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残魂裂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瑶池圣境。网

瑶池金母带着众人回到瑶池圣境,她一脸平静无波,好似伤心欲绝的无话可说,又好似已经接受了昊天身死的事实,只是看脸上的平静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娘娘!”太白金星上前心试探的唤了一句。

“瑶池姐姐!”瑶姬也跟着唤了一句。

他们总觉得此时平静的瑶池很不对劲,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

瑶池瞥了一眼二人,轻摇了曳,道:“我没事。”

顿了顿,她又吩咐太白金星道:“让人去打听打听青阳现在是不是已经登上天帝之位了。”

太白金星迟疑了一瞬,就应了一声“是”,退了出来。

瑶池轻笑,拉着瑶姬的手,让瑶姬挨着她坐了下来,她揽着瑶姬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我瑶池不会被轻易打垮的,也不会扔下你一人不管的,我不会做那么傻的事情,以卵击石,自不量力。”

听瑶池如此说,所说不似假话,这让瑶姬不安惶恐的心稍微安定了下来,她靠在瑶池身上,一时之间,又想起了兄长昊天,当然人死了,想到的只有他的好处了。

“当年,瑶姬在洪荒生存艰难,要不是兄长和姐姐一出了紫霄宫,坐上了天帝之位,就来洪荒找瑶姬,恐怕瑶姬生死不知在哪儿了。”

“我还记得,兄长给我炼制的法宝,还有送我的这只天眼。”

说着,瑶姬从衣裳内拿出一个眼睛形的吊坠,她抚摸着这吊坠似哭似笑,“如今天眼扔在,但人却是不在了,瑶池姐姐,兄长就这样去了呀,就这样去了!”

她扑到瑶池怀里,终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瑶池抚摸着她的脑袋,“是呀,他去了,但你还有我呢,还有我呢。”

一个哭,一个安慰,过了好半晌,瑶姬才平复下悲痛的情绪,擦干了眼泪。

这时,太白金星匆匆从外面而来,看着悲痛的难以抑制的瑶姬,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瑶池扫了他一眼,“说吧,如今还有什么不可说的?”

“是。”太白金星踌躇斟酌一番道:“刚刚得到消息,在青阳称帝后不久,杨眉老祖,太上元始接引准提通天五位圣人皆来到了凌霄宝殿,当然女娲娘娘和扶上祖也来了。”

“可是青阳那天帝之位不被诸位圣人认可?尤其是杨眉老祖?”瑶池闻言顿时有了精神,忙开口问道。

太白金星苦笑的摇了曳,道:“那是自然,所以诸圣与青阳一方开始比斗。”

“结果如何?”

瑶池直奔结果的问道,她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不是萧阳刚入主凌霄宝殿,就被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赶了出来,狼狈不堪的掩面而逃,只要想到这些,她就觉得自己心里就隐隐的兴奋不已。

但事实是瑶池的想法只不过是想法而已,太白金星低垂着头躬身道:“娘娘,结果是杨眉老祖回了方丈岛,诸圣退去了,青阳随后带着仙妖二族入主了凌霄宝殿,如今已经在凌霄宝殿里处理天庭的事务了。”

太白金星越说,瑶池心里的那种隐隐的兴奋瞬间消失了,她的嘴角略勉强的弯了弯,“昊天活着时就与三清关系不好,他们如何会全力以赴的与青阳为难?只不过碍于道祖,不得不来走一个过场罢了,如此,有这样的结果也不算意外。”

“但是!”忽然瑶池提高了声音,声音中充满了凶厉不甘,表情也有肖曲,她道:“昊天不愿被他们摆弄,难道青阳那样一个强势狠辣之人就愿意受他们摆弄吗?哈,笑话,我倒要看看以后诸圣与青阳相争,又是什么结果,谁输谁赢!”

诸圣是太白金星仰望的存在,如今萧阳成了这天庭的主人,也不是太白金星敢轻易得罪的,所以太白金星只是低垂着头,却是没有附和瑶池一句。

瑶姬见了瑶池那狠戾不甘的表情,却是吓了一跳,忙唤道:“瑶池姐姐,瑶池姐姐!”

泄了一阵心中的不甘和悲痛之后,瑶池平静了下来,她有些微疲惫,看着面前一脸担忧的瑶姬,又扫了一眼低垂着头不说话的太白金星和赤脚大仙,她摆了摆手道:“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是!”太白金星和赤脚大仙应了一声,就顺从的退了下去。

而瑶姬依旧满脸担忧关切的看着瑶池,问道:“瑶池姐姐你真的没事吗?”

“我没事。”瑶池闭上了眼,躺在后面的靠椅上,闭上了双眼,再次挥手道:“不用担心我了,你也去吧。”

见瑶池真的是想一人静一静,瑶姬即使依旧心里担忧,也没有坚持留下来,就带着心里的担忧出去了。

于是,最后瑶池圣境却是剩下了瑶池一人,她唰的一下睁开了双眼,眼里精光四射,一挥手拂袖在身边布置了一层层结界禁制,这才伸手现出一徐,正是那素色云界旗。

她双目紧盯着素色云界旗,然后对素色云界旗略运起法力,却见有一丝一缕的幽烟从旗中出来,那幽烟一丝一丝的出现,最后聚在一起,却是成了一小人。

这小人极小,不过三四岁孩童一般大,又透明幽淡,好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吹散,但那小人最奇特之处却不是这个,而是他的长相,若是有其他人在此,见到这小人,定会认出,这小人长相正是和那身死的昊天一般模样。

“昊天,青阳登上天帝之位了,如今我们怎么办?”瑶池开口急忙问那幽淡的小人道。

果然,这小人正是身死的昊天,但所有人都以为昊天已经死在斩仙飞刀之下,身死魂灭,但没有人注意到在斩仙飞刀斩下之时,昊天就已经灵魂出窍,躲进了随后赶到的瑶池的素色云界旗中,这才躲过了一劫。

可即使如此,他的魂魄依旧被斩仙飞刀伤着了,虚弱无比,这才如今以幽淡至极的小人的模样出现,可以说他剩下的只是残魂裂魄了。

昊天闻言,脸上同样扭曲不甘了一瞬,随即又平静了下来,他道:“等待道祖的召唤吧,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况且如今我这模样,也什么都做不了,还能如何?”

说完,他又化作一缕一缕的幽烟进了素色云界旗中修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