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苦闷逃避的陆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紫薇宫。

萧阳和孔宣刚回到紫薇宫,玲珑和白眉也早已经回来,并迎上前来,玲珑问道:“如何?”

孔宣摇了摇头,叹道:“龙族如何打算我不知,但他们绝不可能加入我们,与我们一起对抗诸圣了。”

“因为大帝和龙族的矛盾?”玲珑猜测道。

“也不全是如此。”孔宣瞥了一眼萧阳,道:“可能还有祖龙留下的遗言的原因吧,你可知祖龙留下什么遗言了?”

玲珑想了想,说:“依祖龙高傲的性子,该是让龙族反抗到底吧。”

“呵呵。”孔宣摇头苦笑,“恰恰相反,祖龙只留下一个字,是‘降’。”

闻言,玲珑一怔,萧阳也是一愣,显然二人都没想到祖龙居然就这样轻易地认栽了,简直是让人不敢相信。

然后,玲珑也是露出苦笑:“麒麟老祖留下的话也不比这个‘降’字好多少。”

“哦?是什么?”孔宣问道。

玲珑道:“躲!他只给麒麟族留下一个躲字。”

这虽然同样让人出人意料,可是想想麒麟族本就被破归隐了,麒麟老祖要麒麟族不出世也说的过去。

可是,身为凤凰族的孔宣玲珑却是有些难以接受,龙族,麒麟族,凤凰族同为远古三霸,到如今,居然一个要降,一个要躲,简直是让人觉得可笑。

“哈哈哈,真是世事难料啊。”孔宣叹道。

玲珑抿唇不语,她同样感觉洪荒变的太快了,以至于当她反应过来,再回头去看时,当年的霸主却是成了困兽之斗了。

萧阳却是没有这样多的感慨和想法,他问玲珑道:“那麒麟族决定如何?他们会按麒麟老祖所说的,躲在麒麟崖下不出世吗?”

“这倒不是。”玲珑笑道:“他们最终决定与我等一起对抗诸圣,还说之后要领着族人来紫薇宫拜见你。”

“哦,这是最好不过了。”

笑了笑,萧阳敲打着扶手,眯眼道:“那接下来,就等着三皇五帝降临归位,人族兴盛,然后诸圣出手了,我们且看着吧。”

孔宣,玲珑皆是点了点头,神情异常凝重,因为他们明白这次的争斗他们赌上了一切,真的输不起。

……

天庭,万妖宫。

金鹏正和陆压坐在宫殿上面,赏月酌饮,没说几句,喝几杯,金鹏就把萧阳卖了,他说道:“陆压,我也搞不清楚你和青阳两兄弟怎么了,他怎么让我来看着你两千年,你也别厌烦我,我也是奉命而为罢了。”

“厌烦?不不不,你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样我就有人陪我喝酒了。”陆压勉强的洒脱笑道。

金鹏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道:“陆压,我知道你不痛快,但我也知道青阳这样做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你且忍耐两千年吧,如何?”

“他的理由?是啊,他有他的理由。”陆压苦笑。

然后,他又看向那轮皓月,想起了羲和嫦羲,自语道:“两千年?大哥他也真是不放心我啊,难道我不知道这两千年不能太过了吗?不然,母后就回不来了。”

说完,他再次仰头喝了一杯浇愁之酒,想起了帝俊的吩咐,让他去取回招妖幡。

他拖延着没去,但他也知道这种拖延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到最后,他还是要做出一个选择,是选与帝俊站一边,还是和萧阳一起。

想着这些烦心事,他的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只想着逃避不去面对。

但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他叹了一声,问金鹏道:“金鹏,要是凤祖与孔宣在某一件事情上发生了争执,你会与谁站一起?”

金鹏想都没有想,就开口道:“那还用谁,当然是我大哥孔宣了。”

“为什么?”陆压问道。

金鹏哈哈笑道:“陆压,你是不知以前我在凤凰族过的日子,真是不知受多少人的排挤了,是我大哥孔宣一直照料我,我金鹏才能有今日,不然,哼,就算活着,我也是一辈子窝囊。”

“再说,我大哥孔宣一般并不会与我母亲为难,一旦真的发生冲突,就是大事情,如此,大事情,我这个做兄弟的不支持谁支持啊?”

陆压闻言嘴里苦涩,看着金鹏,他有些羡慕,金鹏居然如此轻易的给自己做了决定,而且毫不犹豫。

而自己呢?自己正在摇摆着,一边听着父皇帝俊的吩咐,一边被大哥青阳盯着,他自己也没有一个主意,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又叹了一声,看着皎洁的皓月,突然他也想着羲和能够早点回归了,那样,自己这一切的为难,都将由母后羲和来处理。

那依母后羲和的性格,她会如何处理呢?是支持大哥,还是为父皇帝俊劝说大哥呢?

这样一想,陆压觉得自己与当年的萧阳一样了,顾忌太多了,成了自己口中的优柔寡断之人,但是他真的无法选择。

于是,他只能逃避,只能喝酒,不理会了。

金鹏看出他的不对,心里念头转了转,就问道:“陆压,你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若是有,且说出来,我帮你,我不能帮你,还有你大哥和我大哥呢,我却是不信,这洪荒还有什么为难之事是我们不能解决的。”

陆压瞟了一眼金鹏,摇头道:“你不能帮我,没人能够帮我,这事只能看我自己。”

说完,陆压就躺下了,躺在宫殿之上,看着那轮皓月,然后闭上了眼睛。

金鹏见状,若有所思,变出一张纸张来,然后赶紧在纸张上随意划了几笔,写了一封信,让人送给萧阳,这才又回到陆压身边。

紫薇宫里的萧阳正和孔宣玲珑商议人族崛起时和之后的计划,这时,有人进来将金鹏的信送到萧阳手中。

萧阳拆开一看,只见信中说道:“陆压最近心情愁闷,很是不对劲。”

看完,萧阳手中就燃起一点火焰,将信烧了,心里对陆压的不满和怀疑又释怀了一点,只是眼神更加深沉,面色凝重,心中暗道:“陆压,你自己且看着办吧,希望你不要让我和母后失望,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