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玲珑献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凤凰宫。

女娲回去了,但她的猜测提醒却让萧阳陷入了沉思,若是后土真的让其余金乌全部转生于巫人,助蚩尤登上人皇,逼自己出手帮巫族回到洪荒大地,他该当如何?

这样一想,萧阳心里却是不曾后悔送诸位金乌兄弟们去地府转生,若不如此,只怕他们没有复活的机会,只是心里觉得自己当初还是考虑的不太周全了,当初要是一只只金乌安排转生,而不是全部交给后土,那现在这样的忧虑却是没有的。

多想无益,如今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却是不得不谋算如何去应对了。

良久,他重重叹了一口气,让人叫来了六耳,吩咐道:“你这些日子盯着点东海巫人部落,看看那里可有什么反常的事情。”

“是,天帝,六耳明白。”

然后,萧阳摆手挥退了六耳,又一人闭上了眼,这次他却是联系上了许久不曾联系的冥帝酆都。

酆都本正坐在桌案边处理枉死城的事情,突然心神一动,却是得到萧阳这个本尊的召唤,他不敢怠慢,忙闭上眼与萧阳联系,然后惶恐问道:“不知本尊召唤,有何事吩咐?”

“自是有事吩咐。”

萧阳心情很不快,要不是酆都太过无用,无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诸位金乌兄弟们送往转生,他也不用和后土明着来交易了。

如今,有可能被后土坑一次,他就又迁怒了酆都这分身了,当即恼怒的冷哼一声,讥讽道:“你这冥帝当的可舒服快活?”

酆都听语气不对,也不敢不答,只得小心谨慎的笑道:“托本尊之福,酆都才能来幽冥建立枉死城。”

萧阳看他这小心模样,也知自己不过是迁怒罢了,也不好太过,压了压心里的怒气,他这才沉声问道:“幽冥地府的巫族最近可有什么动作?”

听问,酆都想了想,便摇头道:“本尊,轮回已闭,巫族不用安排转生,最近这巫族并没有什么不对劲,本尊如何如此问?”

“嗯。”萧阳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斟酌一番,又道:“我给你安排两件事情,这次若是你还不曾完成,哼,留你却是也无用了。”

“请本尊吩咐,酆都万死不辞!”酆都忙表了决心道。

“第一,注意巫族,若是有一点动静,立刻禀报于我。”

“是,酆都明白。”酆都忙点头应下了。

“第二,给我在你的枉死城里找一找人间那个晄的人族生母的魂魄,看看她是魂飞魄散了,还是来到你这枉死城了。”

这却是女娲娘娘刚刚说的晄的人族生母死的太蹊跷了,萧阳这是要查一查是不是真的太蹊跷了,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其中动了手脚。

酆都听到这个命令却是感到为难,欲言又止。

萧阳见状,大怒:“怎么,这查找鬼魂之事你这冥帝还做不到?”

酆都躬身请罪一番,然后解释道:“本尊有所不知,若是她死于非命,有缘来到枉死城,那我自是能够找到,可是要是她无缘来到枉死城,在外面浑浑噩噩飘荡着,被太阳一照,魂飞魄散,那我如何去找?除非,除非我有生死簿,一查便知,否则酆都实在是无能为力。”

“生死簿?”萧阳呢喃一句道。

“是,正是生死簿。”酆都再次解释道:“生死簿乃是后土娘娘开辟幽冥之时,幽冥所生之至宝,此宝记载着洪荒普通生灵的功过,掌控着他们的生死,死了则在生死簿中勾划了就罢,只要魂魄尚存,那其中则还有她的名讳,若是魂飞魄散或者得道长生了,则生死簿中渐渐没了名讳,此宝可谓一件神奇至宝啊,只是我无缘得见。”

不用酆都解释太多,萧阳自是明白生死簿的功用,如今听酆都提起此宝,他也知道酆都却是做不到查找晄的人族生母的魂魄了,但他还是没有放弃,而是叮嘱吩咐道:“你先查一查你这枉死城,看看能不能找到我要找的人,若是找不到,你再去地府试探试探,看能不能借后土的生死簿一观。”

“这,这本尊,虽轮回一闭,转生之事被搁置,这生死簿毫无用处了,可是后土未必会借予我呀。”酆都苦笑道。

“哼。”萧阳冷笑道:“这是你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若是这件事还办不好,我看你这分身再留下来也毫无用处了,不如收回来。”

说完,萧阳就径自断了联系,不去理会为难苦笑的酆都,睁开了双眼。

“天帝,可是有何为难之处?”玲珑见萧阳睁开眼,便担忧的问道。

萧阳轻点头,苦笑的看着玲珑道:“幸亏女娲娘娘来此提醒于我,让我早有所准备,不然到时恐怕就要慌了手脚了。”

“慌了手脚倒是不至于,天帝如此英明睿智,当自有办法应对。”玲珑恭维了萧阳一句。

萧阳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眉头依旧微皱,眼里透着思索,想着该如何去解决这可能最坏的结果局面。

“呃,天帝。”

玲珑又唤了他一句,萧阳看过去,见玲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萧阳伸手过去,拉着她的手把玩,笑道:“我是天帝,你是天后,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道侣夫妻,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何必如此欲言又止的,显的如此生分?”

闻言,玲珑暗自叹了一声,这可真不是她显的过于小心翼翼,和萧阳生分了,而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始终觉得没有走进萧阳心里,始终无法夫妻一体,这才让她做不到在萧阳面前有什么说什么。

如今,看着被萧阳拉着的手,她又是斟酌一番,才道:“玲珑想,或许几位弟弟若是真的被后土安排转生为巫人,那倒未必是什么坏事呢。”

“哦?这是如何说?”萧阳凝眉看着玲珑,问道。

玲珑直视着萧阳笑道:“后土想要蚩尤成为人皇,然后接巫族返回洪荒,但天帝,我们既知后土的打算,想破之却是简单,只要在巫人部落找到借几位弟弟的转生,然后助几位弟弟觉醒本源,再借几位弟弟之手,将巫人分裂,归我天庭之用,如此可不是让后土的谋算付之东水?”

这话让萧阳呆了一瞬,随即大笑,他可真是糊涂一时了,只想到几位弟弟要被后土蛊惑了,为蚩尤征战天下,他自己也可能被人要挟,不得不助蚩尤一臂之力。

但却没想到金乌一脉哪里是那么容易被蛊惑的,只要他在巫人部落及时找到几位弟弟的转生之人,想要唤醒他们,让他们觉醒本源,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或许,如玲珑所说,他还有可能借几位弟弟之手,将巫人掌控在手中,那也说不定呢?

如此,萧阳恍然大悟,顿时眯起了眼睛,手抚摸着玲珑的手,心里却是在盘算着如何去操作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