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钟响洪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青丘山。

青丘依旧是那个身着白袍的俊朗白皙的青年,此时他正背着手在宫殿里徘徊踱步,俊朗的脸庞上爬上了些许忧色,显然有什么事情正困扰着他。

“呵,既然青阳已经让人来青丘山请你去天庭,你就去一趟吧,有什么可为难的?”夕瑶见青丘一直如此晃荡,不由笑道。

刚刚,天使来到青丘山,宣召青丘觐见,送走天使,青丘就陷入了徘徊不定之中,故夕瑶如此说。

闻言,青丘刚要迈出的脚步顿了顿,转头看向夕瑶,他微皱眉头的看着漫不经心的夕瑶,道:“不是我觉得为难,而是感到事情的蹊跷罢了。自从纯狐和后羿的事情发生后,我们青丘狐族就被他们金乌一脉厌恶,这么多年来从不曾召见我,女娲娘娘也不再眷顾,我们狐族也就从妖族高层没落下去,得到的资源越来越少,要不是你及时归来,在暗中帮衬我,只怕,只怕我在洪荒的日子会更加艰难些了。”

说到这里,青丘不由叹息了一声,不知是为纯狐而叹息,还是为了狐族而叹息,他皱着眉头又道:“如今,青帝又召见于我,我这心里着实忐忑不安,不知这是福还是祸啊!”

“哼!”夕瑶笑着轻哼一声,也不再隐瞒青丘,她道:“你不用担心,青阳真正的要见的是我,而不是你。”

“见你?为什么?”青丘吃了一惊,随即又脸色一变,猜测道:“难道青阳还是为了打听帝俊太一的事情?”

“不!这次应该不是两位陛下的事情,而是魔族的事情。”夕瑶好似早已猜测到萧阳的目的一般,话语中带着强烈的自信。

“魔族?”青丘听了更是惊讶,张口想要问什么,但最后终是苦笑着摇头道:“罢了罢了,这天庭我还是去一遭吧,如若不去,只怕不仅纯狐要在月宫中受到折磨,就连我们青丘山恐怕日子会更不好过啊,毕竟如今他是天庭之主,他要对付我们的办法多的是。”

“你放心,我会与你一起去的。”夕瑶走过来,拉着青丘的手,眯眼笑道:“这次恐怕不会是祸事,还会有好事发生呢?说不定我们的女儿纯狐就能被释放了。”

“真的?”青丘惊喜又疑惑的看着夕瑶,见夕瑶微笑点头可又不愿多说的样子,他心里叹息了一声,也不曾多问,直道:“如此甚好,万余年了,纯狐在月宫里被囚禁了万余年了,也是时候想法子救她出来了,只是不知她对后羿是否还是那般痴。”

说着,青丘脸上就露出一分无奈的笑,显然对于纯狐之事,他既心疼又觉得纯狐痴傻。

“万余年了,如果她还看不透,斩不断,那以后救她出了月宫,也只能把她囚禁在青丘了,不然,放她出去,也只会惹下祸事罢了。”夕瑶却是如此说道。

闻言,青丘拍了拍她的手,轻搂着夕瑶的肩膀,微不可闻的轻叹息一声,却是没有说什么,显然也是赞同夕瑶的话,毕竟一个陷入情劫的人,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实在是让人难以预料,也只有把她留在身边,时时看守着,才让人放心。

“当!”

“当!”

“当!”

这时,从天庭传来钟响声,钟响三遍,不知惊醒了多少闭关的人,让多少人掐指一算,洪荒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天帝敲响了聚仙钟,召集仙妖!

而夕瑶和青丘听到钟响声,二人双目对视一眼,青丘就道:“该走了?”

“走吧。”夕瑶道。

然后,空中划过一道白色一道黑色,向天庭而去。

……

月宫。

后羿已经停下了对月桂的砍伐,他怒瞪着外面的晄,牙龇欲裂,恨不得生撕了晄,随即又转头担忧的看向倒在一边狼狈的嫦娥,心痛不已。

看着痛苦却无能为力的后羿,晄只觉得心里一阵痛快,曾经他们十兄弟面对后羿也是如此无力,如此无助,如今风水轮流转,怎能不让晄感到复仇的快感?

