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扑朔迷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远古金鳌从沉睡中醒来,他昂着乌龟般丑陋的头颅,怒吼了一声,显然对于把他吵醒的人极为不满。

他的不满让诸圣都极为紧张,有些微战战兢兢,尤其是扶桑,他几乎是一直抖着唇,一副惶恐至极的模样,显然这远古金鳌让扶桑感到万分不安。

但即使再不安,诸圣也无人逃跑,不然,这时逃跑,成为洪荒的笑柄,他日有何面目在洪荒立足。

也幸好,这金鳌伸出了头,打了个哈欠,虽然说话语气不好,但也没有直接攻击人的意思,只见他打量了一番在场众人,尤其是在五族和扶桑身上停顿了一会儿,然后他转头见自己的身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也不在意,只轻微的晃了晃,抖了抖。

他这只是轻微一抖,那背上的南明离火就完全被甩入东海之中,身躯下面的东海波浪更是掀起惊天巨浪,一浪接着一浪,一浪比一浪高。

那海浪向四周打来,萧阳孔宣,诸圣,五族等所有人皆在海浪的攻击范围中。

而听扶桑说了这远古金鳌的厉害,在场众人哪敢轻视这小小的海浪,即使这只是海浪,但在鸿钧杨眉金鳌这等大人物施展开来,那威力也不可小觑。

所以所有人顿时飞身到了虚空高处,远远避开攻击的海浪,不敢直接与金鳌争锋,就是狂傲如通天教主,也卷着诛仙阵图,带着残余的截教弟子逃离海浪的攻击范围。

“哗!”

海浪逐渐降低,巨大的海浪声响起,当海面重新平静下来后,萧阳等人再往下去看,只见这金鳌背上哪里还有碧游宫,全部被金鳌一个抖动摧毁了,然后全部化作粉末,沉于东海之中。

一个抖动就有如此威力,覆灭了截教几万年修建的圣地,这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而见碧游宫被毁,通天教主即使在金鳌苏醒之前,对此早有预料,但亲眼看到,心里还是很不好受,毕竟那是他亲手经营了上万年的基业,如今一个眨眼被毁,就连想要反驳都无法反驳,毕竟谁让你把道场建到人家背上,人家不追究你的责任,你还想干什么?

所以通天教主这时只有憋屈着,兀自痛惜难受。

“这是到了末劫吗?”

这金鳌睁开了绿豆眼,迷蒙的看了四周,有些疑惑,然后开口问虚空中站立的萧阳等人。

这问题问的让人好生奇怪,怎么这远古金鳌苏醒过来,第一个问题问的居然是是不是到了末劫。

自然,这还没到末劫时间,可众人不知这金鳌脾性如何,面面相觑,不敢轻易作答,扶桑更是低垂着头装死,不想让金鳌注意到他,通天教主也不言语,他可不想出头,然后被人揭发他在金鳌身上建立道场,在金鳌身上打洞,造出了无数截教弟子修行的洞府。

最后还是萧阳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恐惧,上前一步,朗声道:“应该还没到末劫,您如何如此问?”

一听这话,顿时金鳌气恼不已,对着萧阳怒哼一声,吼道:“没到末劫,没到末劫,你们把我吵醒做什么?我一觉本来该从开天之初睡到末劫的,怎么中途间,你们却来打搅我?”

从开天之初睡到世界毁灭的末劫,闻言,所有人都怔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而萧阳被金鳌吼的连退了几步,耳膜都像要被震破了,心脏紧缩,跳动的极快,好像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一般。

“啊哈。”

等金鳌嘀嘀咕咕的抱怨了几句,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造成特大飓风,席卷海浪,他这才真正的重新打量了一遍女娲扶桑,接引准提,萧阳孔宣等人。

他看着扶桑就打招呼道:“小扶桑,你还在呀,我还以为一觉醒来,就见不到你了。”

扶桑苦笑,他是从远古就在汤谷生长的,那时金鳌纵游东海,自是和扶桑照过面,如今被认出,扶桑也不意外,他想躲也躲不掉了。

所以扶桑苦笑着躬身一礼:“大神还是如此悠闲,真是羡煞扶桑了。”

金鳌撇撇嘴不理会扶桑,又疑惑的扫了一眼五族,然后眼珠一转,自是明白了如今的沧海桑田的变化,于是他摇头叹息道:“中途睡醒,再睁开眼,故人已没有几个了,那小龙也被人坑害了,真是徒惹人不快,果然盘古大神说的对,与其与世界一起经历发展灭亡,还不如睡一觉,当末劫来临世界毁灭,不得不清醒之时,只当一觉醒来,那开辟的世界如一梦一般,如幻想一般,随它而去吧。”

这话让萧阳孔宣,让诸圣,所有人俱是一震,他们看着摇头叹息的金鳌,无数的疑惑在心里盘旋。

盘古大神说,开辟世界如一梦,如幻想,与其与世界经历发展毁灭,不如睡一觉,然后一切回归清醒之时?

这真的是盘古大神说的,这位远古金鳌见过盘古大神?

那洪荒的一切真的只是梦幻泡影,在末劫之时,终归回归开天之初的原点?

所有人都在这句话中得到了这样的信息,但金鳌所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所有人想问又都不敢问,迟迟不敢开口。

金鳌好像也不愿就此多说,叹息一声之后,就又抬头扫了一眼头上的天,他一眼就看到混沌紫霄宫中的鸿钧老祖,见鸿钧老祖还在与洪荒天道苦苦对抗,金鳌也没有出手坏鸿钧老祖的好事的意思,他冷笑道:“你且好自为之,等盘古大神归来,你也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吧,毕竟你能从这一次的开天辟地中存活下来,或许下一次就不一定了。”

这一次开天辟地,还有下一次开天辟地,这话都是什么意思?

萧阳越听越疑惑,越听越糊涂,当然糊涂的也不只是他一人,洪荒所有人都是糊涂的,只有那些苟延残喘的混沌魔神才知道金鳌这话是什么意思,自然鸿钧杨眉也知道。

然后,又见金鳌垂下头,看向东海的方丈岛,见杨眉安分守己的盘坐修行,金鳌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摇头劝道:“道友,你能活下来,实属不易,还是莫要跟着那位再胡作非为了,不然,那下场不会好的。”

说完,他一个眼神都没有给眼前的诸圣,就沉寂下来,重新把头伸进了东海,闷声道:“我要睡了,你们要闹到一边去闹,别再来我身边吵闹,不然,下次我可没有那么好说话了,哼。”

金鳌哼哼唧唧的警告了一番,也不等人答应,就自己又睡了过去,然后,只见那金鳌的身躯又化作金鳌岛,其上仙气缭绕,乍一看真是一座不比昆仑蓬莱差的仙岛,之前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不是岛,而是金鳌的身躯。

此时,见金鳌重新入睡,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金鳌的话却在洪荒所有人心里翻天覆地,让洪荒顿时暗流涌动,也让让所有人都觉得洪荒真是扑朔迷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