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不得不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首阳山,八景宫。

一直在扇火炼丹的太上此时察觉到天庭之事,对于昊天的发难,也不过是抬了抬眼皮,看了天庭一眼,就不曾多说什么。

倒是一边盘坐的玄都开了法眼,细细扫了一遍天庭,见了如今天庭的混乱,他带着点唏嘘道:“昊天也耐不住寂寞了,趁此机会,想要夺回周天星斗,真是多事之秋啊。”

太上闻言,手中扇火的风火扇顿了顿,然后摇摇头不置可否道:“昊天这是火中取栗,玩火**,这是在激怒青阳,自找死路。”

这话不假,但昊天既然敢如此做,那必然有他的依仗,玄都只略想了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窍所在,他笑道:“虽然如此,但师尊您不会让昊天和瑶池亡于青阳之手的,不但您不会,元始师叔也不会,接引准提更不会。”

看着听了这话又不言语的太上,玄都顿了顿,追问道:“弟子说错了吗?难道不是吗?”

太上摇了摇头,抬起了头,眼神里晶亮,闪着无穷的智慧光芒,看着那虚空,不!他不是在看着虚空,而是在透过虚空看一个人,当然玄都只能看出这点,却无法猜测太上这是在看谁。

然后,又听太上喃喃自语道:“是啊,我们不会让昊天和瑶池死的,看在他的面上,不管昊天和瑶池犯下多大的罪过,得罪了任何人,我们也必须替他抗下,救下他的性命,毕竟要是任由他们死了,看着他们死了,只怕他们背后的人就该把猜疑的目光看向我们了。”

“背后的人?”玄都疑惑的询问道:“师尊说的是道祖?可”

玄都又咽下了口中未尽之语,他想问的是太上怎么说背后之人即鸿钧道祖会在昊天和瑶池死后,猜疑他们。

但想了想,玄都终究没有问出口,因为他心里突然有点明悟了,或许当年表面上的鸿钧老祖传道,所谓的一气传三清并不是那么简单,或许三清与鸿钧老祖除了师徒之外,还有其他的利息敌对纠葛。

想到此,玄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口中的询问,然后低下头请罪道:“弟子唐突了,师尊恕罪。”

太上瞥了他一眼,那时刻闪着大智慧的双眼居然出现了瞬间的暗淡,然后又恢复如常,太上轻摇了摇头,又重新扇起了扇子,自语道:“到了末劫之时,你自会明白的,一切都会明白的,且看着吧。”

……

昆仑山,玉虚宫。

在座众人知道了昊天在做什么,不等元始天尊说话,身为天庭的长生大帝,长年呆在天庭的南极仙翁立刻起身出列跪下请罪道:“弟子失职,之前没有得到一点消息,望师尊恕罪。”

元始天尊沉思半晌,摇了摇头,抬手让南极仙翁起来,道:“你起来吧,这事也不全是你的过错,就连青阳占据天庭,都没有能够得到消息,让昊天钻了空子,你又能够从何得来?”

“师尊说的是。”

“这事情不怪南极师兄。”

“正是如此。”

听元始天尊如此说,并不曾怪罪南极仙翁,下面噤若寒蝉的阐教众弟子这才附和的开口,为南极仙翁脱罪开脱。

南极仙翁闻言也是小心翼翼的起了身,但他并未归座,而是躬身疑惑的问天尊道:“师尊,这昊天怎么如此胆大,居然敢趁仙族空虚之时,攻打周天星斗,难道他就不怕等青阳缓了过来,与他清算因果吗?难道他昊天还能斗过青阳吗?”

昊天是斗不过萧阳的,这是洪荒所有人的共识,以前斗不过,现在斗不过,以后也斗不过,但为何昊天敢如此胆大妄为呢?这是让人有些费解的事情,但细细一想,又都恍然明白了什么。

南极仙翁提出此问,皱着眉头许久,也是豁然开朗,然后他抬头看着脸色阴沉的元始天尊道:“师尊,您要保下昊天和瑶池?”

说起来,昊天和瑶池这是狐假虎威罢了,他们是狐,背后的鸿钧老祖是虎,而三清不过是虎后面跟着的狼,他们不得不保下那作死去招惹其他狼的狐狸。

显然,这次三清要被昊天和瑶池算计了,不得不保下他们,不然,鸿钧老祖可不会再那么好说话了。

元始天尊顷刻间就明白了一切,被看不起的两位小小的童子算计了一次,他自然心下暗恨,脸色难看无比,对于南极仙翁的问题,他也沉默以对,不曾回答。

但沉默就是默认,顿时阐教弟子心里极为不爽快,昊天和瑶池是谁?傲气的阐教众弟子如元始天尊一般从未看上眼,但如今却是明白昊天和瑶池是谁他们可以瞧不起,但他们背后的人却是他们议论都不能议论的。

所以,阐教众弟子想要嘲讽昊天和瑶池,想要批判一番,但想到背后之人,顿时一个个如同卡了嗓子,喏喏不语,不敢多说什么。

将下面所有的弟子的情状全部尽收眼底,坐在上面的元始天尊眼里划过一道精光,然后似喃喃自语又似嘲讽某人一般道:“保?当然要保下,不得不保,毕竟”

他顿了顿,却是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只是眼底深处有暗流流过,显然心里也极不平静。

……

东海。

陆压散了万妖阵,领着万妖浩浩荡荡的回转天庭,支援仙族,夺回周天星斗,但在制订作战计划之时,其他人还好说,或杀或擒也就罢了,但昊天和瑶池怎么办呢?

杀了!那恐怕是不可能的,在座的都知道,昊天和瑶池是鸿钧老祖钦点的天帝天后,连圣人都没有动过杀心,他们动手,恐怕不仅圣人会阻拦,还会得罪鸿钧老祖。

但不理会他们,又显得自己底气不足,懦弱无能,毕竟人家都抢砸到家里了,还懦弱的憋屈不说话,不报仇,那实在是莫大的侮辱。

所以被为难住的陆压和十大妖圣默然不语,一时都不知道要采取什么行动对付昊天和瑶池了。

“要是父亲在就好了,他定是有主意的。”这时,那跟着陆压返回天庭的火鸦嘀咕了一声。

陆压不满的瞥了他一眼,正要说什么,突然他轻咦一声,感觉自身金乌血脉突然有些感应,是有人在呼唤他,顿时他和那火鸦对视一眼,心里俱是惊奇讶异。

而火鸦看了看四周,正是他来时经过的那片东海海岸,那时他也有血脉本源的感应,但因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不曾去一查究竟,如今又感应到了,那这应该是拥有金乌本源的人就在附近吧。

火鸦踟蹰了一瞬,然后正要开口向陆压说明他来时经过这里的发现,这时,突然从那东海海岸传来一声叹息声:“唉!”

“昨日的伏羲是伏羲,他能够证道。今日的伏羲还是伏羲,依旧能够证己道,你又能奈我何?”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