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一败一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凌霄宝殿外。

正如萧阳所安排的一般,女娲娘娘直接找上了太上,她停在虚空中,笑道:“太上师兄请。”

太上当然没有丝毫退却,上前来到女娲娘娘对面,右手拄着扁拐,摇头略微叹道:“娘娘,那就得罪了。”

说完,就见那扁拐向女娲娘娘打去,女娲娘娘看了,也是抛出娲皇剑,向扁拐迎去。

“砰!”

娲皇剑与扁拐相碰撞,声响不大不小,但每一次让人看着二宝碰撞之间其中就有着无数裂缝出现,显然空间都在这不断的碰撞中破碎了些许,可见这不大不小的声响中蕴含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砰砰砰砰!”

娲皇剑和扁拐碰撞的越来越急,声响一声比一声尖锐,那碰撞之间的空间破碎又重生,让人看着只剩下虚影,耳朵里也充斥着无数的撞击声,一般人完全分不清谁占上风,谁弱了一乘,但诸圣和杨眉却是看的清清楚楚其中争斗的情况。

片刻后,娲皇剑和扁拐还在不断交手,好像还没分出胜负一般,但通天教主突然瞥了一眼萧阳,脸上有些微幸灾乐祸道:“女娲娘娘要输了。”

闻言,萧阳一愣,虽然他早已料到女娲娘娘不是太上的对手,但听到女娲娘娘要输了,还是觉得有些微遗憾,他看向扶桑,扶桑轻点头,默认了通天教主所说的。

当即对于这一场争斗,萧阳即使有些遗憾也不再多想,还有三场争斗却是输不得的,不然要么退位,要么被架空当傀儡皇帝,要么他拿出最后的底牌,来一个鱼死网破,当然,最后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选择鱼死网破这种看似勇猛无敌,刚烈无比,其实实则愚蠢至极的做法。

他看向扶桑,扶桑对上接引,恐怕也是不敌,那他们就要输两场了,剩下的准提和元始却是一场也输不得了,这实在有些危险,那怎么办?

所以扶桑这场输不得,不能输,可接引之神秘莫测比之太上也不遑多让,即使不尽全力,只是切磋交流,恐怕扶桑也不会是他的对手,那如何让扶桑在战斗力上短时间上升一个层次,不求扶桑胜了接引,只要平局也无妨,一旦平局收场,接下来两场就压力没那么大了。

萧阳正出神的想着,突然砰的一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抬头看去,却是女娲娘娘和太上分出了胜负,娲皇剑被扁拐击落了下来,哀鸣着回到女娲娘娘手上,显然这场是女娲娘娘输了。

“娘娘,承让了。”太上收了扁拐,抚须笑道。

女娲娘娘面无表情道:“太上师兄神通法力,女娲不如,这场女娲认输了。”

说完,她就回到萧阳这边,然后悄声问萧阳道:“如何?可有把握?”

“嗯。”萧阳轻点头,随即顿了顿又道:“且试试吧,若是输了,也无妨,反正这天帝我是坐定了,他们想要赶我下去,那不可能。”

这样无赖的话出自萧阳的口,让女娲娘娘讶异了一瞬,随即又哭笑不得,摇头道:“诸圣不认可的天帝,就算你坐在这凌霄宝殿里,也不是天帝,他们大可另立他人在天庭他处建立另一座凌霄宝殿,与你为难,所以这次之争不能输,否则让他们商量着另立他人,恐怕你以后就麻烦要接踵而来了。”

女娲娘娘说的很有道理,萧阳认可的点了点头,沉吟半晌,这才眼神坚定道:“所以这次争斗不能输。”

他话刚落,就见扶桑上前来,对着接引施了一道礼道:“这第二场由我向接引道友讨教了,接引道友觉得如何?”

接引点头道:“能与扶桑道友切磋交流神通道法,实乃接引的一件幸事,道友请。”

扶桑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将扶桑木抛了出去,扶桑木化作一道红光向接引打去,可接引却丝毫不动,他手上突然现出一宝幢,眼见这扶桑木向他打来,他将这宝幢同样一抛,顿时宝幢化作一道金光从他的手上流窜而去,向扶桑木化作的红光纠缠而来。

于是,一时之间,金光和红光相碰,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只是战场之间一半是红色,一半是金色,同样耀人眼,让人睁不开眼,看不清楚。

然后,一碰之后,迅速的红光和金光都突然收敛了起来,让人的视线渐渐恢复了,萧阳眨了眨眼,忙向战场看去。

只见不是金光追逐着红光打,就是红光追着金光压,萧阳一时之间也看不明白这到底谁强谁弱,谁占了上风,甚至他心里暗自嘀咕道:“难道这扶桑老头子已经这么强了,连接引也不是他对手?”

但到底是他想多了,只听一边的女娲这时摇头叹息道:“青阳,扶桑道友要输了。”

声音中带着些忧虑,显然她对于此次的争斗感觉有些不妙了。

闻言,萧阳再次定睛看着追逐的金红二光,还是没看出一个头绪来,但他转头看了扶桑一眼,见扶桑神色凝重,也就知道他此时情况是不妙了,正如女娲娘娘说的,快要输了。

可一旦扶桑输了,萧阳孔宣和陆压就压力太大了,他们都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胜过元始准提,一旦有一场输了,那就是三败一胜了,他这天帝之位是肯定要不得不退位,或者不被人认可了,所以扶桑这场争斗不能败。

可眼看着扶桑就要输了,怎么才能够转败为胜呢?

萧阳垂头思索了半晌,突然眼睛里闪动了一下,心里有了主意,他瞄了一眼已经额头上有些微汗珠的扶桑,又看了一眼金红二光纠缠的场面,趁所有人都在关注争斗之时,他突然大喝道:“扶桑老祖,接剑!”

这话如此突然,全场都懵了,不知该有什么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萧阳把一柄杀戮气息浓重的宝剑扔给扶桑。

扶桑下意识的接住此剑,有些不知所措,但看到此剑,认出了此剑,随即明白了萧阳的意思,他有瞬间的不好意思,但也只得咬牙按萧阳的意思去做,他抛出宝剑,略微催动,顿时一道白色剑光S出,向那金光打去。

金光本还在和红光纠缠,突然间一道白色剑光犀利的C入其中,威力不凡,当即把金光打落了下去,宝幢现了原形,哀鸣着回到接引手上,显然这场争斗却是扶桑胜了。

说起来如此多,其实从萧阳仍剑到扶桑催动宝剑,都不过在一霎那间,所有人还在为萧阳突然的C话懵然,就瞬间决出了胜负,让人意外的是这场却是接引输了。

只是做为胜利者的扶桑却是脸皮都有些微红,一副惭愧至极的模样,众人不知所以然,却是通天教主大声怒骂道:“青阳,你好不要脸皮,居然把本教主的绝仙剑扔给了扶桑,这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哈哈哈。”

众人这才恍然,原来是萧阳耍诈,扔给了扶桑威力强大的绝仙剑,趁接引反应迟钝之隙,偷袭而赢来的胜利。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