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万仙阵被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万仙阵外。

女娲扶桑,接引准提四人商议完毕,顿时分散于万仙阵四周,要从外到内破了这万仙阵。

女娲娘娘在东,眼神凝重,心里也急切,只想着早点结束与截教争斗,再去察看让自身不安的事情。

所以,这次女娲娘娘不再如同破那诛仙大阵一般小心翼翼,而是在外面打量了一番万仙阵,见接引准提扶桑三人皆已在商量好的地方归位,她立刻厉声大喝:“诸位道友,出手吧!”

说着,女娲手中的红绣球就向万仙阵中攻了过去,红绣球化作一道红光,照亮了白茫茫一片的万仙阵,威力无穷。

而听到女娲娘娘的命令后,接引准提扶桑三人也不曾耽搁,只见接引从金莲上站起,右手一伸,手中就现出一把五花拂尘,拂尘色彩斑斓,亮丽无比,自身发出无量光芒,显然这拂尘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现了拂尘,接引也不耽搁,轻喝一声,将拂尘甩出,顿时拂尘中的丝线如同能够穿透虚空一般,直接向万仙阵而去,如入无主之地。

准提则哈哈一笑,有些志得意满,加持神杵和七宝妙树同时打出,二宝也齐化作光芒,入了这万仙阵中。

而扶桑面容则是有些忧虑,他苦笑一声,暗道:“这次可是把通天教主得罪狠了,接引准提不惧,女娲娘娘也不惧,可是老头子我却是身在东海,说不得以后通天教主就要与我为难了。”

“但既然选择了助青阳一臂之力,现在想这些也无益,罢了,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罢,扶桑轻摇了摇头,然后将手中的扶桑木同样打出,可是面上的忧虑却是始终未散。

诸圣出手,一边观战的萧阳孔宣等人自是气氛有些微紧张,尽管众人皆知胜利在握,但不到最后,到底会有变故发生,比如那太上元始。

孔宣看着诸圣出手破万仙阵,就笑问萧阳道:“大帝你说这太上元始二位圣人真的就如此绝情,任由通天教主在此受辱?”

萧阳闻言轻笑一声,他如今也已成熟了许多,不再被自己的狂妄蒙蔽,能够认清自身,所以他以前的一些看法,他觉得或许出现了偏差,比如三清的真正的关系。

诚然,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二人大道相悖,下面的弟子之间也颇有争吵,二人也有许多罅隙,但这些真的能够动摇三清亿万年的兄弟情义吗?

他们二人大道相悖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怎么偏偏这时爆发出来,成了如今这样的局面?真的只是由时间积累的不满导致的吗?

还有阐截二教弟子的矛盾也不全是矛盾,也有南极仙翁和云中子对截教有好感的阐教弟子,这二人在封神之战中可是很少出手,甚至云中子暗中送去巨阙剑,想要帮殷商除去妲己,还有姜子牙可没有直接去西岐,而是到了朝歌向纣王效力,也要除了妲己,这些又说明了什么?

这些问题让萧阳幡然醒悟,或许只是他单方面的认为三清关系极差,其实他们现在如此也许只是一种假象,给所有人看的一种假象,那么他们如此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又为什么要制造这种假象?萧阳不得而知,但他明白其中定有蹊跷。

想到此,萧阳心中凛然,再也不敢只凭自己后世一些传说经验之谈来判断洪荒之事,毕竟这里是真实的血腥残酷的洪荒,而不仅仅是传说。

越想,萧阳的神色表情越加凝重,他再细细琢磨了一番,然后道:“你说的对,太上元始不会坐看通天教主受辱。”

顿了顿,他又眼神坚定,眼里充满了无尽怒火道:“但是,紫微星被毁,帝星坠落,通天教主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即使太上元始来了,也是如此。”

“嗯。”

孔宣重重的点头,同样眼里充满了恼怒,通天教主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要不是玲珑心中感觉不安,叫他前去紫微宫,恐怕玲珑已经葬身于其中了,这是孔宣无法接受的,如果玲珑死了,他如何向凤祖交待?如何向族人交待?要知道,玲珑才是凤凰族唯一的继承人,他不过是代管罢了。

所以,这次通天教主不但触碰到了萧阳的底线,孔宣同样难以接受通天教主的霸道行为,所以此时他们俱都下定决心,此次不管谁来,都要通天教主付出沉痛的代价。

“啊!”

“啊!”

……

这时,就见随着诸圣出手,那白茫茫的万仙阵中就传出了一声声惨叫,显然诸圣法宝向万仙阵攻去,在万仙阵中受到了截教弟子的阻扰,但截教弟子如何能抵挡诸圣亲自出手?这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所以随之响起的惨叫声也就理所当然了。

“女娲扶桑,接引准提,你们欺人太甚!”

这恼怒的声音正是通天教主的,显然对于诛仙大阵被破,万仙阵中截教弟子又不断出现伤亡,四大弟子更是被擒下三个,这让通天教主极为恼怒,这才在阵中发出如此愤恨之声。

可通天教主的恼怒,女娲不曾理会,这一切都是通天教主自找的,怪不得别人,你既然挑衅在先,动手在前,今日的苦果,你也该承受,女娲如此想道。

而扶桑却是略微苦笑,他虽是混元大罗金仙,但可没有太多的底气与诸圣争锋,可这步不得不走,就算得罪通天教主,他也必须为萧阳撑了下去,因为看到了五圣兽的结局,扶桑突然有些畏惧,畏惧终有一天,自己也会落到这样的结局。

所以,萧阳与诸圣相争,扶桑他也想要争一争了,毕竟退缩让步在洪荒不会被人认为是谦让,反而会被人当成软弱可欺。

当然,接引还是那副悲苦模样,没有任何变化,而准提听到通天教主的愤恨的声音,却是满脸笑意,或许这些年被三清压的太狠了吧,所以他有些微志得意满之状。

萧阳一个个观察诸圣的反应,对于通天教主的愤恨恼怒,他也是冷哼一声,嗤笑的高声对阵中的通天教主道:“自己种下的因,自有这苦果,通天教主,这浅显的道理,应该不用青阳与教主说吧?”

“青阳!”

听到萧阳的声音,通天教主的恼怒更胜之前,咬牙切齿的大喝一声。

但不管通天教主如何恼怒,如何愤恨,如何恨不得亲手捏死萧阳,在诸圣齐攻伐之下,虽有截教弟子不畏生死的抵抗,通天教主也竭力与诸圣周旋斗法,但万仙阵终究在诸圣再次加大攻击力度之时被破了。

只见白茫茫的万仙阵散开了云雾,血腥味从阵中传来,然后就见那截教万仙一个个横死于阵中,各个死状凄惨无比,让人不忍直视,显然这些人都曾不畏生死的前仆后继,最后惨死于阵中。

当然,对于截教弟子的横死,萧阳不在意,诸圣也不在意,在万仙阵被破的那一刻,他们就直接看向那阵中心的通天教主,此时的通天教主狼狈至极。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