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百年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百年后,汤谷。

“你来了?”扶桑现身,看着走来的萧阳。

萧阳点了点头,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该知道了吧,五圣兽早已沉睡了。”

扶桑摇了摇头,转过身子,看着那巨大火红的扶桑树,笑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扶桑不做无意义的争斗,你要是想凭一张嘴劝我与你一起对抗诸圣和鸿钧老祖,那还是不必了,除非你让我看到胜利的希望,如此扶桑我还会帮你一把。”

对于扶桑这个回答,萧阳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他既不觉得扶桑无情,也不觉得扶桑过分,这不过是常情罢了,毕竟没有谁愿意废弃亿万年的修行,与你做一场不可能胜利的争斗。

所以萧阳没有半分恼怒,他笑看着扶桑道:“你还是这样,趋吉避凶。”

“哈哈哈。”扶桑抚须道:“老头子我能够从远古那个混乱的时期活到现在,就是靠这个了。”

萧阳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失笑道:“你放心,这次的争斗,不会把你牵扯进去,我只是来看看你,顺便问问你,愿不愿意去太阳星上待着,在那里我想你能修行的更快了。”

“哦?”

扶桑疑惑地看了萧阳一眼,见萧阳成竹在胸,自信满满,他不解萧阳有什么依仗,能够让他立足于不败之地?

不解归不解,反正扶桑他是准备抽身而退了,他说:“别说老头子不帮你,实在是无能为力,若是到了最后老头子见事不对,或许老头子还可以保留你一分两分的复活机会。”

“不必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我只问你,太阳星,你去还是不去?”萧阳拒绝道。

扶桑斟酌了一番,虽然在太阳星上修行的确对他有偌大的好处,但是想了想,他既然决定抽身而退,还是不要再接受萧阳的好处为好,于是他摇头道:“我舍不得这汤谷,太阳星就不去了。”

萧阳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看透了扶桑的顾忌,他笑道:“你大可不必如此,我岂会算计于你?只是感谢你这些年的出手相助罢了。”

可见扶桑丝毫不为所动,萧阳也不再强求,又对那栖息在扶桑树上的火鸦们说道:“既然你不去,那我只好让他们去了,如今他们也都到太乙了,去太阳星修行最好。”

然后,萧阳招来金炎,吩咐道:“太阳宫我已经开启了,去吧,带着你的兄弟前往太阳星,那里才是我们金乌的根源,在那里修行才能够让你们纯化血脉,才有可能化作真正的金乌。”

闻言,金炎顿时激动了,他虽然如今被人称为紫薇大帝之子,金乌太子,仙帝之子,但他明白他不过是火鸦,不是真正的金乌,为此他常常感到困扰。

如今,听闻萧阳开启了太阳宫,让他们去太阳宫修行,甚至他们有可能真正的成为金乌,这让金炎如何不激动?

他早已在想着如何化作金乌,今日有了希望,顿时他颤抖着嘴唇道:“多谢父亲成全。”

然后,他又对扶桑躬身一礼,以谢多年的照拂,就招呼着火鸦们出了汤谷,直往太阳星而去。

看着火鸦们离开汤谷,扶桑有些失落的笑道:“这样一来,汤谷又只剩下老头子我一人了。”

萧阳不以为然,他不以为扶桑会有什么失落,毕竟不管是帝俊太一,还是十金乌,或者是三千火鸦,他们与扶桑不过是相互依存,因果相连,大道相通罢了,论情谊,扶桑比不得白虎。

所以萧阳没有任何留恋,迈步离开了汤谷,留下一句话道:“我会让你看到胜利的希望的,我会用事实证明,我青阳这次绝不会输的。”

“是吗?”扶桑对着虚空呢喃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希望如此吧。”

离开了汤谷,萧阳并没有返回紫薇宫,而是再次来到了东海海岸,找到了蚩尤。

蚩尤本正研究一块兽皮地图上分布的部落,想着如何吞并周围的部落,突然萧阳现身,蚩尤一惊,见是他,更是警惕,他道:“你又来了。”

萧阳瞄了一眼那张兽皮地图,念头转了转,就明白了蚩尤想要干什么,他笑着提醒道:“我劝你这个时候不要太大动作了,不要去吞并那些散落的人族部落。”

“为什么?”蚩尤疑惑问道。

“因为最近伏羲大圣就要托生于人族,开启三皇五帝治世的时代,你这时动作太大,恐怕太惹人注意,再加上如今的你在人族还没有太大的话语权,恐怕轻易就会失败的。”萧阳笑着解释道。

蚩尤也早已经听说过当年蟠桃会时,诸圣定下的三皇五帝,如今听萧阳说伏羲最近将要降世,他虽然有些怀疑,但想想还是信了。

当然,蚩尤对于萧阳的提醒不会有什么感激的,他知道这人来此有他的目的。

于是,蚩尤收起那张兽皮,直言问道:“你可是还是为了那件事来的?你真的要与我巫族联盟?巫妖之仇,可不是轻易能够化解的。”

“我不是来化解巫妖之仇的。”萧阳笑道:“我只是来合作的,合作以后,各奔东西就是了,我如此坦诚,你可能够给我一个答复,后土如何说?”

蚩尤闻言眼神一凝,心里却是松了口气,其实他也不相信巫妖之间能够合作,萧阳现在如此说,倒是让他释然了些许,这样才对嘛,巫妖如何能够握手言和?不过是短暂的相互合作,相互利用罢了。

然后,蚩尤定定的看了一眼萧阳,说道:“跟我来。”就转身离开了这简陋的房屋。

萧阳跟在蚩尤后面,来到了巫殿前,蚩尤道:“你有胆量就进去吧,后土祖巫就在里面。”

“嗯?”萧阳打量了巫殿一番,见它和那盘古殿造型一般,充满了神秘粗犷。

然后,他就不曾在意地进了巫殿,他并不惧怕后土能够把他怎么样,因为他身体里有一个影的存在。

这个影的深不可测,虽然给他带来许多烦恼,但有时也是一座靠山。

“吱呀”一声,萧阳就推开殿门,进了巫殿。(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