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脱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薇宫,密室。

萧阳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那突然出现的熟悉的人,对面的人与自己一般模样,就像克隆一般,没有丝毫的差异,就是说他们是双胞胎,也有人相信。

但萧阳明白这个人就是影,就是心魔,就是‘自己’,他能够无知无觉的缠上自己,就可见他修为在自己之上了。

想到这里,心里的警惕提到了最高,萧阳双眼凌厉的打量着影,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自己’。”影笑道:“一个内心中的‘自己’,所有人的‘自己’。”

萧阳不懂,他疑惑道:“心魔?自己?难道我修行出了岔子,这才有了你?”

“不不不!”影否认道:“你很好,并没有什么岔子,我的出现是因为你,但也不是全部因为你。”

“什么意思?”萧阳皱眉道。

“还记得你得到的灭世大磨吗?”影问道。

萧阳闻言,再次紧锁眉头,他想着这灭世大磨与眼前这人有什么关系?提它做什么?而且世人无人知道他取得了灭世大磨,眼前的人如何会知道?除非,除非这人是灭世大磨的原主人。

有了这个念头想法,萧阳的心咯噔了一下,他回想着那盘古大战三千魔神的影像,看着那黑影持着灭世大磨向盘古打去,他想,他明白了此人是谁了。

“你是混沌神魔?”萧阳语气疑惑又肯定道。

“不!我不是!”影否认道:“我在混沌就是混沌魔神,我在洪荒就是洪荒生灵,我在哪里就是什么,因为我是‘自己’,谁能够没有‘自己’?”

萧阳无语,不愿再去听他胡扯,心里只把这人当做混沌神魔对待,他警惕的看着影道:“我收灭世大磨时,你不阻拦,这时现身是为何?而且”打量了一眼与自己一般模样的影道:“而且还是以我的样子现身。”

“我是‘自己’,当然你是什么模样,我就是什么模样。”影笑道:“至于我此时现身是为何,呵呵,却是为了帮你一把,也是帮我自己。”

“帮我?如何帮我?”萧阳问道。

“帮你对付杨眉和鸿钧啊。”影道。

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萧阳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又问道:“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究竟有什么企图?”

“好处?企图?呵呵,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你只要记住,我会帮你的,毕竟帮你就是帮‘自己’,你放手去做吧。”

说完,影就在对面突然消失不见,好似从没出现过一般,好像他现身就是为了让萧阳知道他的存在。

但萧阳明白,影没有离开,他还在,时时刻刻都在,只是他发现不了罢了。

萧阳皱紧了眉头,自语道:“杨眉鸿钧魔祖,现在又来了一个影,这洪荒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人隐藏着,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萧阳不知道,他定了定神,让自己绷紧的心态舒缓过来,沉思着想着,这洪荒究竟是一盘怎样的棋局。

以前,他认为把洪荒比作一盘棋,它是一盘一盘的下,从混沌神魔与盘古之争,到远古三族争霸,道魔之争,到上古巫妖之争,再到后来的封神,西游,人劫,魔劫,末世,这都是一步步来的,每盘棋都有胜负,都有结果。

但是,现在,萧阳接触了许多秘辛,他不这样认为了,洪荒远比他想的复杂的多,而且自始至终或许这都是一盘棋,那就是混沌神魔和盘古的争斗。

其余的人,不管是六圣还是五圣兽,还是十二祖巫,帝俊太一,甚至是他自己,都是这盘棋的棋子,在棋局中被人挪来移去,被动地应付着洪荒的复杂形势。

他这样想着,对洪荒生灵既感到悲哀,对自己以及洪荒诸圣,还有众大能感到可笑,他突然觉得这种争斗是如此毫无意义。

因为不管结果如何,是盘古胜了,毁灭世界再重新开辟,还是混沌神魔胜了,他们对这洪荒世界又会存有什么善意呢?最后同样会走往末世。

萧阳摇了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悲观想法踢出去,然后深呼吸一下,告诉自己:“那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了,现在要面对的就是人族崛起后,诸圣的为难了,然后再说其他。”

自语完,这时,六耳在外面禀报道:“大帝,勾陈大帝求见。”

“嗯?小十?”

萧阳又皱了皱眉,他对于陆压之前的暗地里的动作还是介意的,如今听到他来,萧阳就有些不快,但他还是起身出了密室,去见他了,看看他见自己是想要说什么。

陆压这次来见萧阳是来摊牌的,他第一句话就让萧阳讶异了一下。

陆压盯着萧阳道:“大哥,我想脱离你的庇护。”

“脱离?”萧阳心里刺痛了一下,觉得可笑,不由嘲讽道:“不是要与我翻脸?抢夺妖族的控制权吗?”

“不是!”陆压坚定认真道:“我只想脱离大哥的庇护,就算妖族无人跟着我,我也无话可说,你依然是我大哥。”

“唉,实话告诉我,小十,这是你的决定?还是他唆使的?”萧阳直视陆压,问道。

陆压不曾躲避,与萧阳对视,他眼中没了逃避,为难,愁闷,就那样透出坚定清澈,他倔强道:“不是父皇唆使的,是我自己的决定。”

闻言,萧阳打量了陆压好半晌,他看的出陆压这的确是他自己的想法,他没有说谎,顿时萧阳哑然失笑,摇头道:“能告知我为什么吗?小十,大哥对你不好吗?”

“好!但”陆压顿了顿道:“但这种好让我永远成长不起来,以前我躲在父皇叔父母后的庇护下,现在有大哥的庇护,我知道,再这样下去,大哥,我会废了的,一切都完了,我不想变成那样所以我要脱离。”

这就是理由,原因吗?

萧阳默然,看着此刻倔强的陆压,他心里的所有不满怀疑都消散了,有些欣慰,他知道陆压这是长大了,他想要自己去闯一片天地,他感觉到束缚了,那他还要困住他,束缚他,不允许他离开吗?

这时,萧阳突然想起当年的睚眦,他也是感觉到了东海的安逸和束缚,这才毅然决然离开了东海,去洪荒闯荡,如今陆压也到了这个时候了,那要放手吗?

萧阳长长的叹息一声,那叹息声在紫微宫中回荡,他的心里犹豫着,因为他知道,放陆压离开容易,但引起的内部动荡,却可能让自己都伤筋动骨。

所以他万分犹豫,不知该不该让陆压离开。

于是,他闭上了眼,陷入了思考,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扶手。(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