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九龙子脱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6压最近的反常表现不需金鹏来说,是人都看的出来,以前6压总是在和萧阳争吵,辩论,不管如何说都一脑子的在劝说着萧阳进攻洪荒大地,即使萧阳对此从来都是笑而不语,6压也从不放弃。≈

可是最近呢,最近的6压突然间就沉默了,在凌霄宝殿上安静极了,不再劝说萧阳攻打征伐洪荒大地了,也不争辩了,就好像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一般,这样的反常表现自然被人注意到了。

只是大多数人都认为6压是已经放弃了对萧阳的劝说,在和萧阳赌气才如此表现的,但如今魔族出世,帝俊太一也要重新降临洪荒,这两件事情要是联系起来,那就又有些说不清楚了。

“二哥说起6压最近很是反常,那倒是真的。”玲珑斟酌的道:“以前6压还会常来凤凰宫寻天帝,劝说天帝,但最近好像都不怎么来了,也不知道什么缘故。”

“我说吧,你也现了吧。”金鹏道:“而且这青阳和6压有隔阂矛盾,我们都知道个大概,6压劝说青阳不成,就疏远青阳,这本来说的通的,也算不上什么反常表现。

但是,最为反常的是,6压的万妖宫最近很不正常,戒备相当森严,好像就要和什么人开战了一样,上次我去万妖宫拜访就被吓了一跳,问6压,6压神神叨叨的,我也听不明白。”

“哦?是吗?”孔宣微低头沉吟,皱着眉头好半晌,他双眼突然变的无比犀利,道:“恐怕这6压暗地里也不简单哪,他可能和帝俊太一有所接触,而且恐怕青阳对此早就知道了。”

“什么?”玲珑吃了一惊,“大哥这如何说?”

孔宣却是没有说什么来佐证自己的猜测,他有这个猜测也不过是因为很多事情都在巧合的生罢了!

比如6压的反常,万妖宫的戒备森严,和如今的魔族出世,这一切看似巧合,可又不是巧合吧,毕竟其中帝俊太一和6压的关系就是最好的连接,把这两件事情看做一件事情也未尝不可。

至于孔宣说萧阳可能知道6压接触了帝俊太一,那更是不言而喻的了,毕竟6压那样的反常表现,万妖宫那样的戒备森严,哪里瞒的过萧阳这个天庭之主呢?

只是萧阳一直引而不,容忍着这一切罢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就真的是有趣了。”孔宣越想越深入,他不由失笑道:“妖魔二族联合,父子叔侄同上阵,金乌一脉再次齐聚,与诸圣讨还当年那笔家破人亡的血债,也不知道这次会是谁赢谁输呢?”

玲珑越听越心惊,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微的汗珠,战事还未开启,只听孔宣如此说,玲珑想一想,就可知将来要生的浩劫该是怎样的尸山血海!

人妖仙魔巫,天庭人间幽冥,无一不被牵扯进去,无一处不开战,如此的浩劫,真是比之巫妖之战还让人惊惧!

而金鹏却是越听越糊涂,他不知道孔宣在说什么,看看高深莫测微笑的孔宣,又看看冒汗惊惧的玲珑,金鹏只觉得莫名其妙,无趣的翻了一个白眼。

“那大哥,要是,要是真的如此,我们凤凰族又该如何保全呢?”玲珑很是紧张的看着孔宣,她真的有些惶恐,如此浩劫的来临,让她无法镇定自若。

“哈哈。”孔宣轻笑两声,道:“听母亲的遗言吧,跟着青阳一条路走到黑,不然我们还有选择吗?除非我们能够唤醒沉睡中的母亲,或者我自己突破混元大罗金仙。”

闻言,玲珑抿了抿干唇,不说话了。因为她知道想要唤醒沉睡中的凤祖,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孔宣要突破混元大罗金仙,也是近期不可能达到的目标,但浩劫就近在眼前了,随时就可能引爆,如此,他们没有选择了,只能跟着萧阳一条路走到黑了!

“不用担心,凤凰族在最虚弱的时候都坚持下来了,更何况现在呢?”

孔宣安慰了玲珑一句,就洒然起身,又道:“敖广刚刚还求我去东海一趟,助他解除九龙子和几位龙族长老的封印呢,我就不耽搁了,这就走了,三妹自己保重。”

“大哥二哥也保重。”

然后,孔宣和金鹏就离开了凤凰宫,金鹏回了他的金鹏王朝,孔宣则是应邀来到了东海龙宫。

敖广恭敬又热情的招待了孔宣,然后引着孔宣来到了当年九龙子被封印之处,对孔宣施礼道:“这次就多谢孔宣大太子了,等九位龙子和长老们脱困,龙族必有厚报。”

对于龙族的厚报,孔宣摆手却是不曾在意,他来此帮敖广,除了萧阳之前在凌霄宝殿说过之外,还有要和龙族加深关系,一起面对近在眼前的浩劫罢了,人妖仙魔巫的浩劫,诸圣和金乌一脉的激烈碰撞,他孔宣就算再厉害,也不敢大意,多交好联合几人,对凤凰族终是有好处的。

于是,他看着萧阳当年留下的封印,却是以强**力强行封印镇压罢了,倒是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手法,所以孔宣也不用费什么劲,直接一挥手,那封印顿时被打破。

“呼!”

被封印数千年的囚牛长呼出一口气,动了动眼珠,苏醒了过来。

敖广见状,忙迎上前来,欢喜道:“囚牛龙子,你醒了?”

囚牛对着敖广笑了笑,然后起身对着孔宣施了一礼,感谢道:“多谢道友出手了,囚牛才得以脱困。”

“不用谢我,要谢就等下次天庭朝议,你去谢天帝吧,要不是天帝松口,恐怕我也不会来此解除你们的封印的。”孔宣避开这一礼,笑道。

“天帝?昊天?”

囚牛不明所以,有些微迷糊,敖广见了忙上前低声将他被封印后的一系列事情告知给囚牛,囚牛听了神情更是复杂难言,他们的封印是萧阳下的,如今又是萧阳让人放了他们出来,这让他说什么感激的话他还真的说不出来,所以也只能摇头轻叹道:“世事难料,世事难料,万没想到他居然成了天帝了,当年之事还历历在目,如今已经天翻地覆,物是人非了。”

敖广闻言,也跟着苦笑,不知道说什么。

囚牛也不过感慨几句就罢了,然后他就领着孔宣一一去给其他几位长老和龙子解除封印,其他人还就罢了,解除封印后一个个都谢过孔宣,听闻洪荒之事后,也就如囚牛一般摇头感慨几句就算了,但是最后一个被解除封印的睚眦则是一出来,就仰天怒吼道:“敖广!青阳!我睚眦与你们不死不休!”

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