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远古金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座高台之上,随着诛仙大阵和万仙阵先后被破,布阵之人通天教主也先后受到阵法反噬,嘴角流血,精神萎靡不振,再也不是那个不可一世,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通天教主。

而女娲扶桑,接引准提,萧阳孔宣等人则高高在上的在虚空中俯视着狼狈的通天教主,作为胜利者俯视着失败者,可胜利者们都没说话,只沉默的看着狼狈的通天教主,一言不发。

即使狼狈不堪,通天教主的脊梁依旧挺直的,他的腰背不曾弯下,他的尊严不容人践踏,即使他此刻是个失败者。

他抬头缓缓的扫了一眼俯视着他的众人,哼笑了一声,直视萧阳道:“青阳,即使今日我输了,但我从不会后悔,我通天不会后悔我做的任何一个决定。”

他的话语铿锵有力,显示他的决心之坚定,即使面对此刻的围攻,也不曾低头,这是属于通天教主的傲骨,是通天教主的倔强,或许现在就是面对鸿钧老祖,通天教主也会如此说:“我通天从不后悔。”

当然,萧阳要的也从不是通天教主的低头认错,后悔莫及,他要的和通天一般,通天要为当年死去的截教弟子出一口恶气,今日他萧阳也不过是为自己所受的****返还给通天,让他也尝尝自己道场被毁于一旦,被人欺上门来的憋屈的感觉。

至于通天教主的低头认错,后悔莫及,谁稀罕!

所以对于此刻强硬依旧的通天教主,萧阳毫不在意,他嗤笑一声,然后道:“教主后不后悔,与我无干,但今日我却要教主也亲眼看看道场被毁的感受,亲自尝尝那被人欺上门来的屈辱。”

说完,萧阳转身指着那金鳌岛,毅然下令道:“听我号令,金鳌岛上鸡犬不留,从此东海再没有金鳌岛的存在!”

“是,大帝!”

众人凛然,立刻应声,然后露出了獠牙,向金鳌岛进攻。

随即无数龙族在东海中兴风作浪,波涛汹涌,企图用海水淹没金鳌岛,使这座仙岛沉没东海。

凤凰族则是在金鳌岛上飞来飘去,凤鸣之声不断,嘴里不断吐出南明离火,焚烧金鳌岛的一切。

僵尸一族更是大感兴奋,他们还没有忘记当年是谁在僵尸岛差点灭了僵尸一族,如今仇人在前,哪里还忍耐的了,当即一个个也露出僵尸獠牙,仰天怒吼,然后施展法力摧毁金鳌岛上的所有宫殿,所有的洞府。

于是,金鳌岛下面被海水淹没,岛上被南明离火灼烧,还有僵尸一族在不时的破坏和杀戮岛上的生灵,一时之间,这座他日圣地沦为地狱,其中生灵再也顾不得其他,忙往外逃离。

碧游宫中的水火童子本就提心吊胆,暗自担忧着外面的战况,突然间天降大火,海水淹没金鳌岛,还有那些凶恶的僵尸作恶其中,当即他就心慌意乱,无法再安心守在碧游宫中,忙去后面牵了通天教主的坐骑奎牛,坐上奎牛忙逃离了金鳌岛。

到了金鳌岛外,就直接来到通天教主和多宝身边,水火童子哭着禀报道:“老爷,岛上,岛上”

他惶恐害怕极了,一句话也说不清楚了,等他再看清楚场上的形势,见他们自己已经被诸圣和仙族包围了,都冷冷的从上往下俯视他们,顿时水火童子收了哭声,害怕的从奎牛背上下来,躲到了多宝背后,再不敢说什么。

其实,不用水火童子禀报,萧阳下令时,通天教主就在一边听着,龙族凤凰族僵尸一族动手毁灭金鳌岛时,他也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但是看着深陷火海和水淹的金鳌岛,通天教主不曾恼怒,反而只是冷眼看着,不曾动手与萧阳大打出手。

通天教主的反应有些异常,这是众人一眼就看明白的,毕竟被人欺上门来,被人当面毁灭道场,是泥人都会发火,更何况是脾性暴躁的通天教主?

但为何通天教主只是冷眼看着?

萧阳不解,众人更是疑惑,这时,又听通天教主冷声嘲讽道:“青阳,金鳌岛不是一座岛,今日你动了此岛,不过是自找麻烦罢了。”

金鳌岛不是一座岛?

这话萧阳听的更加不明白了,他看向女娲扶桑,接引准提,想着他们能给自己一个提示,但女娲顿了顿,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此话的含义。

接引准提相视一眼,也沉默不语,显然也没有明白这话的意思。

而扶桑却是皱着一张老人脸,苦苦思索着什么,突然,扶桑脸上神情大惊,瞪大了眼,指着那正被水火摧毁的金鳌岛,抖着唇道:“莫非,莫非这是那远古的金鳌所化?”

“哈哈哈,你扶桑不愧是从远古活下来的老东西。”通天教主大笑,口中还幸灾乐祸的道:“这岛正是那远古的金鳌所化,它正处于沉眠之中,你们搅扰了它,我想扶桑你应该知道搅扰此金鳌的下场吧?”

闻言,扶桑顿时脸色大变,哆嗦着嘴唇,心里的恐惧在脸上就表现了出来。

远古的金鳌?那是什么东西?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萧阳看了看大笑的通天教主,又眼带疑惑的看着脸色大变的扶桑,不明白为何听到此人的名讳,扶桑这种混元大罗金仙还会如此畏惧惶恐?

扶桑收到萧阳疑惑的眼神,暂时压下心中的慌乱,他咽了一口唾沫解释道:“远古金鳌,是当年的海中霸主,龙族还在他之后,只等金鳌沉睡之后,龙族才敢在东海发展,其修为恐怕,恐怕比之当年的鸿钧老祖也不差丝毫,如今如何,却是不知了,万没想到这金鳌岛是那金鳌所化。”

众人听到这里,五族中从远古三族争霸中存活下来的长老顿时也是脸色乍然一变,好像想起了什么,那凤凰族大长老忙让放火烧岛的凤凰族人归来,然后凑到孔宣身边,小声道:“大太子,回天庭吧,那金鳌不是我们惹的起的。”

“嗯?”孔宣疑惑的看着大长老,顿了顿,问道:“大长老也想起来了这远古金鳌是何等人物了?”

大长老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水深火热的金鳌岛,身子激灵的打了一个哆嗦,道:“是,想起来了,以前族长说过,这远古金鳌是洪荒第一批生灵,最早诞生的几个,很不好惹,当年和鸿钧老祖,杨眉老祖好像都争斗过,不分输赢,也幸好这金鳌只知睡觉,不管闲事,否则洪荒又是另一番局面了。”

闻言,孔宣和萧阳俱是怔愣了好半晌,还真没想到这洪荒,这东海还有这么一位人物。

而且显然,这远古金鳌还在沉眠中,看来,他要执意毁掉这金鳌岛,恐怕是不太可能了,除非吵醒这位沉睡的远古金鳌,激怒此金鳌,恐怕他眼前的胜利转眼间就会失去,从胜利者成为失败者。

萧阳在心里细细衡量着得失,但不等他有所决定,那金鳌终是被响动闹醒了。

“谁?是谁吵闹,让人不得消停?”

粗大的声音震耳欲聋,响彻云霄,然后就见一***从海中升起。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