要向昊天讨一个说法。

但是,不等他们一路杀到凌霄宝殿,就被人中途阻了下来,正是那昊天和瑶池此时带着众大臣和无数天庭兵将及时赶到。

见对面的昊天阴沉着脸,众截教弟子面面相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对天庭的残兵败将停止了屠戮,任由那些兵将逃回昊天的阵营。

昊天也不理会这些侥幸免得一死的兵将,他直直盯着闹事的众截教弟子,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为何强闯天庭?”

即使昊天横眉冷目,厉眼逼视,可众截教弟子不吃他这一套,同样怒视着昊天和瑶池,心里同样憋着火气。

甚至十天君听得昊天的质问,当即十天君之首秦完秦天君他上前开口斥责道:“昊天,你枉为天帝,居然说话如此不守信用,说是蟠桃会上赏蟠桃,可是为何我等桌上摆的却是普通仙桃,而非蟠桃?你这是瞧不起我等,还是对截教与我教教主有所不满?”

昊天瞧不上截教弟子,还痛恨截教,这是一定的,对截教与通天教主不满,这也是一定的,双方都心知肚明,可却不能说出来,昊天也不可能承认,不然,真的挑明了,那就没有回旋之地了。

所以对于秦天君的质问,昊天没有直说他的不满,而是怒极而笑道:“就因为几个蟠桃,你等就强闯天庭,灭杀守卫南天门的兵将,你等也太过霸道了吧?难道这就是通天圣人教导出来的好徒儿?哈哈,如此肆无忌惮,嗜杀暴戾,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你们真是不知礼仪教化,湿生卵化之辈”

“住口!”

不等昊天说完,金光身后大喝一声,她冷冷地看着昊天,不仅是她,在场的所有截教弟子都冷冷地看着昊天和瑶池,好似下一刻,他们就要发动攻击一般。

截教弟子这样激烈的反应,仔细想想也是有缘故的,他们被元始天尊说成禽兽,不通教化也就罢了,到底是师伯,再说他们也无法针对元始做什么。

可是,他昊天又凭什么如此说他们?他昊天算哪根葱在这里嘲讽讥笑他们?

还有关键的一点,就是昊天对于通天教主的不尊重,话里话外对通天教主的教导的嘲讽和不认同,这当即就让众截教弟子炸了。

本来他们还想和昊天理论几句,此时他们也不理论了,几个领头人对视一眼,然后就高声道:“杀!”

一声高喊之后,十天君和虬首仙灵牙仙冲锋在前,一众截教弟子也随之跟上,显然他们也不理论了,直接上场打一场,再说吧。

赢了,自然有理,没理也是有理。

输了,自然没理,有理也是没理。

这就是洪荒的生存原则,哪里有什么对和错,一切都看最后你是赢了还是输了。

昊天显然也明白这个浅显的道理,见对面的截教弟子冲杀过来,他抿了抿唇,手紧抓着扶手,眼神坚定,此时他也有那股天帝的威严,冷漠又杀伐果断的道:“杀!”

“领命,天帝!”

昊天身后的密密麻麻的兵将齐声应了,声音排上大海,响彻天庭。

然后,就是战鼓声“轰轰轰”的响起,就是冲杀声响起,就是混战开始。

鲜血的溅射刚刚停下,不过片刻,就又重新开始了,惨叫声自然伴随着,此起彼伏,然后就是倒下的尸体了,死去的人了。

但是这一切,在那些上位者的眼里,不值一提,一个冷漠的眼神都不曾给过。

……

天庭,紫薇宫。

萧阳坐在那里,他没有去看那一片片死去的兵将和截教弟子,也没有去听那延绵不绝的惨叫声,他却是盯着那画面中的昊天仔细的打量了好半晌。

昊天没有出手,依旧稳稳的端坐在那儿,冷漠地看着面前的厮杀,他眼里透出的坚毅和决心让萧阳轻笑一声,以至于萧阳摇头叹道:“果然,昊天不简单呐。”

“嗯?”六耳不懂萧阳为何如此说,疑惑问道:“大帝怎么如此说?”

萧阳指着那一个个死去的截教弟子,笑道:“六耳,你不觉得反常吗?”

六耳看着厮杀的画面,依然有些不解,不知哪里反常了。

见状,萧阳笑着提醒道:“以前昊天是如何对待截教弟子的?那再看看现在,呵呵呵。”

“以前?以前昊天对待截教弟子小心翼翼,客客气气的。”六耳自语道:“至于现在嘛,现在不如以前”

“是啊,不仅不如以前,甚至昊天已经敢下令屠戮截教弟子了,这就是区别和变化。”

说着,萧阳再次指了指那画面中不断倒下的天庭兵将和截教弟子,又道:“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恐怕是昊天已经不惧通天教主吧,或者说他已经认为通天教主不敢把他如何了,这才敢出言嘲讽并且激怒截教弟子,然后发生血战。”

闻言,六耳皱起了眉头,更是不解道:“昊天怎么有此胆量与通天教主较量?他就不怕通天教主亲自出手为难他吗?”

是啊,昊天怎么敢如此?他有什么依仗?

想了想,萧阳摇头叹息一声,却是明白昊天的依仗了,恐怕身为昊天盟友的接引准提已经告知昊天五圣兽沉睡,再过几千年,鸿钧老祖将能够出紫霄宫的事情吧,如此,昊天将要有鸿钧老祖作为依仗,他又如何会太顾忌通天教主呢?

想罢,萧阳又勾唇一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盯着画面中的昊天,呢喃自语道:“你想鸿钧出紫霄宫,当你的依仗,我却是要让他出不得紫霄宫,立场不同,也别怪我不择手段,给你制造麻烦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