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的大道在哪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平局?

这杨眉说的结果让人面面相觑,扶桑和女娲更是松了口气,他们还真怕萧阳陆压孔宣在这场阵斗之中败下阵来,那可就难办了。

可他们松了口气,太上接引通天却是皱起了眉头,平局?这可不是他们要的结果,他们本是想要以绝对性的压倒胜利逼迫萧阳退位,或者架空萧阳的。

但若是平局,他们严格上来说是四对二,这样都平局,那他们就没有什么资格在萧阳面前指手画脚了,而萧阳这个天帝之位就坐的牢牢的了。

难道真要眼睁睁看着一个雄心勃勃之人坐上天帝之位吗?

太上眼里闪过忧虑,和接引对视一眼,接引同样有些许担心,但却无可奈何,毕竟要是以平局收场,他们也不得不接受事实,萧阳将要登上天帝的事实。

“哼!”通天教主倒是很是不愤,恼怒道:“要不是青阳一而再,再而三的耍弄手段,他早就输了,哪有什么平局之说?”

这话说的很是,太上接引皆是轻点头认同。

首先,他们本打算五局三胜的,但萧阳用诛仙四剑和被擒的截教弟子先后做要挟,让通天教主不敢出手,这是萧阳耍弄的手段中的其一。

然后,在扶桑即将败给接引之时,萧阳突然扔出绝仙剑,让扶桑偷袭成功,反败为胜,这是萧阳耍弄的手段之二。

若是没有这些手段,光明正大的来一个五局三胜,恐怕萧阳会输的很惨,对于这一点,就是女娲和扶桑也不会否认。

但是,即使这些手段不是很光彩,只要最后结果对己方有利,就算有失脸皮又如何?

再说,他们五打二都如此光明正大,萧阳耍弄点小手段也未尝不可啊?

可不管通天教主如何愤愤然,太上接引如何忧虑,杨眉已经有了平局的定论,对于杨眉的话,众人还是颇为信服的,所以此时众人都在等待着破阵的破阵,被困于阵中的被困于阵中,对于最后的结果已经做好了准备。

万仙阵,阵中。

萧阳可不知阵外杨眉已经给出了平局的定论,他还在尽力用万仙阵和元始天尊斗法,但与其说是斗法,还不如说是论道吧。

正如杨眉所一眼看到的,萧阳这万仙阵不是杀阵也不是幻阵,而是问道阵,或者说是论道阵更为准确点。

万仙修万道,用万道来与破阵闯阵之人论道,破阵闯阵之人若是在论道中落下下风,就会在阵中思索,但他思索的却不是己道,而是他人的道,他越思索的久,越透彻他人之道,只怕会迷失己道,陷入自我怀疑之中,这相当于断人大道之途,可以说是厉害非常。

但元始天尊乃是圣人,对于天地万道他有自己的理解,对于这些万仙修的万道,他也只是略微思索就通达了。

只见元始天尊盘坐在虚空,对于他周围围着的万仙视而不见,只细细听着万仙不断的发问。

“请问圣人,火之道是光还是热?”

“请问圣人,水之道是柔还是冷?”

“请问圣人,金之道在于纯粹还是在于尖利?”

“请问圣人,木之道在于生机还是在于成长?”

“请问圣人,土之道是厚德载物,还是在于守护?”

“请问圣人,风之道是”

“请问圣人,雷电如何?”

从五行到风火雷电,从树木生长到修士修行,万仙就盘绕在元始天尊周围,万道齐发问。

元始天尊面容沉静,丝毫不曾有为难的样子,他一个个解答又辩论这些问题。

“火之道,我曾听闻人族初始无火,只能采集天地雷火为生,后来燧人氏钻木取火,他为何要钻木取火?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雷火难求,而他们黑夜里面对野兽却是无力驱使,因野兽怕火怕光,所以燧人氏这才钻木取火就是为了驱使野兽,保护族人,如此看来,火最重要的却是光明,而不是热。”

“水之道,只看我大师兄行无为之路,他常说上善若水,那水自在柔之道中取。”

“金之道”

“木之道”

一个个问题,元始天尊一个个解答过去,有的问的刁钻古怪,天尊就停顿半晌,然后给出答案,而得到答案也无法辩驳天尊的仙人们就自动离去,表示他让路了,心服口服。

如此,大概过了半个月左右,万仙问万道却是无一能够难住元始天尊,一一被天尊说的哑口无言,万仙只得让路退去,使得天尊直往万仙阵中心而来。

万仙阵中心是一座宫殿,元始天尊进入其中,只见萧阳正含笑坐在那儿烹茶,见天尊来了,萧阳抚掌而笑,道:“我却是知道他们拦不住天尊,果然如此。”

“天尊请坐,喝一杯我烹好的仙茶。”萧阳对着对面空着的位置伸手邀请道。

闻言,元始天尊也不客气,腾云落座了下来,环顾四周,见这宫殿里只有萧阳一人,他略微思索就道:“这最后问道论道之人就是你青阳了?”

萧阳点了点头,拿起茶壶给桌子上的两茶杯斟满,双手亲捧了一杯给对面的天尊。

但天尊却没有接过,直直盯着那眼前的茶杯,笑道:“你青阳亲手烹制的仙茶,亲手倒来,亲手捧来,这茶不好喝呀,说吧,青阳,你有何要问我?”

即使元始天尊没接过去,萧阳依旧执着的捧着仙茶在元始天尊面前,他笑道:“青阳确实是最后一个与天尊论道问道之人,过了青阳这关,这万仙阵也就破了。

当然,青阳也确实有事情要问天尊,要请天尊解惑了。”

说完,萧阳就抬头看着元始天尊,但元始天尊依旧未曾接过他手中仙茶,而是轻微一叹,道:“你这问题定是难题,对你来说是难题,对我来说肯定也是难题,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若不是难题,你不会亲烹茶捧茶于我,正因为这难题你解不开,你这才如此郑重,我说的可对?”

“天尊说的是,我这问题对我来说的确是难题。”萧阳不曾否认,含笑点了点头。

“那我说对我来说也是难题,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要不是难题,你不会在最后一个来问我,我说的可对?”元始天尊又接着说道。

萧阳笑了笑,没回答,他也不知自己这个问题对于元始天尊是不是难题,因为他觉得这个问题他自己已经迷茫了,找不到答案,这才趁此阵,来问一问元始天尊。

元始天尊默然半晌,这才开口说道:“说吧,你的问题是什么?”

萧阳正了正身子,脸上也收敛起了笑容,紧盯着元始天尊问道:“天尊可知我之大道在哪里?青阳这么多年来修行虽顺利,但总觉得迷茫,不知前路在何方,天尊可能够给我解惑?我的大道在哪里?”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