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众生皆在苦海挣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周山。

太极图在空中,S出一道光芒牢牢定住女娲娘娘,让女娲娘娘动弹不得,不能将五彩石完全收入乾坤鼎中。

看着女娲娘娘还未功成,青天只是有些微裂缝,天河之水只是渗透了一些罢了,未曾造成不可挽回的事情,一切都还来的及补救,当即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就连来此援手的扶桑也是微不可见暗地里的送了口气。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要知道扶桑虽然是来此支援女娲娘娘的,但他未必愿意看着天地真的倾覆,毕竟魔族那真是一个可怕疯狂的种族,扶桑不但对鸿钧老祖忌惮畏惧,对魔祖和魔族同样如此。

所以见魔族还未出世,女娲娘娘及时被制止了,扶桑到底是松了口气的。

然后,只见太上从腰间取下一个葫芦,向青天裂缝抛去,承接那些漏出来的天河之水,见天河之水被葫芦完全接下,他这才上前一步,对女娲娘娘道:“娘娘何至于此?”

女娲娘娘被太极图定住,也没有反抗,听问,她抿了抿唇,仰头看着青天,没有直接回答太上,而是莫名其妙的说道:“说众生平等,但众生真的平等吗?”

“蝼蚁被蛇鼠所吃,妖魔有妖帝管辖,人族有人皇治之,鬼物魂魄归幽冥所管,而我们圣人呢,超然于天外天,冷眼看众生,号称管理着天道轮回,但众生哪里知道,圣人也不过是傀儡罢爪牙了。”

“当了这么无数年的傀儡爪牙,为他人所制,不得不去做那些自己不愿做的事情,冷眼看着自己亲手建立的种族在那人一句话下,就衰落了下来,无数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你们可知当年巫妖之战后,妖族崩溃,化作一盘散沙时,我女娲是怎样的心情?”

“是我女娲无情吗?不!不管是人是神还是仙妖,都是有情的,女娲只是迫不得已罢了,就如这众生在洪荒苦苦挣扎,寻求出路,而我女娲也是如此。”

顿了顿,女娲娘娘转头看向沉默的众人,眼睛里透着些许悲哀道:“你们也如我女娲一般吧,不过是苦苦挣扎罢了,要是真的说众生平等,那就是都在这洪荒苦海中挣扎,只有这一样平等吧。”

女娲自顾自的说着这些,好像在宣泄这无数年来的愤怒和悲苦,即使在场众人没有一人回答她,她依然自己说了下去。

“如今,女娲兄长伏羲被那人扣了下来,他容不下一个伏羲,已经碰触到我的底线,今日他不放我兄长归来,我就与他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女娲早已受够了这样的折磨。”

“哈!剑来!”

女娲娘娘说完,大喝一声,就召唤出袖子里的红绣球和娲皇剑,然后红绣球和娲皇剑直接向太极图打去,要打落太极图,挣开束缚,再次施法,收回五彩石。

“慢来!娘娘。”

太上等人本也沉浸在女娲娘娘的自述中,各自默然不语,见女娲娘娘突然出手,太上呼喝了一声,手脚也不慢,手指一指,那扁拐就向娲皇剑打去。

元始天尊见此也回过神来,他也把那手中玉如意打去,直击那红绣球而去。

见太上元始都出手了,扶桑顿时紧张不已,忙紧握着扶桑木,准备为女娲娘娘挡一挡他人的攻击,他虽不想女娲娘娘弄的天地崩裂,可也不能任由女娲娘娘被人围攻,看来是真的颇有些难为。

但让扶桑惊讶的是,在太上元始出手后,通天和接引准提却是没有跟着出手,只见接引准提面面相觑,然后二人缓缓摇头,只站立在一边,看样子是不打算和太上元始一起围攻女娲娘娘了。

其实这也说的过去,毕竟接引准提这次来到东方是受女娲娘娘之托来破诛仙大阵的,如今诛仙大阵已破,他们要是和女娲娘娘此时翻脸不认人,那女娲娘娘以后翻脸不认人,不承认之前应允的条件,那该如何?

所以为了以后西方教能够顺利东传,接引准提是不准备与女娲娘娘为敌的,因此只在一边不动手的看着。

当然,这也是料定太上元始会阻止女娲娘娘收回补天的五彩石,不然,接引准提也必须自己动手阻止女娲娘娘了,毕竟魔族可是西方的魔族,魔族一旦出现,第一个遭殃的或许不是三清,而是身处西方的他们了。

接引准提如何打算没人知道,而通天教主听了女娲一番话,心里却是震荡不已,他是三清中最无法无天的,也是最逍遥自在的,但今日也如女娲一般,被人约束着,心里的不痛快难受比之女娲娘娘也不相让。

所以女娲娘娘的话让通天教主引起了共鸣,沉吟半晌,只见他不但不曾动手为难女娲娘娘,反而一手指挥着青萍剑向玉如意撞击而去,口中更是哈哈大笑:“两位师兄,娘娘说的没错,受人所制如此多年,我通天也早已过的难熬了,若是天地塌陷,让魔祖出世,或许也不错呢。”

“通天师弟!你这说的什么话?怎能如此不顾洪荒众生呢?”元始闻言,当即眉头一皱,大喝斥责道。

“洪荒众生?哈哈哈,好一个洪荒众生。”通天教主语气极为讽刺,满脸嘲弄道:“我也是洪荒众生中的一员,又有谁帮一帮我这个洪荒众生呢?”

“娘娘说的好,洪荒众生唯一平等的不过是都在洪荒这苦海中挣扎,你在我在众生在,既然都在,那为何我这个挣扎的众生要顾忌众生?”

这番话说完,通天教主心中那口咽不下的气都吐了出来,浑身轻松,手指指挥着青萍剑不断的和玉如意相撞击,悠然自得。

见状,元始天尊暗自生怒,心里有些埋怨通天教主不长进,女娲娘娘憋屈无数年,通天教主心里也不舒坦,难道他元始他太上就舒坦了吗?

不过是这话说不得的,毕竟他们的神魂在成圣的那一刻就被人收了去,生死已不由己,如今这发一发牢S倒是痛快了,但后果是什么就不堪设想了。

扶桑在一边听着看着却是目瞪口呆了,他是明白了,这诸圣只怕已被鸿钧老祖控制了,而且只怕诸圣对鸿钧老祖也有了嫌隙了,这真是让扶桑不由的佩服鸿钧老祖的手段了得了,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同时,扶桑心里也是凛然,对于鸿钧老祖更是忌惮,暗自想道:“不利的因素都被除去,远古的五族,魔祖魔族,还有上古的巫妖,都一一被除去,那接下来会轮到我吗?我是不是也是鸿钧老祖眼里的不稳定因素呢?”

这种想法让扶桑心里不由的生出了恐惧来,生怕哪一天他就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死的不明不白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