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帝俊初露的谋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万妖宫,密室。

陆压犹豫迟疑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按照帝俊的吩咐去做了,所以他不曾应下也不曾拒绝,而是看着夕瑶道:“让我见见我父皇,其他的一切再说。”

夕瑶讶异了一瞬,轻笑一声道:“难道陆压太子还怕我假传魔帝陛下的命令不成?或者说陆压太子后悔了,嗯?”

陆压依旧没有回答她,他沉默且坚持道:“让我见见他。”

陆压的坚持让夕瑶有些意外,但她也不怎么过于在意,,她只是一个传信的罢了,于是她笑道:“那好,陆压太子,我这就让你见见魔帝陛下。”

说完,抛出魔镜,念动口诀,镜中一片黑烟翻滚,魔帝帝俊就出现在镜中。

陆压看着魔镜中的帝俊,对于帝俊的变化,没有任何惊讶,只是静静地看着。

而帝俊却是有些躲闪,面对陆压平静的目光视线,他觉得不舒服或者说想要躲避,他故作轻松又亲近的笑道:“小十啊,你最近怎么样?听夕瑶说,你成了掌控万妖的帝君了,哈哈哈,不愧是小十,父皇为你感到高兴。”

但陆压闻言平静的目光中没有半点欣喜,他语气淡淡道:“这是大哥的功劳,与我却是无有半点关系了。”

“哦?是吗?”

帝俊有些微尴尬,不知该如何继续这场谈话,而陆压也是心事重重,一时也没有接话,因此二人陷入了沉默。

但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半晌,陆压开口问道:“父皇,我们真的要把妖族从大哥手里抢夺回来吗?要知道大哥在妖族上也花费了无数心血。”

帝俊闻言默然许久,才回答道:“小十,这不是抢夺,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小十,你还不知道吧,魔祖沉睡了,五圣兽也沉睡了。”

陆压一惊,他确实是不知道这个消息,一听到这个消息,在他的脑海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妖族危险了,大哥危险了!

帝俊神情严肃,重重的点头继续道:“没错,正如你所想的,妖族和青阳都将陷入困境,妖族的形势极为严峻,所以我想要扭转这种局面,但我发现我和青阳想法不同,他不会同意与我合作,所以我才让你去做。”

“真的吗?”陆压将信将疑,“父皇,你没有和大哥接触商议,怎知和大哥的想法不同?”

帝俊叹息一声道:“青阳想的是拖延时间,与诸圣周旋,但我却是想把魔族从魔渊里释放出去,你说青阳会同意吗?”

陆压一直被蒙蔽的双眼在这瞬间清醒了过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帝俊,道:“父皇你这是要引起魔劫吗?还是父皇你要主导一场魔道之争?”

帝俊不答,而是笑道:“青阳要不是被逼到最后,他绝不会放魔族出来,因为他的心到底还是有点柔软的,他不愿看到魔族再次祸乱洪荒,就如他察觉到小十和我的动作,却从未阻止你和我一样,他的心有时柔软的不像一个帝王。”

“是吗?原来大哥早已察觉到了啊!”陆压喃喃自语,随即又觉得可笑,呢喃道:“那大哥该是不高兴吧,父亲和兄弟合谋谋划他的心血,想起来,我也觉得很是可笑呢,父皇,你不觉得吗?”

帝俊摇了摇头,不愿多谈这个话题,他道:“陆压,别如此想,想想你的理想,想想妖族的困境,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妖族,陆压,相信我们定会带领妖族再次进入鼎盛时期,而不是给人族让路。”

“是吗?”

陆压怔愣了一下,随即没有再说什么,他不曾和帝俊打招呼,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见状,帝俊提醒道:“小十,拿回招妖幡,重现妖族盛世,记住!”

陆压没有理会他,身子只顿了顿,然后就直接迈步出了密室。

夕瑶看陆压状态不对,不由担忧问道:“魔帝陛下,您觉得陆压太子会按您的吩咐去女娲姐姐那儿取回招妖幡吗?”

“不知道。”帝俊面露无奈。

夕瑶见状,顿了顿,又问道:“魔祖沉睡了,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呵呵。”帝俊冷笑了两声,对夕瑶挑眉道:“你不用在我面前装傻吧,夕瑶?”

“什么?夕瑶不清楚魔帝陛下这话的意思。”夕瑶眼波流转,轻笑道。

“哦?是吗?”帝俊直接挑明道:“难道你就不想趁魔祖沉睡之际,找到化解魔咒的方法,摆脱魔祖的控制?”

闻言,夕瑶一惊,然后又娇笑起来,“怪不得最近魔帝陛下动作如此频繁,原来魔帝陛下是存有这样的心思啊,你就不怕魔祖突然清醒过来,察觉到你的异样心思,如同对待羲和一般对待你吗?”

“哼,他没有那样的机会了。”帝俊道。

“哦?这话怎么说?”夕瑶疑惑道。

帝俊神秘一笑不语,又叹息一声,劝夕瑶道:“你好好为我做事,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等到我摆脱了魔祖的控制,也会让你恢复自由的,我想你该不会拒绝吧?”

这是一个大诱惑,夕瑶闻言沉默了,她确实也时刻在想如何摆脱魔祖的控制,恢复自由之身,不愿再这样躲躲藏藏下去了,这个条件她无法拒绝。

所以,夕瑶问道:“你想要如何做?又要我干什么?”

“你无需知道这些,只听我的命令行事就是。”

说完,魔烟再次翻滚,帝俊就消失在了魔镜中。

夕瑶收起魔镜,沉默无言许久,才轻笑道:“我也与你赌一把,希望你能够做到,我也能够脱离魔渊。”

然后,她化作一股魔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密室,离开了天庭,回转了青丘山。

而这边陆压刚出了密室,他就发现不对,好像有人触动了禁制,瞬间他警惕了起来,喝道:“谁?出来吧,躲也没用,你也知道这是在我的宫殿里,只要禁制全开,你根本无法躲避行藏。”

暗中的金鹏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就从暗中走了出来,看着陆压道:“是我,陆压。”(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