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再见蚩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东海海岸,人族部落。

人族这千年来,发展的很快,几乎是遍布洪荒了。

但是,这只是人数快速激增罢了,它的文明程度还是未曾得到什么根本的大发展,停滞在以前的水平。

他们穿的依然是野兽的毛皮,住的依然低矮的茅草屋,甚至是洞穴,还有打猎为生,吃的就是随便用火烤熟的食物,这些几千年不变。

萧阳和孔宣此时就在云头上往下望去,他们看着在一片大山里到处冲撞打猎的人族,萧阳指着那首领道:“看,就是他,他就是蚩尤,一个巫人,一个能与地府里巫族联系上的巫人。”

蚩尤此时正和一猛虎精搏斗,那猛虎凶猛异常,虎吼震天,不断的向蚩尤扑咬过去。

但蚩尤虽还不曾炼成大巫之体,对这猛虎精还是不惧的,只见他仰天大吼一声,然后就直接向扑咬过来的猛虎撞去。

赤/裸上身的蚩尤眼中没有丝毫畏惧,在和猛虎相撞的那一刻,突然他一个翻身,一个纵跃,坐在了猛虎的背上。

“吼!”

猛虎自然不敢,背一拱一拱的,要把蚩尤摔下来,前爪也不安分,向后背的蚩尤抓挠过去。

但蚩尤依旧沉着冷静,他双腿紧紧夹着猛虎腹部,稳定自身,然后一拳又一拳,拳拳到肉的猛打虎头。

“吼!”

猛虎更加愤怒了,甚至不顾后果的往地上一滚,露出弱点肚皮来,想要把蚩尤摔打下去。

蚩尤冷哼一声,一手紧紧抓着猛虎的双耳,一手不停的击打猛虎的头颅。

“吼!”

许久,猛虎哀鸣一声,底气已经不足,只剩下垂死挣扎,扭动着虎躯妄想逃生。

蚩尤看着身下的猛虎,得意道:“别白费力气了,你以前吃了多少来山里打猎的我的族人,如今,我蚩尤就要将你剥皮拆骨,让以后来此打猎的族人永无后患。”

那猛虎也不哀求,冷笑道:“我吃了你族人?可是你族人在这大山里杀戮了多少我的子孙?蚩尤,别说的只我吃人,你们人就不吃虎了,今日我虎爷爷栽在你手上,也不冤枉。”

即使猛虎是如此说,但他依旧不曾放弃挣扎,依旧在寻着那一线生机。

蚩尤也不曾松懈,依旧用那铁拳一拳又一拳的将那猛虎往死里揍,好似真的要把猛虎打成死虎为止。

当然,如此勇猛的蚩尤自然受到跟来的人族猎人一片叫好声,他们眼看着猛虎没有

力气挣扎了,于是他们也小心翼翼的围拢过来,拿着那木叉子,要往那猛虎肚皮里扎。

云头上的萧阳和孔宣一直在看着,眼见猛虎要惨死于此,孔宣突然道:“这猛虎看来已开了灵智,修为也有金仙了,算是妖族吧,怎么,道友眼看着他被蚩尤打死也不出手吗?”

萧阳笑着摇了摇头,伸手一指那不断挥舞着拳头的蚩尤,道:“定!”

顿时,蚩尤就被定住不能动弹了,那要挥打下去的拳头在空中停了下来,再也无法打下来。

如此突然,蚩尤心里大惊,立刻明白过来自己遇到无法匹敌的人,他心里不由升起了些许忐忑,暗道:“我蚩尤今日就要在此难逃一劫吗?”

围拢着人族看出蚩尤不对,不断的呼喊着:“首领,首领。”

但见蚩尤不答,顿时慌了手脚,众人忙要伸手把蚩尤从猛虎身上抬起来,却不想,蚩尤停止了攻击,猛虎已经缓过神来了,即使他遍体鳞伤,依旧虎啸一声,抖抖威风站了起来。

虎啸声把靠近过来的人族吓退了,它拱拱背,将背上被定住的蚩尤摔打下来,然后,森森地露出虎牙,对蚩尤道:“却是没想到,今日死的是你。”

说完,猛虎就扑了上去,张开虎口,就要咬死蚩尤。

“首领!”

人族众人悲痛大呼,眼见着蚩尤要被猛虎咬掉脑袋,这时,突然猛虎也不能动了,就那样虎口离蚩尤脖子几厘米的距离,再也不动了。

人族众人从绝望中又欢喜起来,他们试探着走近,见猛虎真的是不动了,这才立刻靠近,救蚩尤脱离虎口,然后又想着带着这一动不动的猛虎猎物回部落。

这时,萧阳和孔宣现了身,萧阳哈哈笑道:“蚩尤,别来无恙。”

不能动弹的蚩尤见是萧阳,瞪大了眼,有些意外,但他心里却是安心了些,因为他知道自己对于萧阳还有用处,萧阳是不会轻易杀了自己。

所以,没有性命之危了,蚩尤就又转了转眼珠,想着萧阳来找他的目的了。

萧阳可不管蚩尤如何想,他挥手把人族众人和猛虎隔离,然后解开蚩尤的定身之法,笑道:“我来此寻你,你该知道我的目的吧。”

蚩尤自然是明白萧阳的意思的,当初萧阳就联系过蚩尤,要让洪荒变的更热闹起来,只是他怕萧阳奸诈,自己中了圈套,所以才托借口说要请示祖巫后,再给他一个答复。

如今,萧阳问上门来,蚩尤虽没得到后土的指示,但他敷衍萧阳还是会的,只听他道:“大帝要与我合作,祖巫说不能信任,毕竟大帝的声名并不如何好,还有巫妖二族的仇恨也让祖巫顾虑重重,所以蚩尤前去请示,祖巫并不曾给蚩尤什么指示,只怕,大帝空口白话的说要和巫族联合还不够,还要展现大帝的诚意了。”

“诚意?哈哈哈哈。”萧阳摇头道:“我需要向她后土表示什么诚意?简直是个笑话。”

闻言,当即蚩尤脸就一沉,不快道:“大帝就是如此态度?”

“如此态度又怎么了?”萧阳瞥了一眼粗犷的蚩尤,笑道:“再说,我要合作的并不是巫族,而是1你蚩尤,难道你蚩尤还想要我表达诚意吗?”

蚩尤一怔,不解地看着萧阳,不知萧阳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和他蚩尤合作不就是和巫族合作吗?这有什么区别?

“不懂?”萧阳摆手道:“那无所谓,你将我的话转述给后土,她会懂的。”

说完,萧阳就不管蚩尤了,他一挥手解开了猛虎的定身之法,对着猛虎招了招手。

猛虎畏惧不已,可又不敢违背,战战兢兢的来到萧阳和孔宣面前,低着虎头,不敢多发出一点声音,乖巧的很。

萧阳笑着摸了摸这猛虎的虎头,然后坐上了虎背,一下一下摸着虎毛,他拍了拍猛虎的脖子道:“走吧,回紫薇宫。”

猛虎心里一震,他这瞬间明白了面前的此人是谁了,于是他更加不敢放肆,一言不发的当着坐骑,立刻脚下生云,驮着萧阳往天庭而去。

看着坐虎离去的萧阳和孔宣,蚩尤顿了顿,眼中深思,半晌,他挥手道:“走,回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