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求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从盘古殿出来,相柳看着来往的巫人大军,满意的笑着点头,他喟叹似的对刑天九凤蚩尤道:“天庭已经回到妖族手里,洪荒大地也要在不久的将来回到我们巫族的掌控之中,想想就让人恨不得现在就出了这地府,在洪荒大地中战一场。』W.』⒉”

“是啊。”刑天显然对于即将到来的激动人心的时刻也很是期待,他双眸暴亮,里面充满了战斗的渴望,他随意挥了挥胳膊,道:“巫族回归,荣耀的时刻即将到了,这场谋划我们用了数万年时间,荣耀终究是属于我们的,盘古父神终是庇佑我们的。”

他说完,那浑身的战天战地的战意都随之从骨子里透了出来,但瞬间他那战意又萎靡了下来,他抬头透过地府看着月宫的方向,不由自主的呢喃道:“只是可惜后羿兄弟依然被困在月宫,不得自由,否则有后羿兄弟在,我们巫族又增加了几分力量了。”

提起后羿,显然也勾起了相柳九凤对当年之事的回忆,九凤也叹息道:“月宫乃是嫦曦神女的道场,后土祖巫也不愿轻易前去招惹,无法救出后羿,如今虽然嫦曦不在,但青阳可在天庭,还有诸圣盯着地府,后土祖巫也不敢妄动,前往月宫救人,只能让后羿兄弟受苦了。”

“我知道。”刑天声音低沉的应了,但脸上的失落还是不可遮掩的。

于是,相柳则上前拍了拍刑天的肩膀,笑道:“大可不用如此,我想救援后羿兄弟的事情不用多久就可以做了。”

“哦?怎么说?”刑天闻言振作了精神,忙开口问道。

相柳对他眨了眨眼,笑道:“刑天大哥,你忘了刚刚后土祖巫说的话吗?”

“什么?”刑天疑惑不解,刚刚后土好像并未提及营救后羿的什么事情啊。

见他不解,相柳笑着解释道:“有三只金乌已经转生于巫人部落了啊,只要我们让他们完全归属于巫族,我想即使我们无法上天庭去往月宫营救后羿,但这些金乌转生的巫人却是可以去的,难道青阳还敢打杀了他自己的亲兄弟不成?”

“哦!原来如此!”

刑天恍然大悟,细细想想,又觉得此计极妙,让金乌去营救后羿,这实在是一个妙极的想法。

但对于巫族来说是一个好谋划,可对于萧阳,对于金乌一脉来说,却不可不说是一个极为歹毒又讽刺的谋划,让金乌们去月宫营救射杀他们的后羿,这样歹毒的想法也只有相柳这位全身是毒的大巫才能够想的出来。

九凤在一边听了,觉得不妥,想要张口说什么,但见相柳刑天已经勾肩搭背的去一边商量着计划去了,她只得摇摇头,咽下了口中的话。

蚩尤见她面上有不悦,不由笑道:“九凤大巫,任由他们去吧,救出后羿大巫也好,那样也算给我们巫族添了一员有力的大巫了。”

九凤苦笑着点了点头,道:“不如何又能怎样?难道我还能阻止刑天相柳不成?刑天大哥和后羿的情义可是太深了,这么多年来,每时每刻他都在想着如何营救后羿呢,如今有了一个机会,我想他是不会放弃的。”

“嗯。”蚩尤点了点头,又随意的和九凤说了几句,就离开了幽冥,返回了东海巫人部落。

……

幽冥,冥宫。

相柳和刑天商议好了如何营救后羿之后,一出地府,就被6判官拦下了,被请到冥宫做客,酆都为此自是准备了美酒佳肴招待相柳,如今相柳就在里面大吃大喝。

正所谓美酒误事,不仅人如此,神通广大的人也如此,就如此时的相柳喝多了烈酒,就管不住嘴巴,再加上刚刚还没有平复下来的激动人心的情绪,他一个不慎,就露出了些端倪。

“呃!”

他打了一个饱嗝,摸着肚子,满脸兴奋的对酆都说道:“兄弟,你我也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兄弟了,我不知道兄弟的来历,为何来这儿阴森不见天日的地府,但相柳我当你是兄弟。”

“呵呵。”酆都面上僵了一瞬,嘴角抽搐了一下,暗道:“本尊当年都差点灭了巫族了,你还当我是兄弟,那可真是该夸奖我潜伏的好,还是该说你相柳蠢笨呢?”

心里腹诽了一句,面上酆都却是很是高兴的应了这句兄弟,他道:“相柳兄弟说的是,我们相处了数千年了,时不时聚在一起喝酒吃肉,这样还不是兄弟,那还有什么才能叫做兄弟呢?”

“就是这样说的,所以我也透露点消息给兄弟你。”相柳凑过去神秘的笑道:“或许再过几十年,兄弟我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这次也算是来和兄弟告别了。”

闻言,酆都一个怔愣,他万没想到随意的谈话就得到这样一个信息,他看着相柳,心里百转千回思考着这句话深处隐含的含义,最先浮现在他脑海里的想法就是后土要反攻洪荒了。

这个想法一出现,酆都就被自己吓了一跳,他一边告诉自己不可能,毕竟诸圣可都在外面盯着呢,后土哪里有那样的实力反攻洪荒大地?

可要是不是如此,相柳刚刚那话又是什么意思?

酆都凝眉思索了一番,不能更加透彻,只好暂时压下心里的想法,做正事要紧,于是他瞄了一眼相柳,他眼里闪了闪光芒,这才又笑道:“相柳兄弟,既然我们是兄弟,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如今兄弟我确实有事情想要求相柳兄弟一求,不知相柳兄弟可能应了我?”

“嗨!有事情兄弟只管说,何必如此客套生分?”相柳爽快道。

酆都斟酌的道:“相柳兄弟,我近日修行到了关碍之处,却是想要突破那就需要一宝,这宝物在那后土祖巫那儿,兄弟我却是求而不得,兄弟可能替我求来?”

“什么宝物?”相柳毫不在意的说道:“我们巫族凭借的可是自身强大,而不是什么宝物,你只管说来不管何宝物,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份上,我都去后土祖巫那儿替你求一求。”

见相柳如此爽快,酆都心里一定,然后笑道:“就是那掌人生死的生死簿,相柳兄弟可能为我求来?”

顿时,相柳停下了大吃大喝,那满脸兴奋的表情也瞬间变了,眉头都皱了起来,显然酆都所说的生死簿这件至宝,却是为难到相柳了。

当然,这也是酆都早有预料的,毕竟生死簿可是幽冥开辟之时的至宝,此宝在轮回未闭之时,可以说功用甚大,如今即使轮回已闭,那也是说借就借的。

所以,看着变了脸色的相柳,酆都一点也不意外,只看着相柳,等待他的回复。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