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别忘了,我们是金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魔渊,魔宫。

在一女子房中,也不知这房中原来住的是谁,只见这房里处处可显恢宏又精致,即使这魔宫色调灰暗,也无法遮掩这房中的布置是如此的妥当完美,可见住在这房中的女子身份定是尊贵无比的。

可惜,住在此处的女子早已不在,已经离去。

“唉!”帝俊打量房中的床幔,环顾四周的雕梁画栋,一声叹息带着万般的复杂情绪,呢喃道:“羲和,你离开我已快三千年了。”

又带着些微侥幸道:“幸好,幸好,你离了这魔渊,从罗喉手中逃离了,三千年了,我想你也该快要回到天庭了。”

他的声音有着略微的苦涩,表情更是复杂至极,似不舍又庆幸难言,难以形容,只是又怔愣的站在那儿打量这空荡荡的屋子殿宇,想那早已离去的人。

“嗤!”

突然的嗤笑声让愣的帝俊回过了神,这声音虽然只是一声嗤笑,但帝俊对于出嗤笑的主人实在是太熟悉了,所以只凭这一声嗤笑,帝俊就知道来者是谁了。

“你来了。”帝俊没有四顾寻找来人,而是收敛起刚刚的缅怀不舍和纠结复杂的情绪,面无表情道。

来人对于帝俊的态度也不置可否,自顾自的迈步在这殿宇屋子中闲逛,看着这空荡荡的屋子,来人笑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要是当初你能听羲和的劝告,不和她千万年的吵闹不休,让她心灰意冷,或许她不会如此决绝的离开魔渊,离开你。”

“哦,是吗?”帝俊的反应出奇的冷静,他微勾唇角道:“太一,你不懂,我和她争吵千万年,夫妻情分消磨殆尽,几乎反目成仇,这是我的选择,我也是必须如此去做,我没其他的选择。”

“没其他的选择?呵!”太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认为帝俊不过是在找借口罢了。

当然太一这么多年来在魔渊里和帝俊争吵了无数次,争斗了数十次,他知道眼前的帝俊已经变了,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天庭天帝,他的大哥了,即使每次帝俊总说他不懂,总说这是他必须要做的,太一也不再相信了。

如今,他们是魔渊的魔帝魔皇,在魔祖罗喉沉睡之时,他们就是魔渊的主宰,魔族的帝皇,但再也不是如当年妖族的帝皇那般兄弟情深了。

想到此,太一眼底深处划过一丝黯然,转眼即逝,随即他又自嘲一笑,转身就要出了这殿宇,可半中间又停了下来,他问道:“外面的事情你开始了吗?”

“开始了。”帝俊顿了顿,也问他:“你呢?你的人也开始了吗?”

“当然!”太一压着心底深处的激动,抬头看了看这灰暗的天地,道:“后土想要让巫族反攻洪荒大地,来此寻我们相助,这一次是我们离开魔渊的最后的机会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了,这里不属于我们。”

说完,太一抿紧了唇,静默了许久,就在帝俊以为他就要如此走时,突然太一又说了一句道:“别忘了,我们是金乌!是盘古大神的眼中精华所化,是洪荒的光和热的起源,这灰暗死气沉沉的魔渊终不是太阳星。”

然后,太一就迈步离开了,那一步步的声音缓又慢,但却异常坚定,就如太一一般,他就算入了魔渊千万年,成了魔族千万年,他还是坚定的认为自己是金乌,是太阳星精华诞生的金乌!

他该在太阳星上飞舞鸣叫,该在天庭肆意挥洒,该在洪荒天地征战,豪气冲天,而不是被困于这灰暗的魔渊,被魔祖掌控生死,不得自由,这不是他,他也不该是如此。

太一缓慢又坚定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久久不语的帝俊终于有了反应,他喃语道:“我很高兴,太一,你知道你还是金乌!”

“是啊,我们是金乌,是那无数生灵崇拜的神,本该被人膜拜,掌天控地,而不是于此挣扎求存。”

“但太一,金乌也会有坠落的一天,神也会有死亡……”

再接下去,帝俊的声音就如同梦呓一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看着他那邪魅的样子,眼中带着缱绻回忆的重新打量殿宇屋子,就可知他可能又陷入了和羲和的回忆中了,只是不知他是回忆昔日在天庭与羲和的甜蜜岁月,夫妻恩爱,还是想起在魔渊时夫妻反目,不断的争吵呢?

此刻,没有人知道帝俊的心思,他只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儿,望着背影,显的有些孤独。

……

人族,姜水部落。

神农安抚了染病的族人,他那十几颗炼制成功的解毒丹也化入了水中,用此水缓解瘟毒,控制病情,但显然不够,所以这瘟毒依然在扩散,病情依然在恶化,患病的在垂死挣扎,无病的却是处在危险之中,时不时就有人倒下,成了病患。

如此,不过三天时间,姜水部落已有三分之二的人倒下了,而且那些解毒丹的丹水好像渐渐没了效用,无法缓解控制病情,于是族人们66续续的出现了死亡,悲伤和眼泪再次降临在部落里。

第四日,神农看望病人后,从病患家中出来,又一人死了,他听着背后屋子里族人们的悲泣,环顾四周萧条的情景,他不由抬头对着青天悲呼:“这就是大劫吗?老天爷!你这是要灭我姜水部落吗?”

此刻,神农浑身都充满了绝望,颓唐,不过四十岁的壮年人却如同到了暮年一般,满脸的憔悴悲愤和不甘。

“父亲!”

女娃忍着眼眶中的泪水唤了一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神农,她眼里的父亲是座大山,为人温和却在部落里极有威严,她的父亲是领,是人人称颂的神农氏,而不是眼前充满绝望颓唐喊着老天爷的男人。

“女娃!”

神农看着女娃,苦笑的摇了摇头,往下一家病患家里而去,他脚步尤其沉重,生怕他去了,听到的是族人的哭泣声,那说明又有族人在这场瘟毒中丧命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