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聚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兄弟四人相聚,别有一番感触,但到底都是汉子,无人流泪哭泣,只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欢喜,晄首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

他笑的高兴,笑的得意,高兴于兄弟们终相见,得意于金乌一脉不是他人想摆布就摆布的,想杀就杀的,准提算计他们,夸父追杀他们,后羿要射杀他们,但他们偏不死,他们又活了!又活了!

他的笑自有一股豪气在里面,感染了萧阳陆压和晔,萧阳唇角一抿,陆压附和着晄豪爽而笑,晔更是无声的笑,他们聚在一起用笑声来庆祝重生。

这样四人的笑声有好一阵,传到外殿,让金炎和离珠等人先是长出一口气,只觉得陡然一松,终是他们胡思乱想了,里面并没有什么变故发生,一切都正常,他们都成功的苏醒了。

但随即他们又感到莫名其妙,离珠指了指内殿里面,不解问金炎道:“大哥,这,这是怎么了?”

金炎摇了摇头,抿紧唇道:“不知道,可能是父皇叔父他们多年不见,有所感触吧。”

“感触?”闻言,离珠呢喃一句,终是低头不说话了,他不知道萧阳和他的父亲等人有何感触,为何会发出如此笑声,但他也听伏羲说过当年十金乌之事,也听说过十金乌闹洪荒的传说,别人或许会说十金乌该死,他们闹的洪荒生灵涂炭,无数生灵因他们而死。

可离珠明白,十金乌闹洪荒,不过是诸圣一个局,无数生灵本可不死,巫妖本可不战,十金乌本可不遭后羿这一劫,以至于千万年后才能苏醒重生,这一切都是那个局让洪荒世界颠倒乾坤。

如今,金乌重生,兄弟相见,生死与共,多少情谊滋味涌上心头,离珠又不明白了,他无法用自己的浅薄见识去揣测这种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只能静静听着里面那四人尽情的笑声。

欢喜,高兴,得意的笑声,好一会儿才停下!

“父皇叔父他们还在魔渊?”晄问。

萧阳没有回答,其实他也没见过帝俊太一,于是他看向陆压,陆压垂下眼皮道:“是。”

“母后两三百年后会归来?”晄又问。

这次是萧阳回答,他笑道:“杨眉老祖说话还是算数的,两三百年后,母后和嫦曦姨母定会从方丈岛归来。”

“嗯。”晄点点头,又迟疑了一下,他紧盯着萧阳道:“那,那老四老五老六老七老八老九他们呢?”

他们什么时候归来?这是晄没有问出来的,可是萧阳明白晄要说什么,但是他却是无法给出一个确定的时间,他也不知道他的兄弟们什么时候能够全部归来,所以听问,萧阳神色一黯,然后缓缓摇头道:“我也不知,且等着吧,或许是近些年,或许要百年千年,但终有一日会回来的,他们会回来的。”

这个话题是如此沉重,刚刚那种欢喜豪气气氛渐渐消散了,是啊,他们的兄弟们还是没有重聚,片刻的重生欢喜过后,又是一阵沉默压抑。

“后羿和他的妻子嫦娥被母后关押在月宫?”晄突然又咬牙切齿的问。

萧阳点头:“是。”

“哼!当年他不是那么威风吗?十箭射九金乌,今日也到了他偿还的时候了。”

说完,晄甩袖就要离开内殿,向外面走去,晔见状忙问:“老三,你去哪里?”

“找后羿算账去!”

闻言,萧阳和陆压也不曾拦他,当年后羿被擒时,羲和与陆压也曾好生折磨过后羿一阵,萧阳同样是觉得痛快人心的,所以晄有此反应他们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对待射杀你的仇人,重生后不去折磨他一番,让自己痛快痛快,那实在是和自己过不去。

反而是晔听了却是苦笑着摇头,也不曾跟去,晔道:“何必呢?后羿已经被关押在月宫万余年了,与妻子相见不如不见,承受月桂冰刃之痛苦,如此就够了。”

这话让萧阳和陆压都微皱起了眉头,他们面面相觑,万没想到晔居然是这样的想法。

“二弟,你怎么如此说?”萧阳不解道:“后羿害我们兄弟如此,三弟去折腾他,天经地义之事,什么叫何必呢?

不瞒二弟,当年见母后拷打后羿,我也直觉得痛快了。”

晔摇头不说话了,显然他对于拷打折磨后羿没什么兴趣,和萧阳陆压打了声招呼,他也转身出了内殿,他道:“我已经觉醒本源,不再是孤魂野鬼,该是去不周山见见故人了,离珠的师尊还是羲皇呢,我也该带着他上门了。”

看着他的身影,听着他的话,陆压有些发愣,许久才回过神来,指着晔离去的方向,问萧阳道:“大哥,二哥这是怎么了?”

萧阳沉思半晌,苦笑道:“或许是晔跟着伏羲太久了,受了伏羲的影响太深了吧。”

“受羲皇影响太深?”陆压重复了一句,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萧阳解释道:“伏羲能够转生于人族,抛弃人妖之隔阂,一心向道,或许晔也会如伏羲一般,抛下种族之见,一心修行了。”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陆压猛然提高了声音,声音中带着强烈的反对和不相信。

他们可是金乌啊,是照耀洪荒的太阳,是天地的皇者,是天生的野心家,征服者,怎么可能有那种一心清修的异类呢?

晔怎么可能会是这种异类呢?

但又想想晔的行为举止,言谈行动,陆压又沉默了,他知道萧阳是对的,晔可能真的受伏羲影响了,要当一个清修者了。

见陆压不说话了,萧阳想了想,又失笑道:“这也怪不得你二哥,毕竟当年他身死的时候,不过懵懂无知的孩童,思想远没有成熟,如今他的性格不过还是如人族的晔一般罢了,他在伏羲身边待了那么多年,受到伏羲的影响也说的过去了,毕竟他不是我们,一直是金乌,晄也一样。”

陆压听的有些恍惚,良久都说不出话来,最后憋出一句道:“还是三哥像样点,还有我金乌一脉有仇必报的性子。”

萧阳失笑,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也迈步出了内殿,果然,外面的离珠不在了,问金炎,只说晔带着离珠去了不周山火云洞,真是不出萧阳所料,晔还真是要当一个清修者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