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不承认是金乌的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娲皇宫。

女娲收回神念,就呆呆的想了半晌,最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语道:“本想潜修于世,却没想到终究避无可避,这次又要欠下几个大因果,以后难还啊。”

然后,她吩咐道:“金凤,让人去请三清圣人来娲皇宫一趟,就说我有要事商量。”

“是,娘娘。”

应下之后,金凤退下去安排,而女娲再次想了半晌,然后也离开了娲皇宫,前往紫薇宫,借那河图洛书一用。

……

蓬莱岛,宫殿。

一幽魂在空中飘荡,他对面就是萧阳,萧阳看着他,笑道:“二弟,你还是想不起来上古之事吗?”。

幽魂沉默不语,半晌摇了摇头,幽幽道:“我只记得我是晔,华胥部落的晔,并不是你口中的二金乌。”

可是,晔除了人族华胥部落的晔的身份以外,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由二金乌留下的残魂裂魄转生之人,他就是二金乌。

可惜的是,萧阳没有在晔活着的时候找到他,而是在死后才再次找到晔,如今的晔不仅成了一魂魄,而且不知为何,对前世金乌的一生没有任何记忆。

看着苦恼的晔,萧阳不再多说,晔已经苦恼了六百年了,他还是一点东西都没记起来。

萧阳又岔开话问道:“那我教你修行的太阳真火,进度如何?”

说起这个,晔就很是高兴,抛下了苦恼,兴奋道:“这太阳真火,你说的很难,可我觉得并不难啊,一学就会。”

说着,他伸出手掌,微运法力,手掌上就燃起了熊熊的太阳真火。

本来太阳真火属阳,最是克制阴秽之物,而晔是幽魂,应该被太阳真火克制才合理,但是恰恰相反,萧阳教了晔太阳真火,晔不仅学会了,而且运用的炉火纯青,他的魂魄也不曾有受到过丝毫伤害。

萧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只因为这是金乌的天赋本能,不管金乌如何变化,只要还有本源,使用太阳真火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如今的晔虽然金乌本源稀少,但太阳真火还是手到擒来。

但是,晔以幽魂之体,再加上稀少的金乌本源,他想要修道,踏出自己的大道来,那就有些难度了,除非他能够还本归源,学凤凰涅槃一般,在太阳星中孕育千万年,他才能再次恢复金乌之身。

萧阳眼神复杂的看着驱动太阳真火的晔,心里叹了一声,暗自想道:“本以为金乌转世投胎,跟脚深厚,所转世之人必是不凡,修行不成问题,但却没想到他们只是残魂裂魄,如何比的真正的金乌?如今成了这番模样,前事尽忘,无法回归本来面目,可如何是好?”

“难道要我把他打的魂飞魄散,只留下本源,然后放回太阳星中重新孕育吗?”。

心里很是纠结,萧阳终是下不了手,他试探的问晔道:“你想知道你的前世吗?”。

晔收起掌中的太阳真火,对萧阳笑道:“我是金乌?那个万余年前传说中的恶神?”

“恶神?”萧阳喃语,表情复杂至极。

“不,不,不。”晔好像没有注意到萧阳复杂的表情,他摇头摆手道:“我不是那金乌恶神,我只是华胥部落人族的晔,我跟随在伟大的伏羲天皇座下,一起造福人族,绝不会是传说中让生灵涂炭的恶神金乌,你可能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萧阳嘴里苦涩,六百年了,萧阳每每提起金乌,并用各种方法证明他晔就是金乌,就是他口中的恶神,但晔从来不信。

就如此刻一般,晔不断的摇头摆手,他坚信自己是个人族,而不是上古的金乌。

萧阳不再多说,六百年了,他觉得晔这样自欺欺人,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于是,萧阳摇头嗤笑道:“晔,你如此欺骗自己,有什么用呢?你前世是金乌,这是事实,没有人能够改变。”

不断否定的晔沉默了,萧阳对他说他是金乌,说了六百年,晔自己也否定了六百年,但他内心深处知道,自己是在自欺欺人,萧阳没有说错,他的确是金乌转生,至少是金乌的残魂裂魄转生,可他坚持他不是金乌。

许久,晔沉声道:“那是前世,今生的晔是人族,华胥部落的人族。”

“可是你身上有着金乌的本源,晔!”萧阳直直的盯着他道:“你知道嘛,晔,没有金乌本源的你,在轮回之所关闭的今日,在太阳的暴晒下,不过几日就会魂飞魄散,但你不一样,因为你有金乌本源,所以太阳对你没有任何伤害,你的魂魄才能够支撑到我找到你的那日,晔,你是金乌,这个事实无法改变。”

晔没法再自欺欺人了,其实,在第一次萧阳告诉他,他是金乌时,晔就没法再自欺欺人了。

是啊,他要不是金乌,没有金乌本源,他如何能够在洪荒游荡两三年而不散?他所看到的其他的幽魂不过三天就会魂飞魄散,他如何能够坚持的那么久?

是啊,他要不是金乌,他如何能够使用并且操控太阳真火?这是金乌,至少是拥有金乌本源才能够使用的。

是啊,他要不是金乌,眼前高高在上的紫薇大帝如何会带他一个幽魂来到仙岛,而且还教他修行,教他所有。

是啊,他要不是金乌……

自从他死后,变成幽魂以来,六百年了,一切都在告诉他,他就是金乌,这点就算他否认了六百年,也不能再自欺欺人的否认了。

面无表情的晔苦笑自语道:“我是金乌转生?可是我还是想当人,而不是金乌。”

对于晔的承认自己金乌的身份,不再自欺欺人,萧阳冷眼看着他,并不曾有丝毫喜悦,心里更是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暗自懊悔道:“万没想到,残魂裂魄转生有如此副作用,不但不曾没有归还本来面目,简直是换了一人,这该如何帮他恢复?”

萧阳皱眉暗自思索着,这时,水仙走了过来,在萧阳耳边说了几句话,顿时萧阳神情一凛,暂时抛下了晔的问题,思考起了女娲的来意。(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