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晄的滔天恨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皇天已死,青天已立!

这是如今两三百年来在洪荒传颂最广的话,仙神皆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是天庭已经易主了,他们对此都不敢深谈,生怕说多了招惹出什么祸事。『W.』⒉

而凡人不知是懵懂无知,还是胆大妄为,却是对此高谈阔论。

人族之都,陈地。

伏羲突然的消失却是没有给人族带来实际的重大打击,毕竟伏羲对人族该做的已经都做了,只要按部就班来,人族就不会出现倒退,而是一直展下去,除非遇到了瓶颈,所以此时这里依旧繁华无比,处处都是喧闹之声。

“上好的羊皮,一张羊皮换两条大鱼,快来看看呀。”

“肥肥的鸡鸭了,几种药草换两只鸡鸭呀。”

……

这里是人族交易的集市,一声声的叫卖让这里充满了活力生机。

“让开,让开!”

突然凶恶的声音传来,让所有的小摊小贩静了一瞬,随即慌了,连忙惶恐的将羊皮鸡鸭收了起来,逃窜离开,嘴里还呼喊着:“雷来了!大家快走啊!”

然后,热闹的集市变的更加嘈杂,鸡飞狗跳的,一片混乱,显然这众人口中的雷让人惧怕不已。

山野间,那两人挑着羊皮和手中抓着鸡鸭,一身狼狈不堪,显然也是刚从集市上逃出来的。

那挑着羊皮的壮汉叫鸿,他一脸愤愤然,怒气冲冲的抱怨道:“如今,世道好了,风调雨顺的,青草到处都是,牛羊也健壮,可是都城里却越来越乱了,那些领的儿子女儿们作威作福,欺辱压榨我们,真是没的话说,只能我们自己忍气吞声。”

那抓着鸡鸭的壮汉是晄(huang三声),他闻言,更是满脸愁苦,他家里老母病重,还想着带着在山上抓的肥鸡肥鸭去集市上换几种有用的药材给老母治病呢。

如今,却是无功而返了,他摇头叹息道:“是呀,虽然日子越过越好,只要肯干,饿死的人越来越少,但如今却像是要乱了,都城里的那些人越来越不像话了,见到什么喜欢的,不管是吃的肥牛羊,还是穿的好皮毛,甚至是漂亮的女人,他们就蛮横的上前抢了,一点道理都不讲,比如那个雷,我就有一次看见他对着别人的女人动手动脚的,然后吩咐人抢回家了。”

“谁说不是呢?”

这话引起了鸿的共鸣,让鸿跟着一起痛骂那些领的儿子女儿们,举例说着一些谁谁家遭殃倒霉了,哪个领家最贪得无厌,儿女们最是欺行霸市的。

说着说着,突然鸿一脸神秘的说道:“你说,我们人族这是不是要变天了呀?”

顿时晄也顾不得为老母的病愁苦了,当即就变了脸色,小声喝道:“别瞎说,小心被人家听见,那些都城里的领们拿你治罪!”

这话显然吓到了鸿,他有些瑟缩的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他又大着胆子凑过去说道:“这可不是我瞎说,你说连天老爷都能变,怎么我们人族那些领就不会变了?”

闻言,晄沉默了。

是啊,两百年前祭拜天帝的祭坛也从旧的换成新的了,族人都说:“因为天老爷变了,所以祭拜的祭坛也要改了,不然,天老爷要不高兴了,那么来年就不能风调雨顺了,而且万一惹怒了天老爷,说不定就有什么天灾**降临了。”

见晄无言以对,鸿更是有些得意,他依旧压低声音道:“而且啊,我也不是胡说的,我是知道一些消息的。”

“哦?什么消息?”晄终究是被勾起了兴趣,顺着同伴的话问道。

“我听说呀,听说东边的巫人领蚩尤对于如今的其他人族各部领很是不满,好像好几次都吵翻了,差点动起手来。”

“咦?真有这么一回事?”晄有些讶异,瞪大了眼睛,说道:“自从两百年前伏羲天皇闭关火云洞,让出了共主之位,就听说了那些领们谁也不服谁,为了这共主之位争的你死我活的。”

“可不是这样?”鸿摊了摊手,说:“谁当共主都不服,所以弄的都城一片混乱,你说说,晄,我们想过点安稳的日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是啊,他们这些平常的人想要过点安稳的日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晄眯着眼看着头上的太阳,突然想起了老人说的那伏羲天皇治理人族过去的千年,那时诸部领俯听命,无人敢不遵从,就是巫人领蚩尤也不敢在天皇面前大吼大叫。

可如今呢,呵呵,天皇之治,不过过了两百年,这世道眼看着又要乱了起来,难道人族又要经历无数杀伐苦难,重新从繁盛中掉落生死不知的深渊吗?

晄有些恍惚,他看着刺眼的太阳,呢喃道:“除非这世上再次出现伏羲天皇那样的人来平息纷争动乱,让人族重新安稳下来,否则我族堪忧啊。”

重新来一位人皇治理人族,这不是同样要变天吗?

冒出这个想法的晄心里巨震,但震惊过后,又觉得理所当然,他暗道:“连天老爷都能变了,人族的共主当然也能换,而且伏羲天皇已经不理事了,这也不是要推翻伏羲天皇,而是为了让人族继续安稳繁荣下去,让诸部领和睦相处下去。”

带着这样的想法,晄回到了家,但他看到的却是老母已经凉了的尸体,顿时大哭:“母亲,母亲!晄来迟了!都怪晄,没有在集市里换到药草及时回来救母亲的命。”

哭着哭着,晄又恨起了雷来,他想要不是雷来集市捣乱,或许他就能换到草药,赶回家救母亲的性命!

越想晄越觉得是这样一回事,他对天吼道:“雷!我与你不共戴天!”

可是,恨完了雷,晄又恨起了雷身后的领父亲,要不是雷的父亲是一个领,给雷撑腰,雷也不敢在集市上乱来,他也不会换不到草药归来。

这样的恨意没完,他又牵连到整个人族所有的领,他以为若不是这些领争斗个不停,人族如此不安稳,领的儿女们才会胡作非为,所以这整个人族所有的领都是有罪的,对他母亲的死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样的恨意让晄蒙蔽了神智,他牵连的人越来越广,从雷到雷的父亲,再到人族1所有的领,甚至最后他恨上了人族天皇伏羲,恨他为何抛弃人族子民,不管不顾的撒手了。

他还恨上了天老爷,恨他为何不能等他归来,为何要让他母亲就这样身死?

恨意越聚越多,晄却是压抑着这些恨意,将母亲埋葬了,然后带着这些恨意,离开了家,到处去闯荡。

他的目的是报仇,向雷报仇,向雷的父亲报仇,向整个人族所有的领报仇,向伏羲天皇问一个为什么,向天老爷索要母亲。

带着这样强烈滔天的仇恨,某一日,晄来到了姜水,遇到了烈山氏,这里的人称他为神农。

ps:三皇之神农氏开始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