所以晄痛快的哈哈大笑:“哈哈哈!后羿,你也知道痛苦?哈哈哈,对,我就是让你痛苦,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他又拉起了倒在一边的嫦娥,然后又一个巴掌打了过去,“啊!”嫦娥一声尖叫,踉跄的又是倒在了地上,只能低泣不成声,摸着火烧的脸颊,默默的忍受这种侮辱刑罚。

“你!你有事冲我来!是我后羿射杀了你们兄弟,你们要报复冲我后羿来,为何要折磨嫦娥?”后羿怒吼着攻击羲和留下的禁制,但一如既往的毫无用处,他依旧打不破羲和的禁制,依旧只能被囚禁着,眼睁睁看着外面的嫦娥代他受羞辱刑罚,心里痛苦不堪。

“冲你去?哈哈哈。”晄又突然止住笑声,冷哼一声,眼中泛着冷光道:“我偏不!我就要看看你后羿因为妻子受你连累,遭受羞辱时的痛苦不堪又无能为力的样子,我就要你这样看着,让你永生永世的痛苦下去!”

说完,晄手中变出一长鞭,就要挥动长鞭鞭打倒在一边的嫦娥,这时,突然那一直冷眼旁观的白狐说话了,她道:“三太子,住手吧!”

“嗯?”晄冷眼扫了过去,看着不断的被月桂冰刃刺伤的那伤痕累累的白狐,他冷声道:“纯狐?哼,你这贱婢,当年背叛母后,背叛妖族,如今被囚禁于此万余年,还不思己过,维护着后羿,你没见人家只心痛嫦娥一人,眼里却丝毫不曾有你这陪伴他万余年的狐狸吗?哼,真是执迷不悟!”

“三太子,你错了,纯狐并不是执迷不悟!”纯狐闻言不羞不恼,淡笑着开口道:“纯狐想通了,也认识到自己这万余年是何等的愚蠢,只是呵呵,纯狐想等羲和娘娘归来,当面向她请罪,这万余年的刑罚也是纯狐该受的。”

“哦?你知错了?”晄有些诧异,他可是知道当初这纯狐是如何倔犟的狐狸,死也不肯低头,要不是女娲娘娘求情,只怕会被一掌毙了。

“是,纯狐错了,纯狐爱错了人,还不知悔改,受这刑罚也是活该!”纯狐苦涩的笑道。

“纯狐?”此时后羿听了二人的话,也是惊讶的看着纯狐,他万没想到纯狐居然如此说。

纯狐与后羿对视,再没有了以前的痴迷缱绻,而是一片清明,她直直的看着后羿笑道:“终究你是巫,我是妖,巫妖难相容,终究你有你的嫦娥,纯狐用万余年的时间却是得不到一丝一毫你的真心,纯狐累了,所以纯狐放下了,也该放下了!”

“纯狐!”后羿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但到底是什么也说不出口,正如纯狐所言,是啊,该放下了!

“好!哈哈哈。”晄大笑,看着后羿痛苦,他就痛快至极,“既然你知错了,那等母后归来,我就让母后放了你,我想念着当初你侍候母后的情份,又受了这么多年的刑罚上,母后该不会为难你才是。”

“那纯狐就多谢三太子了。”

晄摆摆手,正要说什么,这时,“当”“当”“当”,聚仙钟声传来,他掐指一算,皱眉道:“这是大哥在召集仙妖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然后,他也不敢耽搁,对着后羿冷哼一声,“今日暂且放过你,来日再与你计较。”

说完,就金光一闪,晄消失在原地,离开了月宫,往凌霄宝殿赶去。

“当!”

“当!”

“当!”

聚仙钟敲响,响彻洪荒,不仅青丘山月宫听到了钟声,知道了天帝的号召,昆仑山,须弥山,南明火山,东海龙宫,北冥之海,不周山等等都听到了钟声。

也不仅是青丘,晄赶往凌霄宝殿,龙凤麒麟玄武白虎五族该出世的皆出来了,一同赶往凌霄宝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