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要说在此遇见晄,神农是极其高兴的,而广成子则和神农不同,他一见到晄,就极其警惕,因为他知道晄金乌的真实身份,可是那天帝的三弟,魔帝魔皇的子侄,广成子对他警惕,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广成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在神农面前,将晄的真正身份说了出来,这是晄不愿告诉神农的,至少现在不愿意多说,广成子违逆了晄的意思,自然惹晄不快。

还有,广成子看似是在为人族求情,但话里话外都好像在说晄不念昔日旧情,不管人族死活的意思,晄本来就为此心烦意乱,广成子这么一说,那可是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了,要不是神农在此,恐怕晄会立刻和广成子动手了,而不是仅仅皱着眉头站在那儿。

“呵呵,三太子,广成子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要三太子告知广成子,这荒三太子可曾见过?要到哪里去寻?”广成子不理会晄的恼怒不快,依旧笑呵呵捻须问道。

正所谓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有其他的意思了,再看广成子那副丝毫不觉得歉意的样子,晄心里更是恼怒,怒瞪着广成子道:“你却是问错人了,本太子没见过,不知道。”

晄是真的没见过荒这种药草,也不知道到哪里去寻,可是广成子却是不信任,他认为晄在说谎,这荒就在这深谷里,所以他摇摇头,绕过晄,直接往深谷里走去,头也不回的道:“三太子既然不知道的,那广成子就自己去找了,呵呵。

神农,走,与为师前去里面寻一寻。”

“是,师尊,来了。”神农忙答应了一声,但他没有立刻跟上广成子,而是看着晄道:“你是金乌?”

“嗯。”晄点头,既然被广成子当面拆穿点破,那也就没有必要再去隐瞒了。

神农顿时神情复杂至极,他是真的把晄当做自己的族人兄弟看待的,但万没想到晄居然是外族人,还是那妖族皇者,高高在上的金乌一脉。

人族与妖族之仇恨,万古难消,即使过了这么多年,神农也是听过当年妖族天帝炼的那柄屠巫剑沾染了亿万人族的鲜血的事情,如今晄是金乌,神农再如何亲近,也只能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赶上前面的广成子,去寻荒了。

晄没有拦住神农解释什么,他只是苦笑了一声,摇头道:“到底是人妖殊途,当年金乌一脉种的因,今日结的果罢了!”

“他就是神农?阐教选的第二位人皇?”这时,突然一边一直不说话的晔笑问晄道。

晄转过身子,对晔点了点头,道:“应该是吧,不然,广成子当初怎会突然去了姜水部落呢?又如何会收神农为弟子?”

“嗯。”晔闻言赞同的轻点头,又道:“这荒我见过。”

“二哥,你见过?”晄吃了一惊,“那怎么刚刚你不说呢?”

“哈哈。”晔此时的双眼清澈无比,面容像是容光焕发一般,好似大彻大悟了一样,那头上的白发,还有憔悴的面容都遮掩不住晔身上那股随心自在,他笑道:“只是我刚刚没有想清楚罢了,所以没有告知,如今我已经想清楚了,那么我自然会按照我的心意去做,如那神农刚刚所说,不管什么难事,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了。”

“二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晄似懂非懂的看着晔,问道。

“晄,我决定帮人族了,你呢?”

说完,打坐的晔就起了身,对离珠道:“走吧,去追上前面的二人,不然,他们就会有麻烦了,荒可不是一般的药草,它身边可是有一修行万古的大妖守护,这大妖多年不出世,世人皆忘了,但恐怕广成子未必应付的来。”

“是,父亲。”

离珠应了声,就和晔向神农和广成子离开的方向追去,而晄却是呆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不管什么难事,只要无愧于心就好了?”

晄疑惑不解的呢喃着这句刚刚神农说的话,然后晔又告诉他的话,他不知道这话有什么作用,让憔悴苍老的晔顿悟了,让晔焕发了新的面貌。

“我决定帮人族了,你呢?”

是啊,我呢?晄自问,他以前只觉得为难,没有答案,来不周山寻晔找答案,如今晔有了答案和决定,那他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呵呵,无愧于心吗?”晄抬头看着那天上耀眼的太阳,自语道:“但二哥,你我要是帮那人族,可对得起父皇叔父呢?”

没有人回答他,这片深谷里还是那样的静谧!

“吼!你们敢动手抢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突然从深谷里传来的怒吼喝问打断了晄的深思,他回过神来,向深谷看去,皱眉道:“难道他们遇到了什么麻烦了?”

说着,他也顾不得再去多想其他,直接化作虹光追去。

深谷里。

神农和广成子终于找到了荒,但他们还来不及高兴,那守护的大妖就从角落里杀了出来,怒瞪着二人道:“你们来此何事?”

广成子见这大妖也有大罗金仙的修为,而且荒在这大妖手里,他又不知这大妖的斗战本领,所以广成子并未鲁莽行事,而是施了一道礼道:“这位道友,贫道乃昆仑山阐教元始天尊座下大弟子,广成子,道友有礼了。”

“噢!原来是元始圣人的弟子啊。”

大妖闻言闷声应了一句,却并没有因广成子的山门介绍而放松,而是变的更加警惕了,毕竟圣人弟子来此肯定是有缘故图谋的,而他能够被圣人弟子瞧的上眼的就只有守护的荒了。

可是荒这种药草,他守护了数万年,与他的修行相辅相成,他如何愿意放弃?所以要是广成子提出要荒的话,那即使是圣人弟子,他也免不得要斗上一斗了。

想到此,大妖看着广成子和神农眼神就不对了,他也是耿直,道:“你是来找荒的?”

见大妖依然如此警惕的情状,广成子郁闷了一下,道:“是,广成子正是来找荒的,还请道友行个方便,广成子万分感谢,若是道友以后有难处,却是可以来昆仑山寻我。”

广成子也不愿动武,却是许下了诺言,也给了大妖一个大靠山,一个庇护,毕竟昆仑山在洪荒还是没人敢轻易得罪的,只要以后大妖遇到了什么麻烦,报出昆仑山的名号,也就没人敢轻易为难大妖了。

但大妖显然不屑于昆仑山的庇护,只见他嘴角微撇,眼神不屑道:“昆仑山固然在洪荒威名甚大,但我还是不屑狐假虎威的,当年我跟着天帝纵横洪荒之时,你广成子还不知在哪里呢?哪里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说要庇护我?哈哈,真是可笑!”

“你!”

广成子闻言羞恼,面皮涨红,见大妖猖狂狂妄,也歇了好好说的心思,拿出那翻天印就向大妖打去,顿时一场激烈的争斗就爆发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