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伏羲遇到的问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最难缠的九黎部落在萧阳的示意下,投靠了伏羲,剩下来的两支部落则都在女娲和太上的旨意下,毫无阻碍的投靠了伏羲。

于是,伏羲这位内定的人皇没有经历任何波折,轻而易举的就成了人族共主,开启了他的天皇之治。

沧海桑田,八百年时间就过去了。

伏羲在人族也已经过去了八百年,他定婚嫁人伦,制陶罐,依据妖文衍生人族文字,在陈地定都,创造医术,传下弹奏等等,就这样统治了人族八百年,为人族做出了杰出贡献。

但伏羲觉得还不够,眼见他的根基在这八百年时间越来越雄厚,他就要从大罗重新突破混元,重新踏上大道,就要功德圆满,离开人族,他觉得他还要为人族做点什么,以感谢人族。

此时,伏羲坐在渭水边,不断的在一龟甲中推演八卦,许久,他睁开眼,紧锁着眉头,摇了摇头。

一边的离珠问道:“师尊,难道遇到瓶颈了?”

伏羲叹道:“我本想给人族留下八卦,以测未来吉凶,让人族以后能够避免许多灾难。”

“但”伏羲指着龟甲道:“这龟甲难以助我功成啊!”

八百年过去了,在伏羲的调教下,如今离珠也已经是一个金仙了,除了离珠自身天赋极佳,还有伏羲调教的好,就是人族道体的优势了,比之妖族的艰难修行,在洪荒,人族实在是不合理的存在,不过八百年,离珠就成为了金仙。

金仙的离珠也是有一定的眼力的,他认得出那龟甲是一不凡之物,古朴大气,恐怕就是先天灵宝也比不得。

其实,这龟甲何止是一件不凡之物啊,这龟甲它是女娲娘娘深入北海禁制,硬生生从沉睡的玄武老祖身上剥下来的,是一位圣兽的遗蜕,哪里是平常的先天灵宝能比的。

但是连圣兽遗蜕都无法帮助伏羲把八卦推演出来,还有什么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呢?

伏羲陷入深思,然后他挥退离珠,道:“你回去吧,让我一人待一会儿。”

“是,师尊。”

等离珠离开,伏羲拿出山河社稷图,顿时女娲从山河社稷图中现身,她看着伏羲道:“兄长,可功成了?”

伏羲摇了摇头,苦笑道:“还差一步,看来我所创的八卦唯天地不容啊,不然,怎么圣兽遗蜕的龟甲也无法助我功成?”

想了想,他又失笑道:“这也是,八卦乃是逆天之物,能够测未开吉凶,甚至精于此道者,能够准确预测未来,委实恐怖,不容于天道也是情理之中,看来天不容八卦,还是算了吧,算了吧。”

说着,伏羲递上龟甲,满脸歉意道:“这龟甲是妹妹从玄武圣兽那儿借来的,还是还回去吧。”

女娲没有接过龟甲,神情严肃,她不快道:“就差一步,兄长你就要重入混元,重新踏入大道,如何能够放弃?就算天不容八卦,难道就没有其他法子,让兄长踏入混元?”

伏羲无言,摇头道:“八卦是我要留给人族的,希望他们能够依凭八卦而躲避灾劫,也是我主修之法,是我的道路,哪里能说换就换呢?”

“可是,当初兄长你能够凭借八卦踏入混元,怎么如今却不行?”女娲又疑惑道。

伏羲苦笑,指了指天,道:“因为天不一样了。”

是啊,因为天不一样了!

当初的天是天道,是无意识的,而如今的天,却是大部分已经**控于一人之手了,这样的天,不容八卦的存在,再正常不过了。

女娲也仰头看了看那天,自是明白了伏羲话中意思,她顿时也沉默了。

她虽身为圣人,圣人之言被人当成天意,可是却不知圣人头上还有一个天,还有一个天意,无法改变的天意。

如今这个天意限制了伏羲的道路,让八卦无法成形,女娲却是丝毫办法都没有,她问伏羲:“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伏羲想要放弃吗?不!他不想。

除了留下八卦推演之法给人族,他也想要重新演八卦,助自己一举突破混元,但天不容,如之奈何?

伏羲摇着头,面露无奈,正要开口劝慰女娲,这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二物,或者这二物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可是这二物已经有主了,而且此二物之主人对这二物有大用处,他会不会借予他们呢?

伏羲不确定,他迟疑会儿,斟酌道:“或许还有比之圣兽遗蜕之物更能够助我,只是不知主人家会不会借予我们。”

“是何物?”

女娲忙问道,对于后面的话,她直接忽略了,毕竟洪荒她去借东西,谁敢不借?就是三清,也要给予她几分薄面。

伏羲看了她一眼,苦笑道:“河图洛书。”

女娲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即眉头也拧了起来,喃语道:“原来是河图洛书啊,这可就麻烦了。”

河图洛书如今在萧阳手上,他们去借,依他们的面子,借肯定借的到,可是要面临的麻烦也不小。

毕竟现在河图洛书是被萧阳布置成周天星斗大阵了,动了河图洛书就等于把周天星斗大阵破解了,没了周天星斗大阵,萧阳以及紫薇宫就没了安全保障,没了庇护所。

如此,那要是昊天和三清这时为难萧阳,谁来面对这些人?

所以说,这下子麻烦了,要从萧阳那里拿到河图洛书,就必须做好面对三清和昊天威逼的可能。

想到这些,女娲也皱了皱眉头,许久都是沉默不语,然后她咬了咬牙,道:“为了兄长成道,我也就豁出去了,我且去问问青阳,他肯不肯借我河图洛书。”

伏羲摇头道:“不是青阳肯不肯,而是不能借,不然他如何庇护五族和紫薇宫的下属?”

女娲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的决心已下,自是不会改变,她道:“我会解决这事的,兄长且静待佳音。”

说完,女娲的光影就散了,伏羲见状,再次苦笑,自语道:“河图洛书,哪里那么好借的,借了,欠下的因果又哪里那么好还呐。”(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