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金乌苏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太阳宫,内殿。『W.⒉

十年一觉,一觉十年,摇篮里的晄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他扑通着翅膀,迷蒙的环顾四周,见这里是他出生之地,不由的一阵欣喜,鸣叫起来。

“唳!”

这喜悦的鸣叫声传了出去,顿时把外殿中守护打坐的金炎和离珠等人惊醒,他们一个个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面面相觑,惊疑不定的看着内殿,暗道:“这是苏醒了吗?”

离珠也是更加紧张,他无比期待着他的父亲从里面出来,心里的激动难以平复下来,他道:“大哥,这是他们要苏醒了吗?”

不等金炎回答,那内殿又一声金乌的鸣叫声响起,毫无疑问,的确是沉睡的金乌苏醒了。

于是,金炎也不曾理会激动的离珠,而是吩咐身旁的一兄弟道:“赶快去凤凰宫禀报父皇,就说两位叔父要苏醒了。”

“是,大哥。”

看着旁边的兄弟领命而去,金炎就又转头紧紧盯着内殿,等待着这苏醒的金乌出来,等待着萧阳的到来,但许久过去,那刚刚鸣叫的金乌却是没有什么动静,也不再鸣叫,却是不知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想到此,金炎有些焦躁不安,忐忑万分,但他又进不得内殿,去查看里面的情况,只能在外殿等候着,心神不宁的徘徊着。

而内殿的晄呢?他刚刚苏醒,本来见到熟悉的四周,心里是极为喜悦的,恨不得立刻出了太阳宫,在天庭自由自在的飞逛一圈,但他正要如此做的时候,突然他看到那旁边还在沉睡的晔。

晔颇为宁静的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这样的晔让晄有些恍惚,心里的喜悦渐渐消散了,一些前尘旧事逐渐涌上心头。

他记得,当年他们十兄弟因犯错被父皇叔父关押在了东海汤谷。

他记得,一个赤足道人来了汤谷,带他们出了汤谷。

他记得,随着他们的出谷,十日横空,东海沸腾如沸水,大地干裂千万里,一片荒芜,然后是巫族的追杀。

夸父来了,夸父死了。

后羿来了,他搭上弓箭,一支支泛着冷光的箭支向他们射来,一声声兄弟们的惨叫如今还记忆犹新,那时的冷箭穿透身躯的痛楚犹如刻入灵魂深处一般,忘不了,此时想起来晄还觉得心里涌起一阵阵恐惧。

于是,他的喜悦消散一空,心里涌起了太多的疑惑:“我早已死在了后羿箭下,如今怎么又回到这太阳宫中?”

“小十最后逃脱了吗?”

他环顾四周,没有感觉到萧阳羲和帝俊太一等熟悉的气息,“母后大哥,父皇叔父到哪里去了?”

他又看着沉睡的晔,看着那其余的空着的八个摇篮,他呢喃道:“还有兄弟们呢?他们是死了,还是已经如我一般苏醒,出去了呢?”

他心中的疑惑很多,急切的想要出太阳宫寻一个熟悉的人询问一番,问一问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随着金乌的记忆涌起,然后退散,随之又有另一股记忆从他的脑海里冒了出来,那是他转生为人族晄的记忆。

在这股记忆里,最深刻的是那卧病在床,独自抚养他长大的人族生母,她那慈祥的模样,温暖和蔼的笑容,让晄感到了温暖。

在这股记忆里,他听到了许多传说,有上古的巫妖之战,巫族十二祖巫死去十一,妖族的天帝天后,东皇羲皇全部身死,巫妖没落诸圣出,五族齐出乱洪荒。

突然间,他心底涌出无尽的悲伤,原来不仅他自己和众金乌兄弟身死于后羿箭下,就连父皇叔父,母后羲皇也早已经身死魂灭了,这种变故让晄无法接受,他想要狂仰头大吼,说一句“我不信”,但他知道,那是真的,不管他信不信,那都是真的。

所以,他只能默默流泪,宣泄心中的悲伤,继续翻看脑海里记忆中的传说。

传说里,五族乱洪荒,巫妖重出世,诸圣镇压,但最后的结果却是新的天帝昊天身死,皇天被换青天,青帝上位,天庭易主,仙族主宰天庭,巫族控制地府,人族占领大地,这就是如今的洪荒形势,晄听过的传说了。

他的最后记忆定格在姜水部落,自己因广成子讲道,有所感悟触动,觉醒本源,化作金乌,回了这太阳宫。

一切都明白了,如今早已不再是巫妖的时代了,早已是沧海桑田,洪荒变了模样。

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心中的悲痛被强行压下,眼里充满了剧烈的仇恨,他喃语道:“赤足道人?后羿?你们都将为你们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是的,晄已经明白过来了,那个引他们出汤谷的赤足道人绝不只是来汤谷取扶桑树枝的,他就是针对十金乌而来,这一切都是在他人精心算计下生的。

“唉!”

突然,晄的背后响起一声叹息,晄警觉起来,忙转身看去,却是晔此时也苏醒了,相对于晄苏醒时的欢喜喜悦,晔却是悄无声息的,没有什么过多的喜悦,毕竟晔对自己的如今自身情况很是清楚,不是如晄那般毫无所知。

只是苏醒之后,晔觉醒了金乌的那部分前尘往事的记忆,犹如晄一般,那后羿的冷箭同样让晔痛到了心底,痛到了灵魂深处,好似想起来就又要死去一般,一阵恍惚之后,不由的一声叹息。

“二哥?你是二哥?”晄惊疑又惊喜的看着面前的晔,不是很确定的猜测道。

晔环顾了这内殿的四周,想着那孩提懵懂时的事情,又是一阵恍惚,听到晄的唤声他才回过神来,眼中带笑的看着晄,道:“三弟,我是你二哥,晔。”

“真是二哥?”

得到了确认,晄不再只是猜疑不确定,他激动的走上前去,直直的看着晔,那眼里的情绪如同要爆炸一般,如天河之水一般要宣泄出来。

可是,最后,晄看着晔却是无话可说,或者说不知说什么。

在死了千万年后,突然的苏醒过来,世界早已沧海桑田,他再遇到那个同生共死的兄弟,他能说什么呢?说什么才能表达他的情绪呢?

什么话都无法让他痛快,只能这样互相看着,久久都不言语。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