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天庭偷盗仙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天庭,南天门。

南天门乃是天庭的门户,也是天庭和洪荒大地相来往沟通的唯一进出口,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自从萧阳当上天帝后,守护南天门的重担,萧阳就交给了监察三界的六耳,不然,其余人萧阳都不放心。

这日,六耳正巡视着南天门,突然四道五道虹光极而来,六耳轻咦一声,定睛一看,却是晄,晔,离珠,广成子和神农一行人。

“二太子和三太子怎么又一起回来了?二太子不是去不周山清修了吗?还有他们怎么和广成子在一起?”

六耳呢喃一句,皱起了眉头,正要动用神通,察天地万物,看看其中的蹊跷,可是这时,晄和晔等人已经来到了南天门前,他只好暂时按耐下,迎了上去,施了一礼道:“两位太子回来了?”

晔含笑点头,晄“嗯”了一声,也不理会六耳,就径直带着广成子和神农一起进了南天门。

当然,六耳也不敢阻拦,只是万分疑惑的看着这一行人,等这一行人远去,他才再次动用神通,六耳齐动,偷听这一行人的交谈,却是听到以下对话。

“好了,天庭到了,你们是先去月宫采月桂,还是先去太阳宫采太阳花?”晄道。

晔又笑道:“三弟,你带着他们去月宫采月桂,我和离珠就去太阳宫采太阳花,然后在南天门会和,如何?”

“嗯,如此也好。”

然后,六耳收起了神通,若有所思,暗道:“两位太子这是要去月宫和太阳宫,要采月桂和太阳花,这本来无可厚非,只是他们和广成子搅在了一起,其中却是有着蹊跷了。”

虽明白里面定有蹊跷,但六耳又一时之间查不到其中的蹊跷之处,可为了小心起见,六耳再三思量,他终是前往凤凰宫求见,将此事禀报给萧阳了。

凤凰宫。

萧阳和玲珑听了六耳的禀报,二人面面相觑,玲珑当即面露疑惑不解道:“二弟三弟他们怎么会与广成子搅和在一起了?要知道当年十金乌大闹洪荒,其中幕后推手就是诸位圣人了,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呢?”

萧阳神色也不是很好,他肃然问六耳道:“你没听错,他们去了太阳宫和月宫?”

“是,天帝,绝对没错。”六耳恭敬应声,又道:“六耳也觉得其中蹊跷,所以特来此禀报给天帝。”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萧阳挥退了六耳,就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玲珑也不敢打扰,只默默的坐在那儿陪伴。

良久,萧阳开口道:“玲珑,你带着白眉去月宫看看,我去太阳宫看看。”

“是,玲珑明白。”玲珑应了下来,踌躇了几秒,又斟酌道:“天帝,若是,若是他们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可要抓他们回来?”

萧阳顿了顿,缓缓的摇头,苦笑道:“不用,我只是想明白其中里面的缘故罢了,至于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用去管他们,任由他们去吧,就当我这个做大哥的纵容他们吧。”

“是,玲珑明白了。”玲珑含笑道:“天帝如此包容两位弟弟,但愿他们能理解天帝的苦心。”

“但愿吧!”

然后,二人和白眉就起身出了凤凰宫,玲珑和白眉往月宫而来,萧阳则是前往了太阳宫。

太阳宫。

晔来到了此处,看着熟悉的一切,他不由想起了当年的帝俊太一,如今他却是决定要站在二人对面,晔一时心里也复杂难言。

但他既然已经有了决定,自是不会轻易改变,于是深吸一口气,晔直直的往太阳宫深处而去,对离珠道:“走吧。”

“是,父亲。”离珠也匆匆跟了上去。

太阳花之所以叫太阳花,乃是因为此花只在太阳星生长,而且只在太阳星深处有这种花,它受日~精浇灌千万年,这才花开,可谓是洪荒世界不可多得的瑰宝,太阳宫里存在的数量也不会太多。

来到太阳宫内殿前,金炎等火鸦上前行礼道:“二叔,你怎么又回来了?”

晔含笑道:“我忘了些东西了,拿了就走。”

说完,对离珠点了点头,晔就甩袖进了内殿里面,而金炎对此也没有现什么感到奇怪的地方,并没有阻拦晔,而是和离珠闲聊了起来。

“离珠,你们这是刚从不周山回来?”金炎问离珠道。

离珠倒是有些紧张,不自然的扯了扯笑容道:“是啊,我和我父亲去见了伏羲师尊。”

“嗯。”金炎点点头,又问道:“伏羲大圣一向可好?”

“师尊一切都好,一切都好,多谢大哥惦记了。”离珠垂头,躲开金炎的眼睛道。

“应该的,应该的。”

然后,

金炎又随意聊了几句,每次问时离珠都刻意避开金炎的目光,显的有些心虚气短一般,这引起了金炎的注意,他讶异的开玩笑道:“怎么?去了一趟不周山,你离珠怎么变的这样畏缩躲闪了?难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呵呵。”离珠干笑了两声,勉强抬头和金炎对视,道:“大哥说笑了,说笑了。”

“这才对嘛!否则,我还以为你不过去了不周山几日,就和我等生疏了呢!”金炎拍了拍离珠的肩膀,笑道。

“大哥说笑了,说笑了。”离珠再次扯了扯唇角笑道。

金炎哈哈大笑,觉得离珠的反应有趣,正又要说些别的什么,这时,突然萧阳出现在面前,金炎忙收敛了笑容,施礼道:“父皇,您来了?”

离珠见萧阳突然来到也更是紧张失措,眼睛瞳孔都缩了一下,随即又忙低头道:“天帝。”

“嗯。”萧阳对二人点了点头,又特意瞥了一眼离珠,他这才微抬头示意内殿,问金炎道:“你二叔在里面?”

金炎讶异了一瞬,暗道:“二叔刚回来不过半晌,父皇怎么就知道二叔回来了?”

也只不过惊讶了一瞬,金炎就立刻收起心里的惊讶,恭敬道:“是,父皇,二叔刚回来,说是回来拿些东西。”

“是啊,他是回来拿东西的。”

萧阳悠悠说了几句,又看了离珠一眼,见离珠已紧张的额头上冒了细细的汗珠,萧阳摇了摇头,就迈步进了内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