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叔侄相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万余年没见,再次见到太一,却已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一个从威风凛凛的妖皇变成了邪魅霸道太一魔皇陛下,一个从妖族大太子成了如今的天帝,真可谓世事变化多端了。

“你在洪荒的事情,我在魔渊里也大致清楚,好小子,你做的不错,不愧是金乌一脉的大哥。”太一看着一身帝服的萧阳,笑着开口称赞道。

萧阳摆手谦虚了几句,然后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一时之间竟是沉默了。

说实在的,萧阳和太一的关系比之与帝俊的还要亲密些,至少当年太一与他接触的多,对他的关照也很多,而不是像帝俊那般基本无视他。

可是即使如此,这样万余年不见的人突然归来,萧阳除了为之激动欣喜外,还有另一股复杂难言的情绪,因为他知道太一这是带着目的来此的。

果然,太一和他聊了一些他小时的趣事之后,就转而感慨道:“没想到,转眼间你已经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了,成了如今的天帝,呵呵,真是让人难以预料。”

“是啊,叔父。”萧阳笑着点头附和了一句,不愿再和太一说起这些陈年往事,他顿了顿,突然询问太一道:“叔父这些年在魔渊过的好吗?”

本是笑吟吟的太一听问,顿时收敛了笑容,双眼幽黑深邃,他道:“魔渊那种地方,谁去都不会过的好。”

那就是不好了!萧阳暗道。

“叔父来此是为了人魔之战吗?”萧阳突然的直接询问,没有一点预兆,他直视着太一,等待着太一的回答。

太一没有避开萧阳的目光,面上满是坦然,他笑道:“是,那青阳,你的答复呢?”

“女娲娘娘,扶桑老祖还有通天教主三人交给我,其他四人叔父你们自己应付,可否?”萧阳试探性的说道。

“好!哈哈哈,爽快!叔父没有看错你小子。”

太一大笑,显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见状,萧阳心里也松了口气,他真的只能应付女娲娘娘,扶桑老祖和通天教主三人了,再多他就可能顾不来了。

至于太上元始,接引准提四人,帝俊太一后土要如何应付,见了面前的太一,萧阳也已经有所猜测了,他看着满意大笑的太一,又道:“面前的叔父该是一具化身吧?一具化身就有混元后期之境,比之太上老君还要强横几分,看来,叔父已经魔功大成了。”

“是,这是我的黑莲化身。”太一直接承认了,道:“魔功难练,魔功也易成,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入魔了,为了什么入魔了。”

“是吗?叔父入魔了吗?又是为了什么而入魔呢?”萧阳淡声问道。

“为了活着,为了仇恨!”

活着,仇恨,太一简单的四个字让萧阳默然,继而失笑,他呢喃重复道:“活着?仇恨?叔父说的很对,为了这两种,不管是人妖仙神都将入魔。”

太一闻言,好似想起了当年被鸿钧六圣摆了一道,自己狼狈不堪的情景,他哂笑一声,眼里充满了强烈仇恨的风暴,没有再多说其他,重新化作一朵黑莲,飞进了东皇钟中,留下话道:“动手之时,我会让魔罗告知你的。”

然后,就见飘浮在殿中的东皇钟渐渐缩小,又再次回到魔罗的手中。

魔罗小心的收起了东皇钟,对着萧阳躬身一礼道:“魔罗告退。”就悄无声息的化作一道魔烟,消失了。

来来往往的人都离开了,这凌霄宝殿总算清静了下来,萧阳看着这大殿,揉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

凤凰宫。

朝议结束后,孔宣和金鹏未曾直接离开天庭,返回南明火山,而是来到凤凰宫找玲珑探问消息,此时兄妹三人已在凤凰宫中落座,品茶。

“请,大哥,这是天帝陛下特意栽种的仙品,大哥尝尝,可喜欢?”玲珑伸手让道。

孔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点点头,道:“此茶能够让人清明提神,还有壮大神魂法力的效果,是一种好茶。”

“是,听天帝说,这茶树还是当年妖族宝库的东西,天帝整理之时,发现了它,就重新栽种了下去。”玲珑笑着介绍道。

孔宣再次品了一口仙茗滋味,就放下了茶杯,呼出一口气,问道:“三妹,这些年你在天庭过的可还好?”

玲珑闻言,眼睛微垂了下去,她过的好吗?

按说她应该是过的好的,毕竟她现在已经是最为尊贵的天后了,夫妻之间也是和睦,没有其他什么糟心的事情。

但是,她内心深处又觉得自己过的并不怎么好,因为数千年过去了,他们夫妻之间没有丝毫的进展,好似有一层隔膜在二人中间,永远无法成为真正的夫妻一体,疏离又亲近,只想想这些,玲珑又觉得自己过的不怎么好,即使她是天后!

所以面对孔宣的询问,玲珑只能微不可查的轻叹了一声,然后扬起笑容抬头道:“大哥怎么如此问呢?正如你看的,小妹一切都好,多谢大哥牵挂了。”

但是孔宣是何等聪明绝顶,细腻入微之人,只玲珑刚刚那垂下眼皮,短暂的停顿就让孔宣明白,玲珑在天庭过的并不如意,或者说这样的生活并不是玲珑想要的。

对于此,孔宣也只能微微一叹,无可奈何,毕竟凤凰族需要萧阳这个盟友,需要萧阳和玲珑这段姻缘,也只能牺牲玲珑了。

所以孔宣随即顿了顿,又转移话题道:“三妹,你怎么看今日朝议之事?平日天帝可在不经意间向你透露了什么?对于此次的人魔之战,天帝到底是什么态度?”

玲珑想了想,轻摇了摇头,道:“天帝心思深沉,让人难以揣度,再加上魔族发动的太过突然,不过几天而已,对于此,天帝到底在想什么,要做什么,不曾露出一点口风,我也不知。”

“哦?是如此吗?”孔宣沉吟不语。

这时,金鹏突然插话道:“青阳是什么态度我们不知,但你们察没察觉到,最近陆压在凌霄宝殿的朝议上很是反常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