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女娲相求,通天不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娲皇宫。

女娲对云台上的三清略微欠了欠身,道:“劳三位师兄来此,女娲有事相商。”

太上摆了摆手,道:“娘娘不必客气,不知娘娘请我们来此所为何事?”

听问,女娲顿了顿,然后叹气道:“这事与我兄长伏羲有关。”

“嗯?伏羲大圣离功德圆满还有两百年,难道出了什么岔子不成?”太上疑惑道。

女娲摇了摇头,眼神坚毅,笑道:“人族那儿岔子倒是没有,只是我兄长却是无法再推演八卦了,实在是殊为遗憾啊,所以我想助兄长一助,要借青阳的河图洛书一用,可又怕三位师兄到时与青阳为难,所以先通知三位师兄一声,不知三位师兄觉得如何?”

这下子三清终是明白了女娲请他们来此所为何事了,不过是为了伏羲成道的事罢了。

要说伏羲八卦之法,能够窥视天道未来,三清的态度看法各个不同。

太上无为,天道未来如何他都稳坐钓鱼台,藏在幕后为黑手。

元始教化顺天,对于天道未来很是在意,这能够给他指明以后的方向。

而通天却是毫不在意了,他对天道从不存有什么敬畏之心,他本身道途就是截天之道,如此,天道未来与他何干?

所以对于帮助伏羲成道,太上无所谓,元始心动了,而通天更是事不关己。

于是,元始斟酌道:“娘娘的意思让我等在河图洛书外借之时,莫要和青阳为难?”

女娲点了点头,笑道:“元始师兄,我正是此意,不知三位师兄觉得如何?”

三清对视一眼,暗自沉思半晌,却是没有一人再回应女娲,太上元始在等女娲开出条件,给予好处,而通天却是有些微不快,他和萧阳的仇怨,如何能够不抓住机会报仇雪恨呢?

女娲见状,顿了顿,明白太上元始的意思,暗叹一声,然后朗声道:“三位师兄,这次就有劳三位师兄高抬贵手了,就算我欠三位师兄一个因果如何?以后三位师兄有所差遣,女娲绝不推辞。”

三清皆是一怔,万没想到女娲居然开出这样的条件,让三清又是好一顿思索。

其实,太上元始早前就并不准备把萧阳一系清除,都一致认为这时还不到时候,若是贸然清除萧阳,恐怕昊天和西方教在天庭就会立刻做大,这也是太上元始不愿看见的。

所以在萧阳和昊天西方教两者取其一,太上元始还是认为平衡最好,反正他们暂时还没时间没精力插手天庭,还是让天庭维持平衡,等待以后他们插手的时候,到时,别说萧阳,就是昊天和西方教都要一并清除。

这是太上元始达成的共识,所以二人相视一眼,皆是点了点头,然后太上道:“娘娘既然如此说,我等岂有不答应之理?又岂会做那小人,阻碍伏羲大圣成道?娘娘放心,我等绝不会在河图洛书外借之时,和青阳为难的。”

女娲闻言,忐忑的心放下了大半,又见元始点头赞同,她更是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她又看向通天,本以为太上元始同意了,通天也不会反对,看在她的情面上,也会点头同意,但女娲却是太过乐观了。

且不说通天对于天庭的局势如何,他并不感兴趣,不管是萧阳控制天庭,还是昊天和西方教,通天从不过问,这点与太上元始不同。

只说通天和萧阳的恩怨,通天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找萧阳报仇雪恨,只是顾忌萧阳控制天庭,生怕萧阳来一个天崩罢了,这才没有和萧阳起大冲突。

但要是萧阳外借了河图洛书,放弃了天庭的控制,那就是通天的机会来了,这时不报仇雪恨,更待何时?

所以女娲娘娘看过来时,通天面无表情,冷哼一声,道:“青阳,乃洪荒祸乱之根源,合该清除,本是忌惮其周天星斗大阵,能够崩塌天宇,这才容他于世,但娘娘,若是借出河图洛书,那正是清除这祸乱的好时机,怎么娘娘还要保他呢?”

闻言,顿时女娲眯了眯眼,她紧盯着通天,冷声问道:“如此说来,通天师兄是不给我这个情面了?”

太上元始看向通天,又对视一眼,却都没有开口相劝,只看通天如何回应。

通天依旧面不改色,毫不留情道:“娘娘,通天的意思就是尽早清除青阳,尽早还洪荒一个太平,娘娘若是能够哄骗得河图洛书,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哄骗?哈哈。”女娲冷笑,冷眼看着通天,见通天不给丝毫情面,她再次生硬问道:“通天教主这是下定决心,要与我为难?要与青阳为难了?”

通天不语,沉默以对。

女娲之前也是好话说尽,左一个师兄右一个师兄,如今通天如此不卖她情面,女娲也无话可说,她面若寒霜,冷哼道:“那通天教主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却是不知教主是这等不通情面之人。”

通天面无表情道:“娘娘,通天不亏欠于任何人,娘娘发怒,实在是毫无缘由。”

的确,通天不欠女娲的,只是不愿卖女娲情面罢了,这点通天没有说错。

但是通天如此作为,却是挡了伏羲的大道之路了,若是通天执意要找萧阳麻烦,萧阳如何能够安心外借河图洛书?伏羲又如何能够成道?

伏羲若是不能成道,那就是通天的缘故,女娲心里如此想。

“好好好,好一个不亏欠于任何人,既然通天教主如此说,那娲皇宫却是容不下教主了,教主自便。”女娲冷笑道。

逐客令一下,通天也没有厚脸皮的留下,对几人略点了点头,就消失在云台之上,离开了娲皇宫。

通天一走,女娲又看向太上元始,一挥手,一卷协议出现在太上元始二人面前,女娲缓声道:“这是我拟的条件,两位师兄可同意?若是同意,且在此留下名讳。”

太上元始看了一眼协议,见协议上只写了河图洛书外借之时,不得与萧阳为难的条件,还有以后以因果相报的事情,并未有其他。

所以二人对视一眼,也未曾有何犹豫,挥手在协议上写下名讳。

见状,女娲满意的笑了笑,“如此,兄长成道之日可期了,多谢二位师兄相助了。”

闻言,太上张口提醒女娲道:“通天师弟性子固执,恐怕他会从中作梗,还请娘娘想好对策,那诛仙四剑可不是好应付的。”

“是啊,是啊。”元始附和道:“娘娘,通天师弟自负,恐怕他会阻碍伏羲大圣成道,娘娘小心了。”

“哼,我自有应对,诛仙四剑又能如何?我也正想要见识见识,看我如何破之。”女娲脸色阴沉,冷哼道。

太上元始闻言不再多说,相视一眼,与女娲打了招呼,就也离开了娲皇宫。(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